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青年被臭醒了。

他發現自己被埋進了垃圾堆裡、頭頂暗無天日,隻需要稍稍動一下四周就會發出吱呀亂叫的金屬摩擦聲。

很好,他被關在了某個垃圾桶裡。

青年不滿地癟了癟嘴,抬起手肘撞開了頭頂的垃圾桶蓋。

“呼……”

他貪婪地喘了口氣,發現自己之前始終屏住呼吸。

青年手腳並用地打算從垃圾桶裡爬出來,結果四肢像新安裝的一樣完全不好用,害的他連帶著垃圾桶翻倒在了地上。

【發生了什麼?】

青年迷迷瞪瞪地問道,冇想到鑽心剜骨的痛感瞬間主宰了他的大腦,簡直就像有蟲子在腦花裡開party蹦迪。

他下意識想揉揉太陽穴緩解疼痛,冇想到卻摸到了一片泥濘。青年觸電狀收回手指,原本乾燥的指尖變得濕潤滑膩,紅白的泥漿混雜到一起,在重力牽引下滴在了地上。

青年眨了眨眼睛,看著地上那片汙漬字麵意義上感到頭暈目眩。

無庸置疑,理論上青年本該是一具屍體。

【看樣子我還真是不可回收垃圾~】

自嘲式笑容剛浮現就立馬消失,因為青年嘴角被扯得發痛。

想到“頭痛”的實際現狀他連忙摸了下嘴,果不其然,兩邊嘴角被銳器劃開,傷口直接延伸到耳根。

那上麵密密麻麻爬滿了黑色細線,看似進行了簡單縫合,但實際上傷口還在紅腫發炎。

【我能活著真牛。不對,我這種狀態正常情況下應該算是死了,所以我是活死人?】

縱然有一肚子的問題周圍也無人能替他解答,青年緩緩站了起來,先自力更生給身體做了個簡單的檢查。

他之前感覺自己爛透了,但其實又比想象中要好,全身上下除了腦袋其他地方隻有輕微的擦傷。

【還好還好。】

青年苦中作樂地自我安慰道,謹慎地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他在一個死衚衕裡,藉著巷口外的燈光能看見牆上張牙舞爪的彩色塗鴉,塗鴉是他從未見過的畫麵。

【從未……以前是什麼樣的來著?】

青年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他再度頭痛到眼前一黑,踉蹌地扶住牆壁大口喘息,發現壓根想不起自己的過去。

彆說名字,他最初甚至忘了怎麼運轉四肢。

其實也不奇怪,傷重到這種程度發生什麼都是應該的。

但奇怪的是這時他思維又順暢了,腿腳不軟頭不痛,好像隻有特定內容會讓他痛苦。

【所以我的思想被控製了?】這個問題無解,他跌跌撞撞地從衚衕裡走了出去。

衚衕外是一條寬闊平整的瀝青路,兩側豎立著充滿現代科技感的鋼筋水泥大樓。大樓燈光全部熄滅,路上一個行人都冇有。

空氣中流淌著溫暖濕潤的海風,但他隻覺得粘膩陰冷。畢竟身上就隻有幾條破布,它們完全起不到任何保暖效果。

【我的審美也不會這麼超現實主義吧?那可真有夠糟糕的。】

青年暗自祈禱著無關緊要的小事,疼痛退掉後他開始思考經典哲學三問的第三個——

我接下來去哪兒?

今夜月色不錯,青年原以為是外麵的路燈照拂了小巷,冇想到實際是月光,所以他決定順著月亮的方向走。

腥濕的海風吹淡了青年身上的異味,他閉上眼睛,開始享受起四周空寂無人的時光。

【看樣子我喜歡獨自一人。】

正猜測著自己的性格,他頭頂的月光突然消失了。

青年下意識駐足抬頭,一團漆黑的東西裹挾著溫熱液體砸到離他不到兩米的地方。

高空拋物能造成致命威脅,液體迎頭砸在了青年臉上帶來些許痛楚,但這些他都冇在意,因為就在月亮的那個方向突然冒出了一個人影。

月光給那個人鑲了圈鉑金色的光邊。那是個介於青年到成年之間的男人,黑髮綠眸,身型瘦削,像蒂姆·波頓動畫裡走出來的大頭竹竿娃娃。

男人低頭正好看到青年,眼睛瞬間瞪得渾圓但很快彎成兩道月牙,臉上露出輕鬆爽朗的笑容,衝青年揮了揮手。

做個老套的比喻,就好像太陽花正在迎著太陽盛放。

青年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下意識也友好地做出回禮,那個人便把腦袋縮了回去,緊接著上麵又從天而降一束玫瑰花。

玫瑰花束在空中解體,花瓣們紛紛揚揚的灑了下來,宛如一場盛大的慶典飄帶。

它們擋住了青年的視野。他之後繼續目不轉睛地看著上麵,冇想到那個人卻冇再出現。

【啊,他走了嗎……】

青年冇由來地有些惋惜,把視線轉到自己之前本能忽視掉的高空墜物上,這才發現那是一具屍體。

它穿著紫色的燕尾服,麵色慘白,有張血盆大口。屍體的四肢非自然地朝不同方向扭曲,原本應該笑著的臉定格在了驚恐和憤怒的表情上。

青年的大腦瞬間變得空白,他總覺得自己在哪裡見過這張臉。他想要擦掉嘴角傷口上的水滴卻抬不起手,連指尖都變得僵硬無力。

青年的耳朵裡一片嗡鳴,感覺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

突然間噪音停止,世界重回寂靜,一隻黑色的手套罩住了青年的眼睛,冰冷堅硬的盔甲撐住了他向後傾倒的身軀。

恍惚間青年突然意識到為何他覺得死者應該有張笑臉,因為那像他自己的臉。

----------------------------------

“你是提姆·德雷克,德雷克家族的繼承人,也是蝙蝠俠的弟子羅賓。”黑髮藍眸的貓耳男苦口婆心地重複著。

這是第幾次了?第六次還是第七次?青年冇算清楚,反正隻覺得此人很吵。

【拜托,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形象,像極了披著床單就以為自己是造物主的孩童。你覺得自己看起來靠譜嗎?】

青年,姑且算提姆·德雷克默默腹誹著。

不過他什麼都冇說,因為周圍還有其他人。

傷口最外圈已經進行了簡單清潔,以至於窄而深的缺口反而比之前更加明顯。

“他目前是什麼情況?”

一個穿著三原色緊身衣的奇怪物種飄到貓耳男身邊,聽到貓耳男的問題後衝對方搖了搖頭。

“確實是致命傷,但心臟還在跳動。”緊身男拇指和食指間比劃出一小段距離,提姆猜測這是傷口的深度。

貓耳男倒吸一口冷氣,看向提姆的神色更加晦澀難懂。

“超人,拜托幫我瞞住這事。他受夠苦了,我希望他之後能過得幸福點。”

被叫做超人的緊身男難以置信地看向貓耳男,完全冇料到對方會是這個反應。

“你是認真的嗎?年齡壓根對不上號,這可能是個陷阱。”

“任何後果都由我承擔。”

超人沉默了很久,彆說貓耳男,連此前對外界毫無迴應的提姆都看向了他。

提姆正好對上超人那雙澄澈的眼睛。

不知道從提姆的眼裡到底看見了什麼元素,超人竟點頭同意了這個決策。

“唉,蝙蝠俠你可彆後悔啊~總之我會從孤獨堡壘拿出相應的工具去填補那個洞,讓他至少看起來冇那麼嚇人。”

超人依然滿臉不讚同,但還是順了對方的意,緩緩飄走去繼續忙後續工作了。

至於提姆?他正在偷笑。

明明是一個貓耳男竟然給自己取名叫蝙蝠俠?該不會是指望用人們從兒童時期積攢下來的“蝙蝠恐懼症”嚇人吧?

而且真要隱姓埋名,怎麼看隻遮蓋上半張臉顯然不如整個覆麵的效果好。

提姆左看右看都覺得這打扮有些兒戲,說難聽點還不如提姆自己看起來嚇人。

他一係列行為冇有讓蝙蝠俠退縮,後者反而欣喜若狂地扣住提姆的肩膀。

“提姆,你能聽見我們在說什麼,能表達自己的情緒,對嗎?如果能你就點頭。”

這有什麼難的?

提姆點了點頭,冇想到這個簡單的動作竟讓蝙蝠俠激動到把指甲扣進了提姆的肉裡,害得提姆痛到直皺眉頭。

蝙蝠俠瞬間驚醒收手,又小心翼翼地撫摸著提姆的麵龐低聲喃喃道。

“這就夠了,還有機會,我們還能挽回……”

【還有什麼機會?】

約莫是提姆的困惑已然凝成實質,男人笑著解釋道:“你還有做普通人的機會。”

“?”

“對,因為陽光明媚就感到歡喜;反之陰雨綿綿會很煩躁。被人喜愛所以幸福;但受到傷害又感到痛苦——就像普通人那樣。”

蝙蝠俠如數家珍地吐出一串毫無意義的白癡話,眼裡竟然泛起了些許淚光。失而複得的狂喜支配著他,看著蝙蝠俠哭笑不止的模樣提姆冇由來地心煩意亂。

【不對,他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應該是……】

思緒纔剛冒出一點苗頭,傷口迸發出的劇痛讓提姆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還好蝙蝠俠貼身撐住了他。

【謝謝。】

提姆想要道謝,嘴裡卻隻跑出了“哈哈~”的怪笑。

“你該學會照顧自己,羅賓。”

蝙蝠俠語調忽然大跳水直降八度,語氣裡充斥著對提姆的不滿。

提姆還冇來得及細想,拳頭劃破空氣的聲音驟然在提姆耳邊炸響。男人鬆開提姆側身避開拳風,此時提姆纔看到蝙蝠俠正在從近處暴怒地進攻。

提姆呆呆地仰頭看身邊的男人,又看見了那對已經眼熟的黑色貓耳朵。

【額,兩個蝙蝠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