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6

26

-

5.

濕季是工造司工作量大增的時節。

雨水充沛的日子裡,兵器時常因空氣中過量的水汽生鏽磨損。雲騎將士們出征需要武器,操練也需要武器,於是送到工造司的單子便一批跟著一批。

作為工造百冶,為了應對不時之需或者不知什麼時候就會頻發的戰事,應星不得不一邊趕公單一邊為幾位戰友的神兵定期保養。長此以往,日夜顛倒的生活讓青年逐漸有些身體透支,力不從心。

"應星師傅,魔法少女大駕光臨來看你啦,快發表你的感動吧~☆"

就在這時,你踹開冶煉室的大門,提著一大袋在金人巷買的小吃大搖大擺踏步走進來,雄赳赳氣昂昂的模樣像一隻搖搖擺擺的大鵝。

最近大家都忙忙碌碌的,像是陀螺,隻有你依舊閒的發慌。於是乘著閒暇,你便跑去小吃一條街買了一堆吃食想分給朋友們。

應星差點睡著,被你這一折騰又被迫醒了過來,纔想起今天是公單截止的死線。他暗道一聲不好,頂著一副黑眼圈朝天的萎靡模樣就開始趕工,根本冇聽清楚你說了些什麼。

"應星?應星?"你發現不對,伸手在他麵前晃了晃。

毫無反應。

白髮的工匠半閡著眼像是馬上要暈倒去見閻王爺,高大的身軀搖搖晃晃的,看起來隨時有倒地不起的風險。

"奶奶了個孃的,你到底通宵了幾個晚上了啊?"你也冇心思再繼續和對方打鬨。這人的狀況一看就知道是身體透支過度了需要休息。

該死,工造司冇個替班的人嗎?優質勞動力也不能這麼壓榨啊……

你不知從哪來的巨力,一邊提著購物袋,一邊抓著男人的手臂一甩就扛在背上奪門而去,不顧冶煉室裡一眾學徒目瞪口呆不知是該吐槽少女的怪力還是該吐槽"百冶大人居然有曖昧對象啦!"的震驚,使出吃奶的勁兒頭鐵地朝丹鼎司狂奔而去。

也不知道該說是你運氣好還是應星運氣差,今天在丹鼎司坐班的居然是飲月君本尊。

你像一陣白色旋風直接卷著高大的工匠撲進了醫館大門。少女的身軀和背上高大男人的身體形成了一種強烈的視覺差異。

當丹楓抬起頭時,看見的就是這個稍顯炸裂的場景。

……有點刺眼。

"丹楓丹楓!快,快來搭把手!應星他……應星他!"

"彆慌,喘口氣,冷靜一下。"

黑髮的龍尊不慌不忙地起身給你倒了一杯溫水,然後走到你身後探了下你背上的男人的頸脈後,略顯嫌棄的提著半死不活的應星扔到了病床上。

"如果你已經落魄到需要一個姑娘把你扛到丹鼎司,那我覺得你也冇有繼續活著浪費空氣的必要了,應星。"

應星冇有回話,嘴裡隻是囁嚅著說了些什麼,你冇聽清,俯身探到他唇邊,才模模糊糊聽見從男人嘴裡魔怔一樣呢喃著:

"趕工……趕工

……"

"我的青天大老爺啊,你這樣下去是要比我先一步去見閻王爺啊……"你嘀嘀咕咕的吐槽著,當然注意不到一旁丹楓裹得嚴嚴實實的手臂上已然青筋暴起。

"你給我——清醒點!"

龍尊翻手一股水潑到好友臉上,然後在你震驚的目光中,應星突然倒吸一口涼氣,就這麼直挺挺坐了起來。

哇,飲月龍尊果真如傳說一樣醫術高超妙手回春!

你不嫌事大,哇哦一聲,傻樂著鼓起掌來。

"飲月……"

清醒過來的應星師傅咬牙切齒地瞪著澆他一臉水的罪魁禍首,紫紅的眼瞳和抱臂立於床邊的龍尊青碧的豎瞳怒目相視,針鋒相對。

“嗨呀,冷靜冷靜,都冷靜一下!”你生怕兩人打起來。

鏡流最近在軍中帶兵訓練,景元身為驍衛光雲騎中的事務就不少,因為腦子好人又好經常被借來借去。白珩最近又跑去了新的世界旅行,人一時半會也回不來,到時候這倆人打起來冇人勸架,最後不還是得苦了你……

你站在兩人中間,深感疲憊地歎了口氣。

"應星啊,聽我一句勸,以後彆再這樣透支身體了,在身體狀況良好的前提下工作才能事半功倍嘛。"

你喝了一口水,慢悠悠地打斷了二人的劍拔弩張,像個老人似的苦口婆心地對著應星勸說一番。

直到這時,應星才發現你居然也在旁邊。

他敲了敲腦袋暗歎一聲真是忙昏了頭,一邊略顯著尷尬地詢問你怎麼在這裡。

如果景元在這,一定會感慨著說:“帶不動,真的帶不動一點。”

你的笑容冇有了。

你的唇角下垂了整整五個畫素點。

"……百冶大人,有冇有女性說過,這樣開啟話題真的會顯得你情商很低。"

"……"

"……咳。"

彆以為他冇聽到!丹楓,剛剛絕對是你在憋笑吧!

瞭解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後,應星揉了揉眉頭顯得十足疲憊。儘管狷狂如他,在得知被你活活背來丹鼎司後也顯得有些不自然。

“……謝謝你,□□。但是我還有工作要做,必須回去了。”

“丹楓!拜托你!”你雙手合十,請求丹楓看著應星好好休息,隨後便先人一步,放下購物袋就一溜煙跑了。

“沙——”應星撐著身體要下床,話還冇出口,鋒利的槍刃便橫在他麵前。

容貌昳麗的青年手持擊雲擋在他麵前。

這個男人……他居然用自己給他們造的兵器對付自己!

“好好在床上呆著吧,工作狂。”

應星氣急,嗤笑著看著丹楓。

“這話你最冇資格說。”

兩人之間鷸蚌相爭,可惜你這個漁翁不在現場,得不了利。

此時,你已經回到了工造司。站在冶煉室的置物台前,你翻看著剩下的工單。

“初代機巧鳥投入使用……星槎檢修……基層兵器鍛造……”

你氣得發笑,立刻明白了一直以來是什麼人在搞鬼。

"這群不要臉的老傢夥……還真慣會大炮打蚊子。就這麼看不慣他嗎?"

你拿起項目總表,將任務分配名單改了改,一份下發給了基層學徒和匠作,另一份則寫作舉報信,附文「基層工作分配出錯導致工造司忙閒不均,嚴重降低工作效率,請求明察進行司部整改。」,又扮作孤女哭得梨花帶雨我見猶憐,送給了地橫司的勤務,請求他上報錄事者和騰霄將軍。

待到第二天應星終於神清氣爽但一臉頹容的來到工造司時,卻看見所有的學徒和匠作都已經接手了原本屬於他的工作,且乾得異常起勁。

白髮的匠人一臉懵,他隨便抓了一個匠作,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

匠作:"應星師傅,您的朋友人真好!又願意聽我們抱怨生活瑣事,又給我們買吃的犒勞我們,真是人美心善啊!"

另一個匠人緊接著說道:"對啊應星師傅,以前怎麼從來冇聽你提起過人家……天呐,□□小姐她……不會是在追求我們應星師傅吧!"

□□小姐?!

"那、那我們以後不是可以經常看到□□小姐!不對,應該叫夫人……"

"去去去,一邊去!"應星麵上不顯,耳朵卻早就紅得可以滴血。他將一群吃瓜看熱鬨的人轟走,逃也似的快步走進冶煉室。

桌上,原本放著堆積如山的工單和瑣事都被清理的隻剩幾張重要項目了。他拿起輕輕的幾張紙,它們輕得就像是此刻所剩無幾的工作,和一身輕的責任。

與鍛造之間的聯絡和熱愛彷彿又回來了。琢磨有意思的工具結構,鍛造新的武器,構思神兵的用法……

自當上百冶以來,他從未感覺這麼輕鬆過。

應星放下了任務單,就在這時,桌上一顆紅彤彤的蘋果映入眼簾。

他將那顆圓滾滾,賣相很好的蘋果拿起來,下麵放著一張字條,

「隻工作,不玩耍,聰明應星也變傻~☆」

看著幼稚的文筆,彷彿看見你這個人站在他麵前耍混嬉笑。男人笑了笑,將那顆滾圓的紅蘋果輕輕地放在了置物台上,和他鍛造發明出的那些珍品一起躺在那裡。

蘋果散發著清甜的植物與果實的氣味,和那個女孩身上的氣息一模一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