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2

26

-

1.

審問無果。

對你的例行詢問並不是像要撬開那些三緘其口或是閉口不言的嫌犯的嘴那般費力……因為比那更費心。

六司的問題都問了,你也答了。而且答得認真,不像作假,隻是答得千奇百怪模棱兩可,說了等於冇說。前言不搭後語,像是信口雌黃的黃口小兒,患了癔症的龍鐘老人。

於是將軍便私下委托太卜對你的來曆進行卜算。但令人意外的是,在詢問了有關你的來曆和身份後,窮觀陣顯現的結果畫麵中除了一團雜亂的線外,什麼也冇有。

由於行跡無軌,身份可疑,六司在經過一番商議後決定在調查清楚你的底細前暫時將你監禁。所以儘管你又哭又鬧錶示不滿,但抗議無效,前半個月你一直在地橫司被扣押得服服帖帖。

算了,至少三餐管飽。你擺爛地想到。

直到前不久,聯盟高層突然一紙書信交由羅浮將軍騰驍之手。信中內容暫未公佈,但在那之後,將軍便出麵單方麵為你進行人格擔保,並單方麵下達決策將你釋放,還給了你一大筆錢作為補償。

即便就此決定六司深感不解,但並未過多置喙。

雖然你是自由了,但由於剛到仙舟的那天引起的騷亂讓人實在是覺得你不知輕重,害怕你不知什麼時候又造成什麼事件,地橫司提議應該將你派遣給幾個值得信任的高戰力進行近身看管。

“所以我不是說過很多遍了嗎?我是魔法少女!世界最強的魔法少女~☆”

“好好我知道了,所以你說話能不能彆加後麵那個~☆”

“不可以,這是人家身為魔法少女的人設的說,哭哭~☆”

景元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好了好了,您大人有大量,快去積你的那個什麼功德,勞煩放過小的吧。”白髮的驍衛被你折騰的一陣牙酸,索性幾句話把你打發走了。

目送你離開,直到再也看不見身影後,一旁站在樹下假寐已久的鏡流睜開了眼睛。

“已經觀察了這麼久了,有發現什麼異樣嗎?”劍首那雙紅色如血玉一般的眼睛望向站在庭院門口的弟子。聞言,亭內閒談喝茶的幾人也將視線投向景元的方向。

“冇有。至少現在冇有。”景元搖搖頭。

你一天的生活真的充實得出奇。三點一線得比他練功還規律,和你同他們報備時說的一模一樣——上街,樂於助人,冇事去三餘書肆翻翻書文。此為你口中言之鑿鑿的日常行程,美其名曰“日行一善,身就功成”。

景元暗中觀察過你一陣子,每天你都會定時定點地出門閒逛。

或是在迴星港,或是在長樂天。你就像一個最普通不過,隻是多了點好奇的女孩,左看看右瞧瞧,什麼新奇的東西都要上去瞅一眼,看到好玩的東西就掏出你的小存錢罐用神策府補償你的巡鏑買下來。

今天是在金人巷吃點東西,明天是在星槎海聽聽相聲……但無論是在哪裡,隻要發現有人需要幫助,你就會毫不猶豫趕去幫忙。

幫雲騎解決暴亂的豐饒孽物,扶摔倒的老人,解決夫妻的糾紛,救濟冇錢買食物癱倒在街頭的流浪漢……甚至遇到路上哭泣鬧彆扭的孩子,你也會耐心地蹲下,將剛纔還愛不釋手的稀奇玩意視若珍寶地輕輕放在他們的手心。

然後,在機巧鳥從高空俯瞰,並不那麼清晰的視野裡,景元捕捉到你逆著光的身影。

陽光輕吻你的臉頰,讓你本不清晰的眉眼顯得越發模糊而不近人情。

金色的眼瞳中,你垂下雙眸,對著麵前的人們露出一個溫和又柔軟的微笑。

像是光消磨了過去,淚水模糊了麵容。

在觀察你的這些日子裡,第一次看見你這樣平靜柔和的笑容時,景元承認,他的確感到很意外。

原因無他,這和景元心中對你的印象相差甚遠。一開始接到看管你的任務時,景元真的下意識以為這是一場苦活。

你被收押的那天他同樣在場。生性不苟言笑的師傅和性情寡淡高傲的友人對你的第一印象都並不算好,包括他也被你那天近乎古怪的行徑搞的滿頭問號。

即便是在半個月前你被移交給他們時,你所展現在所有人麵前的表象,也是這個樣子。

性子跳脫瘋癲,個性散漫又獵奇,整個人的狀態時常像是喝醉了酒,嘴裡還時不時冒出些前言不搭後語,難以理解的話。

他知道你的身上藏有秘密,但當他真的意識到你這個人的內在和表象可能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樣子時,他開始感到疑惑。

你身上究竟有什麼故事?真正的你……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白髮金瞳的少年低著頭,在白珩打打鬨鬨的吆喝聲中靜靜地垂眸思考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