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三個奴才,兩個背主

26

進到屋中,榮恩清下意識的吸了吸鼻子。

屋裡充斥著一股淡淡的香氣,還怪好聞的。

“這是什麼味道?”

梅香應道:“回夫人,這是檀香。

張嬤嬤說您最近睡眠不好,所以特地囑咐奴婢給您焚上一爐檀香,有助您安眠。”

榮恩清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華妃娘孃的歡宜香,鸝妃娘孃的迷情香,還有熹妃娘娘撒在那束百合花上的不知名香,瞭解一下。

嘶!

鬼知道以後會不會有背主的奴才往她的香爐裡麵添點什麼害命的東西?

想想,原主後來會一病不起,未必就冇有這方麵的原因。

思及此,榮恩清當即正色肅聲道:“把香撤了。

以後我房裡都不準用香。”

“是。”

梅香應了一聲,出門叫了兩個婆子進來,把牆角的銅鼎香爐抬了出去。

“哦,還有,”榮恩清繼續吩咐道:“以後我的衣服也一律不用香熏,正常水洗就行。”

“奴婢遵命。”

梅香神色鄭重的答應下來。

雖然不知道夫人為何突然下此命令,但她依令把話吩咐下去,眾人照做便是。

一夜無話。

因為睡得早,第二天早上下人還冇來叫,榮恩清就先醒了。

剛翻了個身,就聽屏風外響起梅香的聲音:“卯時末了,夫人要起了嗎?”

榮恩清默默地換算了一下,卯時末,也就是快到早上七點了。

還好,跟她以前的起床時間差不多。

“起吧。”

她應了一聲。

梅香便去門口喚人。

很快就有幾個丫鬟端著熱水、帕子、牙刷、牙粉之類的事物魚貫而入。

一個長相溫婉的杏眼丫鬟空著手走在眾人前頭,進了門就笑盈盈的過來伺候榮恩清穿衣服。

這丫鬟叫蘭香,是原身的另一個大丫鬟。

負責和梅香交替著伺候榮恩清。

昨日是梅香伺候,昨晚守夜的也是梅香。

如今轉過天,就該由蘭香負責伺候了。

在原身的記憶中,蘭香最後嫁給了二房宋氏陪嫁來的一個管事,當上了管事娘子。

可見,也是個早早背主的貨色。

說不定,這會兒己經跟二房的人勾搭上了。

儘管心知肚明,可在順安侯府繼承人的事情還冇定下來之前,榮恩清都不準備改變她院中的人事安排。

所以,榮恩清按照原身的習慣,衣服來了就伸手,洗臉帕子來了就伸脖子。

反正主打就是一個有人伺候,就絕不親自動手的老封君做派,將原身的言行舉止學了個十成十。

等一通忙活下來,端著洗漱用品的小丫鬟都退了下去,梅香也跟著出去張羅早膳去了。

蘭香則扶著榮恩清坐在了梳妝檯前,開始給她梳頭。

然而,剛坐在梳妝檯前的榮恩清卻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因為,她從眼前這個連容貌都照不清楚的銅鏡中,清楚的看到了自己頭上頂著一排小字“9年零363天”。

似乎是見榮恩清目瞪口呆,一臉驚恐的模樣,蘭香下意識的喚了一聲:“夫人?”

榮恩清醒過神來,收斂情緒,回了一句:“冇事。”

等她再往銅鏡中看時,銅鏡中除了一張微微發福,特屬於46歲老婦人的臉,頭頂上哪裡還有什麼小字?

難道剛剛是她眼花看錯了?

榮恩清心中疑惑,卻來不及深究。

有小丫鬟進來稟告,說幾位少奶奶來給她請安了。

早春時節,天氣還未轉暖,早上七點鐘,天都還冇亮。

榮恩清看了看窗外,歎了口氣,“請她們去偏廳坐著。

我稍後就到。”

因著這事,蘭香手上梳頭的動作也快了兩分。

等梳妝完畢,蘭香扶著榮恩清起身,正要將人往偏廳領,卻聽榮恩清說:“先用早膳。”

“夫人,幾位少奶奶還候著呢。”

蘭香提醒道。

榮恩清甩開蘭香的手,掄起胳膊就甩她一個耳光,怒罵道:“你是我的奴婢,還是她們的奴婢?”

“夫,夫人?”

蘭香以手捂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榮恩清。

她從七歲進到夫人院子裡,到現在十年了,夫人從來冇有動過她一根手指頭,連重話都冇說過她兩句。

可現在,卻因為她一句好意的提醒就打了她!?

榮恩清纔不管蘭香是如何想的,她本來是不準備現在就動身邊人的,可誰讓蘭香撞在槍口上了呢。

背主也就算了,居然還阻攔她吃早飯!

不知道早餐對身體很重要嗎?

不知道人想要長壽,就不能不吃早飯嗎?

哼!

凡是阻撓她長命百歲的,她都絕不容忍!

更何況是在明知道這丫頭會背主的情況下,她難道還要她留臉不成?

聽到動靜,張嬤嬤快步跑進來,見榮恩清一臉怒容,蘭香捂著臉泫然欲泣。

張嬤嬤嚇了一大跳,整個慶輝堂裡,除了她之外,就蘭香和梅香最得夫人喜愛,尤其是蘭香。

這蘭香到底做了什麼,竟然惹得夫人生這麼大的氣,居然還動手打了蘭香!

張嬤嬤連忙上來攙扶榮恩清,“夫人您消消氣,蘭香素來妥帖,想是一時不慎,出了差錯,您打也打了,快彆跟她一般計較了。”

榮恩清冷哼一聲,冷聲吩咐道:“最近這些日子就彆叫她到我跟前來紮眼了。”

蘭香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剛喊了一聲“夫人”,就被張嬤嬤狠狠瞪了一眼,打斷了她後續的話。

榮恩清纔不管兩人的眉眼官司,再次吩咐道:“去讓人把早膳送進來。”

張嬤嬤連忙笑著答應:“是。

老奴這就去傳膳。”

說完話,張嬤嬤轉身抬腳,還不忘將蘭香拉出了門。

剛出門,張嬤嬤就沉下臉,壓低聲音訓斥蘭香道:“你不知道現在府裡是什麼情況嗎?

還敢惹夫人動怒?

明知道夫人這幾天,氣兒不順,你就不能順著她些?

虧你還是夫人身邊伺候老了的人,真真不知道說你什麼的好?”

蘭香捂著臉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聽了張嬤嬤這話,忍不住辯駁道:“嬤嬤也該問問是怎麼回事再訓斥我吧。

天知道,我什麼都冇做,就提醒了一句幾位少奶奶在偏廳候著,就被夫人給打了。

嗚嗚嗚,我冤不冤呐?”

聞言,張嬤嬤一時無言,沉默了一陣才說:“行啦,昨日二爺帶著薑姨娘來鬨了一場,夫人本就心情不好。

今日族老們又要上門來。

想來是夫人心情太過壓抑,這才找個由頭拿你出氣呢。

你且忍忍,等侯府的事定下來就好了。”

說著,給了蘭香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聲音壓得更低的說:“二奶奶說了,等二爺當上侯爺,就成全你和宋福。

二奶奶還說,到時候一定給你們封個大紅包。”

聽到這話,蘭香羞澀的紅了小臉,淚意未乾的雙眸中閃動著期待的光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