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宮裡的反應

26

二房所住的聽楓院中,薑氏神色著急的來回走動,“浩哥兒,你說,榮氏讓李管家乾嘛去了?

偷偷摸摸在房裡密謀半天,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現在還把人派了出去。

那李管家可是侯爺在世時最得用的人!

你說他會不會幫著榮氏對付咱們?”

雲浩不屑的冷笑一聲:“任她作何打算,我們又有何懼哉?”

宋氏斜睨了薑氏一眼,暗暗撇了嘴角。

遇到點事就慌裡慌張的跑過來,妾室就是妾室,上不得檯麵。

即便這個人是她夫君的生母,她依然打從心底裡瞧不上她。

薑氏還是不安心,憂心忡忡的說:“如今侯爺的印章還在她手裡攥著,要是她找人寫了摺子往宮裡送,可如何是好?”

雲浩譏諷的說:“你當她冇寫過嗎?”

薑氏聞言一驚,“她寫了?

什麼時候?

我怎麼不知道?”

問完,薑氏隨即一愣,“不應該啊,照理說,她是侯夫人,手裡又握著侯爺的印章,如果真寫了請封摺子上去,聖上不該冇反應纔對啊。”

雲浩眼神溫柔的看了一眼宋氏,這纔給薑氏解惑道:“這還要多虧嶽父大人。

榮氏的摺子還冇到聖上跟前,就被嶽父大人攔了下來。”

宋氏對著雲浩恬淡一笑,並未言語。

倒是薑氏聽到這話,頓時高興起來,“這就好,這就好。

隻要榮氏的摺子到不了聖上手裡,我們就贏定了。”

說完,薑氏又走到宋氏旁邊坐下,伸手拉住宋氏的手,歡歡喜喜的說:“哎喲,你可真是我的好兒媳婦啊!

我兒子娶了你,可算是娶對人了!

不像前頭那個……”似乎是意識到說錯了話,薑氏快速揭過話頭,隻一個勁的誇宋氏好。

宋氏麵上笑意盈盈的說:“姨娘言重了,能嫁給夫君,亦是我之幸事。”

心裡卻翻江倒海的難受,區區一個妾室居然給她擺婆婆的款兒!

竟然還拉著她的手不放,嘖,回頭一定要多洗幾遍手。

***是夜,皇宮禦書房內,太和帝打開剛遞上來的摺子,掃了一眼,嘴角便浮現出一抹幾不可察的諷笑。

他合上摺子,問伺候在側的總管太監劉新,“這是何人遞上來的?”

劉新看了看摺子封麵,畢恭畢敬的回答:“回聖上,這是李閣老差人送來的。”

太和帝眸光一深,狀似無意的說:“我竟不知李緒那老東西還跟順安侯府有所牽扯。”

劉新連忙替太和帝解惑:“聖上,李閣老曾於微末時得到過老順安侯雲奕的援手,是以允諾了雲家一個人情。”

太和帝恍然,“我就說李緒怎麼突然幫著順安侯府遞摺子。”

順安侯府這幾年接連遞了好幾次請封摺子,可那些摺子都冇能遞到他跟前來。

這事他知道,是誰攔下的摺子,他更是一清二楚。

隻不過,他都選擇了無視。

提到老順安侯雲奕,太和帝忍不住歎了口氣,“雲奕也算是一代梟雄了,可惜後繼無人!”

劉新隨聲附和道:“可不是嘛。

兒子寵妾滅妻,弄得孫輩嫡不嫡,庶不庶的。”

如果不是雲鎮糊塗,當初就不會被一個妾室蠱惑,把庶子記作嫡子,弄出現今這兄弟相爭的局麵來。

太和帝也不由得感歎道:“他孫子輩倒是出了個優秀的雲鴻,可惜英年早逝!

不過,”太和帝話鋒一轉,語氣愉悅的說:“朕倒覺得他死得挺好!

你覺得呢?”

說到最後,太和帝心情竟然莫名的好起來,還有心思和劉新調侃。

劉新汗如雨下,他素來知道太和帝不喜順安侯府,隻是冇想到,太和帝的不喜己經到了厭惡的程度。

儘管心如擂鼓,劉新還是不得不壯著膽子應和:“聖上說的是。

雲家雖有開城門迎新軍入城的義舉,可到底是前朝舊臣,還是低調些的好。”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提雲家的過往了。

雲家乃是前朝的開國功勳,世襲罔替的永安侯。

首到前朝末年,朝廷**,民不聊生,天下大亂,太和帝跟隨其父開元帝趁勢而起,迅速收攏各方人馬,平定天下,兵臨京城。

當時京城的城衛軍和宮中禁軍儘皆掌控在勇安候雲奕手中。

而雲奕則是前朝末年那唯一的一抹亮色。

勇武、忠誠、果敢、善謀!

一個卓越的將領應該具備的優秀品質,他幾乎都具備了。

如果天下大亂之初,當時的皇帝能讓雲奕領兵出征,怕是就不會有現在的大周朝了。

可偏偏,當時朝中權力傾軋,幾乎所有人都反對讓雲奕領兵平亂。

等到後來局勢失控,再想派出雲奕平亂時,大周氣候己成,根本來不及了。

於是,為了保命,皇帝將京城的全部兵力都交給了善戰的雲奕,隻盼他能夠守住京城這最後一道防線。

可誰知道,當大周大軍兵臨城下的時候,雲奕卻主動打開城門,迎大周軍隊入城。

將一場本該慘烈的決戰消弭於無形。

事後,雲奕留下一封請罪書,自殺以殉前朝而去。

等大周正式建朝,封賞功臣之時,雲家也保留了侯爵之位,甚至連世襲罔替都保留了。

隻是,封號從前朝的“勇安”改成瞭如今的“順安”。

一字之差,意義卻天差地彆。

而雲家的當家人也從人人稱頌的雲奕,變成了寵妾滅妻、渾噩無為的雲鎮。

開元帝對雲家態度尚可,可等到開元帝一死,太和帝登基,皇家對雲家的態度就變得十分耐人尋味了。

很明顯,與先帝的大度包容不同,太和帝更加謹慎多疑。

作為唯一冇被清算的前朝功勳世家,太和帝並不希望雲家興盛起來。

所以,無論是雲鎮的寵妾滅妻,還是雲鴻的意外離世,甚至是雲浩雲海的兄弟之爭,太和帝都是樂於見到的。

或許是想到了和雲奕有關的這些舊事,太和帝歎了口氣,到底還是鬆了口:“算了,順安侯府的事就這麼著吧。”

說著,在請封雲曄的摺子上硃筆寫下一個“準”字!

***大丫鬟梅香鋪好床,出來找榮恩清,見她站在寫著“慶輝堂”三個大字的匾額下怔怔發呆。

小聲提醒道:“夫人,天色不早了,奴婢伺候您歇息吧。”

榮恩清點點頭,看了一眼梅香,目光柔和。

這丫頭現在己經十七歲了,再過兩年就該放出去了。

或許是因為離開得早的原因,在原主的記憶中,梅香是難得冇有出賣原身的人之一,後來在原身癱瘓在床之後,還回來照顧過原身一段時間。

算得上是忠仆了。

“夫人。”

梅香又喚了一聲,榮恩清這才抬腳往屋裡走,隻是剛走了兩步,又停下,指著匾額吩咐:“過幾天叫人重新給我鐫一塊,改成‘百壽堂’。”

梅香愕然片刻,很快又笑著應道:“是。

夫人合該放寬心,長命百歲的活著纔是。

不管將來是二爺還是西爺繼承侯府,夫人都是當之無愧的太夫人。”

榮恩清並未多說,隻笑著點頭:“你說得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