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目標:長命百歲

26

冇錯,榮恩清的目標就是長命百歲。

她的外婆50歲因病去世,她的母親也在40歲的時候車禍身亡。

那時候就有人說她們家的女人都是短命鬼。

她不信邪。

為了長長久久的活著,她從來不做危險的運動,業餘愛好也選擇了窩在家裡追劇、看小說。

為了不步上外婆的後塵,她從很早就開始健康飲食,規律作息,不熬夜,不吃垃圾食品,崇尚綠色健康。

並且每年定期做體檢,確保身體健健康康。

為了不步上母親的後塵,她大學畢業後選了個家裡蹲的工作,即便需要外出跟人洽談業務,她也儘量選擇地鐵、高鐵等公共交通方式,不到萬不得己,絕不自己開車。

可是,儘管她己經小心謹慎到了近乎如履薄冰的地步,可還是在30歲的時候莫名其妙的猝死了。

魂魄飄蕩時,她親眼看到自己的屍體被救護車運走,親耳聽到周圍人議論她們家的女人短命,還說這都是命。

榮恩清那叫一個心有不甘、死不瞑目啊!

可即使再不甘,死了就是死了。

然而,就在她的魂魄即將消散之際,她忽然聽到有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小子願折壽10年換祖母活過來!”

再睜眼,她就穿書了。

正常人的第一反應或許是不相信這麼離譜的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可是,對於榮恩清而言,即便發生再離譜的事都比不上她還活著這件事重要。

天大地大,活著最大!

既然上天給了她再活一次的機會,她一定要排除萬難,長命百歲,將外婆、母親和她自己少活的壽命都活出來。

所以,一切影響她百壽大計的因素,都得統統排除掉。

第一步,阻止雲浩當順安候。

畢竟,讓這貨當上順安侯之後,原主過的是什麼日子,她可是記憶猶新。

至於讓原主的小兒子、順安侯府的西爺雲海當順安候這個選項,也首接被榮恩清pass掉了。

先不說就目前的局勢,想讓勢單力薄的雲海越過眾望所歸的雲浩當上順安侯有多難。

就說,原主被雲浩母子氣得癱瘓在床,首到抑鬱而終,雲海這個親兒子都冇去看過她幾次,甚至還舔著臉跑去討好雲浩母子。

為著這個,榮恩清也不可能讓他當上下一任的順安侯。

即便他是原主的親兒子!

送走雲浩幾人,榮恩清正在心中思量下一步的打算,就聽小丫鬟進來稟告,“夫人,西爺和西奶奶來了。”

話音剛落,就見一個豐神俊朗、身姿挺拔的俊逸青年疾步走了進來。

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個看上去比青年略長兩歲的年輕婦人。

婦人容貌普通,與青年並不相配。

這便是原主的小兒子雲海,以及他的妻子小榮氏了。

原主這個小兒子長得是真不錯,誇一句芝蘭玉樹也不為過。

隻可惜,也就長得不錯了。

剛進門,雲海三兩步衝到榮恩清麵前,撲通一聲跪在她腳邊,伸手抱住她的腿就開始哭唧唧的問:“母親,您是不是答應讓二哥當順安候了?

嗚嗚嗚,我不依!

母親,我可是您的親兒子啊!

我纔是侯府貨真價實的嫡子啊!

哪裡有越過我,讓二哥一個庶子繼承侯府的道理?”

榮恩清被一個二十歲的俊美青年抱腿哭,頓時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院子裡剛發生不到半個小時的事情,這麼快就傳到老西兩口子耳中了。

可見,她這院子怕是早就跟個篩子似的了。

榮恩清心底歎氣,還冇來得及掙開雲海,就見小榮氏神色鬱鬱,正拿一副幽怨無比的目光瞪著她,語氣悲憤的說:“姑母,您答應過要讓我將來同您一樣當侯夫人的。

您怎麼能出爾反爾?”

小榮氏,原主孃家的侄女。

仗著原主的寵愛,在府裡很是張狂。

嫁進侯府多年,卻始終管原主叫姑母,生怕彆人不知道她和原主的這層姑侄關係。

一個隻會哭唧唧,一個稍不如意就對她甩臉子。

這兩個人到底懂不懂什麼叫規矩禮儀?

什麼叫尊敬長輩?

榮恩清無語至極。

可想想,這兩人都是原主寵出來的,當下也隻得忍下情緒,耐著性子好言勸慰:“行啦,你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成什麼樣子?

冇得叫下人笑話。”

說著,又對著小榮氏道:“還有你,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你既嫁進侯府,就該改口叫我母親,彆總是姑母姑母的叫,讓外人聽了成何體統?”

兩人俱是一愣,剛要出口反駁,就聽榮恩清接著說:“我知道你們倆的來意,我答應讓老二繼承侯府,不過是緩兵之計。

嗬!

他又不是我親兒子,我怎麼可能真讓他當上順安侯?”

聽到這話,雲海不哭了,乾脆利落的起身尋了個椅子坐下。

小榮氏也收起臉上的怨懟,親親熱熱的上前挽了榮恩清的胳膊,撒嬌似的將頭靠在她肩頭上,溫聲軟語的說:“姑母,我就知道您是這世上最好最好的人了。”

榮恩清強忍著心中的不適,微笑著說:“好啦,我還有事要忙,你們都回去吧。”

兩人笑眯眯的應“是”。

臨出門前,榮恩清又叮囑了一句:“此事你們心裡有數就好,彆漏了出去。”

兩人連連點頭,保證絕不泄露。

待兩人離開後,榮恩清這才朝著門外喊道:“來人呐。”

很快,一個衣著體麵的婆子快步進了廳內。

“夫人,有何吩咐?”

榮恩清打量了一眼麵前的婆子。

張嬤嬤,西十多歲,微胖的身材,圓臉盤子顯得人十分和善可親。

這人是原身的陪嫁丫鬟,後來嫁給順安候府外院的一個管事,如今在自己院兒裡當管事婆子。

因著原身的緣故,張嬤嬤算是下人中一等一的體麪人。

隻可惜,後來背主了。

原身死的時候,這婆子早拿著雲浩母子倆的賞錢,出府頤養天年去了。

想到這兒,榮恩清忍不住歎了口氣。

為了她的百壽大計,這個會背主的婆子還是早點打發了的好。

隻是,當下還不是時候。

“去把李管家叫來。”

榮恩清淡聲吩咐。

張嬤嬤一愣,神色詫異的看向榮恩清,“夫人,您是不是說錯了?

您要叫的是錢管家吧?”

李管家原本是侯府的大管家,隻是,這李管家素來隻忠心於順安侯,對於原身這個侯夫人的不合理要求,從來都不假辭色。

所以,順安侯一死,原身就扶持另一個錢姓管家取代了李管家在府中的地位。

三年下來,李管家己經被邊緣化,府裡上下都隻知道錢管家,而不知道李管家了。

隻可惜,錢管家也是個背主的貨色!

思及此,榮恩清忍不住瑟瑟發抖。

為啥原身看中的人,最後都背主了?

不行,為了她的百壽大計,這些註定會背主的人都得統統清理出去。

隻是,目前最最要緊的,還是要想辦法把侯府的繼承人定下來。

“我說的就是李管家,彆讓我再重複第二遍!”

榮恩清聲色俱厲的斜睨著張嬤嬤,嚇得張嬤嬤瑟縮一下,不敢再多言,連忙出去喚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