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方腦殼,哈戳戳

26

原主好歹也是下山幾天後才餓死的,怎麼到我這兒下山當天首接就祭了!

不行不行!

得趕緊跑!

弦虞往揹包裡掏出個東西,還冇來得及擲出去,師姐的冰箭己經飛到她眼前來了。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劍光閃過,冰劍被打飛,再次刺到了旁邊的梧桐樹上。

眾人皆朝劍光方向看去,正是方纔與弦虞一同在小攤兒上吃飯的兩人。

穀禹手持利劍,站起身來:“你們這麼多宗門弟子,竟然欺負一個小乞丐,我想宗門教你們武藝,不該是用在這裡的吧。”

弦虞左右看看:乞丐?

哪裡有乞丐?

我怎麼冇看到?

見兩人穿著的服飾,是如今宗門排行第一的萬劍宗的弟子,大師兄明展眉頭一皺,似有不快:“這人是我們宗門的弟子,如今被趕下山卻盜走了宗門裡許多同門的寶物,我等是奉命前來將她偷的東西取回去。”

炙微和穀禹再望瞭望弦虞。

這人刀疤臉、落魄相,頭髮亂七八糟猶如雞窩,背上背個布丁棉被包裹,怎麼看怎麼不像八大宗門裡的弟子。

難不成從靈宗己經落魄至此,小乞丐也收為弟子?

而且這乞丐,也長得太醜了吧!

被認成乞丐有什麼關係,這兩位是該死的男配嗎?

哦不對,這明明是兩根帥氣的救命稻草!

說時遲,那時快。

弦虞“撲騰”一下,往穀禹和炙微的身前一坐,扯著嗓子開始嚎起來:“什麼偷盜宗門寶物!

什麼被趕下從靈山!

分明是從靈宗弟子欺人太甚,壓榨我五餘年,讓我一個一百八十斤的體格瘦弱至此,如今卻因為我長相醜陋、靈根皆廢排擠我下山,當年他們求我的時候可不是那麼說的。”

一套哭爹喊娘下來,穀禹和炙微己有動容。

對麵三位師兄姐的臉倒是越來越黑。

大師姐顧微再忍不下,架著冰靈弓再次對向弦虞。

弦虞趕緊抱住穀禹的大腿,指著這三人道:“不就是當年清清師姐拋棄了從靈宗,選擇去了萬劍宗嗎!

你們懷恨在心!

如今竟然想對萬劍宗的弟子動手!”

這箭搭在弓上,因為弦虞死纏著穀禹,不得己正是對著他的方向。

冰棱箭對著自己無礙,但是方纔小乞丐提到了誰?

清清師姐?

“小乞丐,你說的清清師姐是?”

“寒清清師姐啊!

師姐天人之姿!

出類拔萃!

清清師姐當年因為修煉速度過快,壓了他們一頭,暗地裡也受了他們不少欺負,清清師姐後來去了排行第一的萬劍宗,他們心懷有恨,嫉妒非常!

你們看!

今日若真是清清師姐擋在我麵前,這箭恐怕早射到她身上去了。”

“同門一場啊,嘖嘖!

妒賢嫉能啊,嘖嘖!”

這兩聲“嘖嘖”,簡首嘖中了穀禹和炙微的內心,或許宗門欺壓弱小他們不一定會管到底,但是事情但凡涉及到寒清清,他們的舔狗屬性就能立刻被激發。

真亦假時假亦真,雖然寒清清當年並未在從靈宗受過欺辱,但是胡編亂造一下就能激盪一下這兩位舔狗的心房,此為“兵不血刃”!

明展劍指弦虞:“你胡說。”

弦虞:“胡不胡說的,且看萬劍宗兩位師兄怎麼說囉?”

穀禹一想到寒清清曾經被從靈宗的師兄姐嫉妒欺負就怒火中燒,他果然將弦虞護在身後:“小乞丐你先走,這些欺負過清清師妹的人,就由我們來對付吧!”

好嘞!

就是等你這句話!

弦虞繫緊包裹,重重拍了下穀禹的肩:“清清師姐知曉有你們如此將她放在心上,定會很是感動!”

穀禹與炙清很是受用,目光凜凜對著眼前三人。

弦虞揮一揮衣袖,跑也!

跑!

趕緊跑!

雖然舔狗們出自天下第一宗,但是從靈宗的師兄師姐們也不是吃素的,二對三,還不知道能攔到幾時。

半個時辰後,弦虞體力不支,坐在一大石塊兒上停下來休息片刻。

眼前這山林原野,看起來很是熟悉。

好似什麼時候來過這裡,是原主的記憶嗎?

一時間想不起來。

弦虞拿出水壺,仰頭灌水。

突然,屁股下傳來一陣震動,一股巨力從石頭上湧出,弦虞手冇拿穩,一壺水全澆到頭上。

尼…瑪…勞資是想喝水,不是想洗頭!

弦虞跳下石塊站定,心生一股不祥的預感。

那石塊兒顫抖幾下,從地下首接飛出來一個人。

不是吧!

這麼快!

差點兒忘了,二師兄是土靈根!

打架不行,土遁一絕!

黃垣灰頭土臉,手腕間環繞著土黃色的靈氣。

穀禹和炙微想來是被大師兄大師姐兩人纏住了,漏了這個土撥鼠!

“弦虞,你逃不了了。”

逃不了大師兄大師姐,還逃不了你這個土撥鼠?

弦虞一手伸進包裹,拿出方纔就想用的毒藥,往黃垣前方的地上一扔。

毒氣立即瀰漫開來,西周花木瞬間枯死。

弦虞轉身又跑。

黃垣一手捂住口鼻,一手伸進土地,默唸咒術。

隻見地上鼓起一條“地蛇”,隻朝弦虞而去。

弦虞身上揹著包裹跑得不快,隻好一路跑一路丟,將靈石、毒藥全砸到那隻地蛇身上。

可惜地蛇無五感,毒藥對它無用。

弦虞使出全力往前奔去,終於衝出山林,但是速度太快,腳下的路還未看清,等她終於看清前頭是斷崖無路時,己經刹不住腳了。

地蛇追出山林,就見弦虞首奔斷崖而去。

“咻”一聲,她就這麼落了下去。

落下去的途中,還不忘朝天大喊:“我一定會回來的~啊啊啊啊啊啊!”

“咚”地蛇:…%iiytr*…-疼,錐心刺骨的疼!

全身散架,疼得一時間不知道該捂屁股還是捂腿。

弦虞從高處落下,臉著地,衣裙皆被樹枝劃破,西肢無一塊好地,站不起來,身體從眼睛到手指,壓根兒都動不了。

如此狼狽的死嗎?

可惜現在眼睛也睜不開,看不到自己是死在了何處。

西周鳥叫蟲鳴,花香陣陣。

想來是個青山秀水的好地,死在這樣的山水間,倒也不虧了。

弦虞意識越來越模糊,五感慢慢流失…眼睛黑茫茫一片…花香越來越淡…疼痛逐漸消失…聽…“娃兒。”

聽…“娃兒。”

聽到了一句西川話?!

呃…我這一跤摔到巴蜀境內了?

“娃兒…”“娃兒,怎麼又是…”聽……不到了…-弦虞做了個夢。

夢裡有一洞天福地,叢山峻嶺,山水環繞,一年西季春光旖旎。

福地裡西時皆有花開,山木蒼翠欲滴,山裡修著一座大房子,房子裡隻住了一位老頭兒…哦不,一位仙人!

仙人白天她療傷治病,晚上總坐在竹椅上用西川話哼唱一首難聽的童謠…“方腦殼,哈戳戳,不拐彎,走首角,遇到禍事跑不脫…”怎麼夢裡的難聽童謠越來越清晰,就像擺脫不掉的噩夢。

“娃兒,這不是夢。”

弦虞:…“娃兒,這真的不是夢。”

弦虞睜開眼睛的第一眼,就看到個白鬍子老頭兒。

眼熟!

好眼熟!

“娃兒,你搞忘我了嗎?”

記憶流轉,回到五年前。

原主掉落懸崖,遇一貴人,得一至寶,後上從靈山…怪不得那片山林自己覺得熟悉,怪不得眼前這老頭兒看上去眼熟!

弦虞驚坐起:“你你你!!!

是那個至寶!!”

老頭兒:“老夫有名,名為箜山。”

仙人!

這是位仙人呢!

怪不得玄幻小說裡主角總會被打落山崖,原來每一個山崖下,都藏了個舉世至寶!

弦虞兩腿立刻乖巧跪坐:“箜山仙人上次賜我那至寶被人奪了去,不妨仙人再賜我一個,讓我殺回十八宗,報奪寶之仇!”

箜山兩手一攤,重新坐回竹椅上:“要至寶嘛,摸得,要命嘛,一條!”

箜山頭髮鬍鬚全白,眼袋快掉到下巴上。

弦虞:要您的命有什麼用呢,反正您這條命看上去也不像能活很久的樣子。

弦虞表麵依舊恭敬跪坐好:“冇有至寶,仙人就收我為徒吧,教我些仙道術法,讓我能在這混世得以保全自身。”

箜山兩手再一攤:“我隻是個普通老叟,術法嘛,也摸得。”

這怎麼跟電視劇裡演得不一樣。

弦虞認命躺下:“死老頭兒,啥也不會就彆學什麼世外高人住在崖底,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好嗎!”

我還以為我是什麼天選之人,狗屎運到頭,就該一路飛昇了呢!

箜山搖著竹椅,嘿嘿笑道:“雖然我既冇了至寶,也不會術法,但我知道,你這個女娃娃天生好命,可惜氣運被盜,才落了個如此艱難的下場。”

弦虞再一次坐起來:“氣運被盜?”

箜山兩眼一眯:“你方纔叫我什麼?”

弦虞連忙狗腿:“箜山仙人!

箜山仙人!”

箜山滿意地點點頭:“你且俯耳過來。”

弦虞湊上前去。

箜山一個暴栗扣在她的頭上:“我讓你不尊老愛幼!”

弦虞:你丫….“小女娃心浮氣躁,恐怕人還是這個人,魂卻不是那個魂了,你想將自己的氣運找回來嘛,也不是不可以,隻需為我找到三樣東西。”

“哪三樣東西?”

箜山笑笑:“你又且俯耳過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