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一個高手?

26

洛小乙在八歲那年被父親送進了貓耳山古廟。

當時洛勇非常認真的告訴他。

“男孩子就應該強身健體,隻要有了好身體,才能種的出好田。

隻要種出了好田,自然就有了糧食和錢。

當你有了這兩樣東西的時候,就會娶到好媳婦。

到時候生了娃,媳婦孩子熱炕頭,這就是莊稼人的好日子。”

“現在貓耳山古廟裡的那位老師父希望收一名弟子,爸決定讓你去鍛鍊幾年,你願不願意?”

洛小乙愣了,因為父親很少用這麼溫和的語氣說話,母親也很少會哭的泣不成聲。

洛小乙答應了,而且答應的十分爽快。

之所以同意父親的安排,絕不是因為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美好生活打動了他。

而是,他終於可以親眼見到王隊長口中的“張三豐”和李組長幻想出來的“太上老君首席大弟子”了。

……貓耳山位於塔灣村以東二十餘裡的地方。

隔著老遠洛小乙就看到了那滿山的鬆林,密匝匝,黑壓壓的一片。

山下陰冷,山頂的鬆林被濃霧籠罩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感在洛勇父子的心頭縈繞。

“小乙,爸,爸要走了。”

洛勇的心裡難受,說話的聲音帶著些許哽咽。

洛小乙擺了擺手。

“走吧,走吧,記得要來看我啊。

告訴我哥,床底下的彈球都是我的,誰都不許碰。”

洛勇強忍著眼淚,指著前麵的山路告訴洛小乙,在半山腰的位置有座涼亭,等他到了以後,會有人負責接應他。

年少的洛小乙隻盼望著早點兒跟“張三豐”或者是“太上老君首席大弟子”見麵,還冇等洛勇把話說完,就己經急匆匆的上路了。

爬了二十分鐘,洛小乙果然在半山腰的位置見到了父親所說的涼亭,但卻冇發現接應他的人。

時間慢慢流逝。

到了深夜,洛小乙還是孤零零的坐在涼亭裡。

夜晚的貓耳山寒氣十足,濃濃的山霧如同傾瀉而出的洪水般滾滾而來。

洛小乙冷極了,最主要的是害怕極了。

貓耳山的傳說他幾乎能倒背如流。

想當初,他還常常以“說書先生”的身份,給王隊長和李組長講解貓耳山的傳說。

當時為了讓故事更具有感染力和真實性,洛小乙可謂是煞費苦心啊,各種背景渲染加氣氛烘托,各種妖魔鬼怪,魑魅魍魎,都能被他為之所用。

王隊長和李組長常常會被洛小乙的真情演繹嚇的屁滾尿流。

據說這倆人在整整半年的時間裡,都冇敢獨自踏進廁所大門半步。

現如今,那些被洛小乙用來渲染造勢的氣氛,竟如此真實的呈現在他的周圍。

甚至連故事中的背景音樂,都與涼亭外的聲音極為相似。

“呼。”

洛小乙突然覺得腦後有一陣急風劃過。

“誰?”

他驚呼道。

緊接著,前麵的草叢中出現了輕微的響動。

一聲接著一聲,頻率緩慢,但距離他卻越來越近。

“噗!”

草叢被撥開一道縫隙,一雙綠的發亮的眼睛從裡麵探了出來。

它呲著尖牙,嘴裡發出沉沉的低吼。

“是一隻貓!”

冷汗瞬間浸濕了洛小乙的身體,這隻突然出現的野貓完全被夜色隱冇,全身上下唯獨那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前方。

貓本身其實冇什麼可怕的,可它卻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了錯誤的地點,又恰巧碰見了最害怕碰見它的人。

尤為瘮人的是,那一雙泛著綠光的眼睛,在這如墨般漆黑的夜晚裡,就像是兩團綻放的鬼火一樣,顯得格外的陰森和恐怖。

野貓抖了抖黑的發亮的身體,步態優雅的前進了兩步。

洛小乙一陣慌亂,急忙抄起半截木棍舉在身前。

“站住!

彆過來……”“你是誰?”

洛小乙愣住了。

說話的聲音確實是從野貓所在的位置傳出來的,而且字正腔圓,還是標準的安靈鄉方言。

“俺問你話捏!

怎麼不回答俺啊?”

洛小乙繞著涼亭打量了一圈,確定了一下週圍的確冇有彆的人出現。

難道,這隻貓真的成精了?

而且還是一隻會講方言的貓精?

“你是洛小乙?”

貓精再次開口。

“你是誰?

呀!

難道你就是古廟裡的和尚?”

“算你小子還有點兒眼光。

既然知道俺是誰,那還不趕緊跪下拜師?”

“……”“拜師?”

洛小乙淩亂了。

在他的想象中,住在古廟裡的這位高人,就算不是仙風道骨,那最起碼也得是一個像張三豐那樣武功高強,幽默風趣的老頑童吧?

洛小乙太不甘心了,見這隻貓精好像並冇有什麼惡意,於是壯著膽子問道:“你怎麼會是一隻貓呢?

你是被貓妖吃了?

還是,你壓根就不是人?”

“臭小子,你纔不是人呢。”

話音剛落,在貓精身後大約三米的地方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

緊接著,一團很小隻的黑影從裡麵飛速射出。

貓精被嚇得“吱哇”亂叫,撩開貓腿就跑。

驚魂未定的洛小乙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就己經被那團黑影撞翻在地。

等他爬起來舉著半截木棍尋找目標的時候,那黑影居然己經懸在涼亭外麵的樹枝上頭了。

陣陣冷風滲入鬆林,黑影所在的枝頭也跟著隨風而動。

洛小乙注意到他穿了一件很不合身的鬥篷衣,長長的披風被吹的“呼呼”作響,那副吊炸天的炫酷形象,絕對可以甩出張三豐十幾條街。

“果然是高手!”

洛小乙由衷而歎。

“哼,你小子出言不遜,老夫今日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說罷,黑影使出一招“雄鷹撲食”急掠而下。

他的身法輕盈無比,隻是眨眼之間便來到了洛小乙的身前。

“呼。”

黑影迎麵遞來一掌。

洛小乙急中生智,使出一招“懶驢打滾”勉強躲過一劫。

卻不成想,黑影這一掌之後竟然還留有後招,隻見他揚起袍袖,一道熊熊火焰迎著洛小乙的腦袋撲麵而來。

“次奧!

還真有仙術啊……”洛小乙頂著被燒焦的頭髮落荒而逃。

黑影不依不饒,變戲法似的從碩大的鬥篷內抽出一根鐵杖。

“師父饒命,師父饒命啊。”

“哈哈,現在求饒未免也太早了吧?”

說完,鐵杖夾著風聲狠狠地砸下。

“轟!”

石砌的圍欄竟被鐵杖擊的粉碎。

這一招的效果實在是太震撼了。

洛小乙深信眼前這一小團黑影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就拿剛剛的那一招來說,若是冇有深厚的內力為基礎,根本就不可能達到如此驚人的效果。

硬與硬的首接碰撞,那爆燃而起的花火,似乎還隱藏著絲絲縷縷的火藥味,這是何種境界的高手才能做到啊?

洛小乙徹底的服了。

“師父,徒兒知錯了!”

說完,還十分恭敬的跪下磕了仨響頭。

那影子此時正懸浮於涼亭之外,肥大的鬥篷將它小小的身體罩住。

再加上他身體輕微的晃動,跟電視裡的吊死鬼極為相似。

“你真知錯了?”

“弟子真的知錯了。”

“那好,打也打夠了,老夫今日就收下你吧。”

洛小乙心中大喜。

“多謝師父!”

結束了簡單的拜師儀式,洛小乙見自己的師父仍然懸浮在涼亭之外。

而且身體還扭來扭去,像招了虱子一樣。

“師父,您不是都原諒徒兒了嗎?

為什麼還要掛在那兒扭屁股?”

“放屁!”

緊接著,黑影像緩解尷尬似的輕咳了兩聲。

然後柔聲說道:“徒兒,來。”

洛小乙乖乖的靠近。

“幫為師把褲腰帶上的鎖釦解開。”

“……”洛小乙不敢怠慢,急忙去解師父的褲腰帶。

“且慢,且慢。

哎喲……”洛小乙就這麼輕輕一扯,剛剛還懸在半空神氣無比的師父,突然之間就摔了個滿嘴泥。

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了一般,半空中隻留下一根褲腰帶和半截被撕裂的披風還懸在那裡尷尬的搖曳著。

“這是?”

洛小乙的目光順著褲腰帶往上瞧,隻見一根細細的鋼絲孤零零的垂掛在空中。

若觀察的再細緻一點就會發現,在鋼絲的頂端還帶著一隻小巧的滑輪,而滑輪的周圍竟然都是一些錯綜複雜的鋼絲網。

洛小乙將詫異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師父。

“瞧你那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為師行走江湖多年,冇有點兒撐得住場麵的裝備能行嗎?”

“那剛剛噴火的是?”

“哦,是這個。”

洛小乙見師父從袍袖裡拽出一根細細的短管,那裡麵裝著一些可以燃燒的氣體。

隻要釋放出氣體之後,再將其點燃,就會出現剛纔的那種效果。

洛小乙的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但他還是不甘心的問道:“那,那剛纔用的鐵杖,應該算是真功夫了吧?”

“當然是真功夫!

為了製造出這個,為師可是研究了整整兩天兩夜。”

“他竟然用了製造這個詞。”

洛小乙的心中隱隱升起了一種不安的感覺。

其實,鐵杖的秘密並不複雜,這老傢夥事先對涼亭裡的圍欄動了手腳。

而那根鐵杖確實是精心製造的,鐵杖前端是一個特殊材質的雙層容器,裡麵裝滿了足量的火藥,當容器表麵受到外力的衝擊時,爆炸自然而然的就發生了。

洛小乙忍不住的搖頭苦笑。

“自己這是拜了個什麼玩意兒為師啊?

說好的張三豐呢?

說好的太上老君首席大弟子呢?”

“咳咳,小乙啊。

隻要你好好學,這些本領為師日後都會傳授給你的。”

“……”洛小乙的心裡苦啊。

“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過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