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章 “對,我怕媳婦。”

26

他是要生氣嗎?

他是不喜歡嗎?

他是……還冇容得我想完,身邊人帶笑的聲音響起,“對,我怕媳婦。”

嗯?!

這個聲音不就是剛剛吃喝過的那個聲音嗎?

難怪這麼熟悉。

耶?

不對,不是,怎麼搞的?

他剛剛說什麼來著?

哦豁,怕媳婦?!

此刻,他離得我很近,去除些禮樂聲,他的聲音似林間的風拂過了沁了水,的竹葉輕鳴著落在我的耳邊,就衝這句話,我絕對聽到的這句話,加分!

加大分!

狠狠加分!

在離大門還有幾步路時,我察覺到手中的紅綢布被扯動了幾分,微微側過了點頭,望向左邊人的衣襬,他壓低了聲音,柔聲道:“前麵有台階,注意一下。”

停了幾秒,又補充道:“我叫楊池淵,你的……丈夫。”

我耳朵有些發燙,莫名的發羞,輕應了一句,“好。”

鬼知道,我心跳跳的多快,現在有多緊張,手中的紅綢布攥的緊了些,一路無言。

真的是熱鬨啊,楊家在環城裡也算得上有名氣的門第,今日來的客人很多很多,楊池淵……也就是我的夫君,應是新郎官,也理應被拉去喝酒。

蠟燭燃燒的聲音在安靜的婚房裡格外的響亮,外麵天色愈晚,席間的聲音從前廳傳到了後院之中,我不知道要到何時才能結束,隻是心裡有些咬牙切齒,頭上沉重的頭飾壓了我一天,壓的我脖子痠痛極了,動一下都要倒吸一口冷氣,也冇人告訴我,嫁個人要我這麼累,偏生喜婆婆卻說這東西要等新郎官來了再拆。

唉,那怕是要等到猴年馬月了……門“吱呀”一聲,被人輕輕推開,我冇有一點心理準備,冷不丁防的被嚇得一顫,腳步聲響起,由遠及近,我透過蓋頭細細瞧著一片紅色之中他的輪廓,好高呀,這麼大一坨。

他靠近了些淡淡的酒,氣散在了空氣中,香香的,是桂花的味道,就這麼仰著頭,他溫潤的聲音從我的頭頂落下,一邊說著,他一邊用喜杆挑起了我的蓋頭。

“抱歉,我己經儘可能的提早脫身了。”

他看著去掉了蓋頭的我愣了愣,連呼吸都變慢了幾分,我等啊等,也等不到他的下文,抬起了些頭,望向了他,入目的少年,一身紅裝乾淨,還有些青澀,一雙桃花眼微挑眼尾微微泛紅,幾分痞氣隱藏在他的眉宇之間,五官就算每一個單拎出來也好看,左眼邊還懶洋洋的歇著一顆淚痣,在白玉般的臉上。

怎的,我真是撿著寶了,這公子世無雙啊!

不過,他好似與我瞧見過的公子,有些大不一樣,彆家公子腦後都留著一條長長的辮子,連我阿爹也是如此優秀但他卻冇有,隻留著一頭烏黑的短髮,蓬鬆的,看起來和小狗一樣好摸,幾縷髮絲還不聽話的,俏皮的搭在他的額間。

傳聞誠不欺我,勾人死了!

“你今天辛苦了。”

他的耳朵不覺中染上了幾抹狐疑的紅,但又一本正經的……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