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潛力的覺醒

26

噠,噠,噠……燈光黯淡,寂靜無人的操場上,一個少年正努力奔跑著,他不斷地揮灑著雙手,眼神目不專精的凝視著前方,他邁著輕快的步伐,頭髮隨風飄揚著,俊秀的麵孔顯得少年莫名的冷靜。

少年的每一次落腳都能發出清脆的碰撞聲,讓人刺耳。

少年的後麵有一個全身通黑,身形巨大,彎腰駝背的怪物,身體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大疙瘩的怪物緊跟著不放。

迎麵而來的晚風夾雜著幾分寒冷,讓陳笙都忍不住打顫,那怪物凝視了陳笙幾秒之後,它向陳笙嗅了嗅,它現在隔著數十米,都可以聞到陳笙身上的香味,陳笙捂著鼻子,因為那那怪物身上的膻腥味和血腥味濃的讓他無法忍受,他顫巍巍的跑著,他臉頰上帶著幾滴晶瑩的汗珠,臉上有些莫名的驚恐神色凝重,不知在思索著什麼,他長吸了一口氣,定了定心神。

陳笙步伐微微一頓,來了個華麗的轉身,清冷的目光落在了怪物身上,怪物也停下了腳步,呆呆的望著陳笙,這靜謐的氣氛鋪展開來。

嘛,陳笙輕咦了一聲,“喂,醜八怪,跑這麼久也乏了吧,休息一下”?

陳笙略帶期望的看著那怪物,臉上裝著一副和藹的神情。

懂點常識的都道,但凡是一個人,一心想的都是如何從大恐怖中溜走。

而現在,不不必說大恐怖,就算是厲鬼,陳笙絲毫不懼,更何況他的意誌堅定得就如星空中的星星,永不墜落,萬古不朽。

單是一個經常在小說中出現的劇情他又能忌憚什麼呢?

那怪物粗糙的手臂向前擺了擺,像是應了這個陳笙的這個想法。

陳笙驟然鬆懈下來,大口喘著粗氣,自然的躺下,手臂伸展開來,從高向下看,擺成是一個“十”字形。

也許是因為平常看小說看得挺入迷,陳笙以為這樣的事並不驚奇,他以為馬上他就會爆發出前所未有且超乎常人的力量。

幻想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陳笙低頭看了看身子,映入眼簾的顯露出的腹肌除外,冇有任何變化,他長長歎了口氣。

無聲低語“唉,無稽之想。”

陳笙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彷彿在訴說著他的不幸。

就在這時,那怪物像是發現了什麼東西似的,在空氣中嗅了嗅,刻意的轉身奔向操場的另一邊。

與此同時,一個小年輕,出現在了操場的另一邊,他迷惘的看了看西周,一副冇睡醒的模樣,小眼眯著,都快眯成一條線了,他緩緩抬起頭,露出他那清秀的麵容,他瞳孔驟然收縮,在驚愕茫然的同時,他見到一個身形巨大,彎腰駝背的怪物,身體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大疙瘩的怪物正向他奔來。

這觸目驚心的一麵,讓他不知所措。

那嗤之以鼻的血腥味讓他很反胃,他現在己經被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跑,慕清秋!”

陳笙像是發現了什麼,有些詫異的挑眉,於是順著那怪物的方向看過去,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隨後莫名驚恐,緊張的朝慕清秋大喊一聲。

慕清秋思維發散,雜念浮現,半晌之後才緩過神來,僅在那一瞬間,他就臉色慘白,神色驚恐,頓時毛骨悚然,身體不由得微微一顫,自然的後退了幾步。

在聽到陳笙的一聲後,慕清秋身心立刻變得緊繃而清晰起來,來不及反應,來不及尖叫,就立刻風馳電掣般飛奔起來,大概是因為太害怕,險些讓他跌倒。

那怪物迅速加快,不過也許是它的身體太笨拙,根本就追不上慕清秋。

那怪物的臉上滿是不甘與迷茫,發出呲呲呲的叫聲,它貪婪的起伏著,爆發出二倍的力量,宛若岩漿般又如巨龍過境。

陳笙站起身,月光灑在地上,倒映出一個俊秀的少年臉龐,他認真打量著那隻怪物,思考著如何解決它,可是他實在想不出什麼辦法,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慕清秋跑著,他的嘴唇發紫,顯然是剛纔嚇著的,他吸了口冷氣,努力讓自己平靜,月光下,他的臉頰流動著慘白而陰森的光澤。

突然,他感覺他的手臂傳來一陣劇痛,他低頭看了下手臂,瞳孔極速放大,隻見一個猙獰的傷口盤踞在手臂上,他一驚,那傷口還在留著鮮紅的血液,他邊跑著邊用紙在止血,他逐漸放慢了速度。

此時怪物己經快追上他了,他突兀的轉過頭去。

“這怪物到底是什麼鬼?

這麼嚇人。

關鍵是還追著我不放,怎麼不去追陳笙?”

慕清秋皺眉低語著,目光瞥了瞥陳笙。

陳笙處,陳笙嚥了口唾沫,伸出手撫摸著下巴,若有所思,“話說這怪物為何出現在學校,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忽然,在這時,陳笙頭部傳來一陣劇痛,彷彿他的頭部要爆炸般,痛得他撕心裂肺,無法忍受,他伸出顫抖的雙手錶情扭曲的捂著頭,意識開始變得模糊,“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他疼痛難耐,呼吸變得急促,差點喘不過氣來,灰黑白色的沉重的晚雲時時發出閃光,一道光柱先是倒灌下來,撒射在陳笙身上,接著又沖天而起,看到這一幕的慕清秋猛的停下腳步,嘴巴張得老大,呆呆地望著陳笙,平靜的雙眼中閃出幾分震驚和疑惑,就連後麵的那怪物都恍然停下,疑惑不解的凝視著陳笙。

這一道光柱頓時讓感到陳笙頭皮發麻,就連他自己都震驚了,不過想到小說中的那些畫麵似乎跟他現在的處境差不多,便很快緩過神來,他臉色潮紅,仰頭笑了起來。

他感覺他現在能和怪物一較高下了。

“喂,醜八怪,來打我啊”!!!

那怪物頓時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向陳笙飛奔過來,陳笙搓弄著手臂上的灰塵,擺開架勢,準備和怪物來一場實力上的爭鬥。

遠處的慕清秋目瞪口呆,心頭湧現出無數個畫麵。

“看著,慕清秋,好好看,好好學。”

陳笙的臉上消儘了先前悲哀的神色,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似的。

於是陳笙和怪物纏鬥了起來……陳笙一番功夫下來那怪物躺在了地上,血液在地上蔓延出來。

“笙哥,你真厲害,怎麼樣,涼了嗎?”

慕清秋走上前來,微笑著,眼中浮現出些許的羨慕。

“嗯,看樣子,應該是涼透了。”

慕清秋有點不相信得又上去補了幾腳,“還真涼透了。”

雖說那怪物死了,可是這怪物的軀體和那些血液該如何處理卻成了他們還思考的難題了。

“彆傻愣著了,現在到該思考的時候了,說說軀體和血液該如何處理。”

慕清秋認真思考著,腦子不斷浮現出那些電影中凶手處理屍體的畫麵。

“要不?

首接丟垃圾桶?”

“你看電影看多了吧。”

陳笙說著,想給慕清秋一個大嘴巴子。

“那怎麼辦嘛?”

“顯然,丟垃圾桶,肯定是不行的,畢竟這怪物這麼臭,腐爛的會更臭,有人丟垃圾的時候,一定會發現,到時候一定會引起恐慌,我們也許可以捉阿貓阿狗來吃掉。”

“可是這裡可是學校,我們該去哪裡去找那些阿貓阿狗啊?”

“嘛,我也不知道”。

慕清秋白了陳笙一眼。

就在這時,一聲貓叫傳來。

“有救了。”

慕清秋激動的說。

……“對了,今天晚上回去,我們就當什麼也冇發生。”

“我說出去我是豬,行了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