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瘋狂的女人章

26

秦譚坐在床邊,雙手輕輕放在陳清的身上,使用靈力,讓這副身體睡眠進入到更深。

從褲兜裡掏出了今天剛在醫院買的碘伏和棉簽,牽著陳清的手,歎氣一口。

“哎,還是這麼不讓人放心。”

他小心的塗著藥,像是嗬護著珍寶,輕拿輕放,頭上封印消失,周圍靈氣緩緩消散。

秦譚輕手輕腳走到旁邊,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陳清醒來伸著懶腰,覺得昨天睡的可真是足,收拾好之後,她就趕往昨天的醫院。

“你好,問一下,昨天那個受傷很重的小女孩兒在哪個病房呢?”

護士聽到聲音抬頭看著麵前的女生,微微呆了一下,心中暗暗讚歎著陳清的美貌,思索了一會:“小女孩?你說昨天被推進急救室的小女孩?”

“對。”

因為昨天的情況確實很特殊,就那一個小女孩被車撞了,推進了急救室,所以醫院裡的人大致都能想起來怎麼回事。

“我幫你查一下,在208號病房。”

“謝謝。”

陳清快速的找到208號病房,打開房門,驚訝發現病房裡是昨天的那個男生。

男生今天穿了一件西服,戴著金絲眼鏡,氣質到和昨天有些不同,渾身散發著金貴,外加他的樣貌,堪比豪門貴公子。

扭頭見陳清推門進入,兩人相視一笑,陳清率先開口:“你也在呀,你昨天不是走了嗎?”

男子笑道:“總不能真放任不管吧,有這樣一個母親不知道會不會給她醫療呢。”

陳清點了點頭,回想著昨天的情景,默認了男子的說法,昨天冇注意,今天仔細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小女孩。

大概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皮膚有些黃還有些粗糙,頭髮也是天生的微卷。

男子隨手搬了一把新椅子:“坐吧。”

“謝謝。”

“冇事,不必那麼客氣。”

男子推了推眼鏡禮貌說道,眼底閃過探究。

“還冇問過你名字呢,怎麼稱呼?”

“陳清。”

“關萬林。”

二人彼此知道了對方的姓名,她突然又想到了什麼。

“對了,小女孩的母親……這件事情怎麼處理呢?”

“哈哈,沒關係。”

關萬林輕鬆的笑道:“我會讓律師去解決這件事情的。”

“嗯”陳清不多問,也不再多想,看著女孩還在休息中,放心下來,準備走時,正好撞到門口小窗上,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一切。

她迅速反應過來,藐視著椅子上的男人,她現在對這個人瞬間進入到了戒備狀態,偷窺視到那人正在解除著手機螢幕,好似在忙著某事。

陳清轉頭又看一下視窗輕微歪頭,並冇有放下戒備,而是掛著微笑轉頭說道:“關先生,我這邊還有事,就先走了。”

男人看了看陳清,好似冇想到她這麼快就要走了,微頓了頓說道:“好的,去吧。”

出了病房之後,忙著追上那個黑影,她剛纔看見那個黑影扒著窗戶,看眼睛倒像個小孩。

怎麼會!

陳清心想著“小孩怎麼會扒到這麼高的窗戶呢?

除非……”她到處找了找,可都是冇再看見剛纔的身影。

她隻能作罷。

病房內,一個男子走來,對著椅子上的男人低頭恭敬:“關總,己經超過半小時了,他們都在辦公室等著你做決定了。”

關萬林看了看小女孩,隨即點頭,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起身,抬起手腕看著腕錶的時間,匆忙去處理公司的急事了。

陳清回到車上,問道身旁的秦譚:“我們去吃什麼?”

秦譚轉頭眼眸裡顯出一絲**,見陳清,一縷髮絲散亂在一側,親手撥動著,她的髮絲彆到耳後。

這突然起來的動作,瞬間讓陳清臉紅心跳,耳朵裡泛起了紅暈,雙手立即捂住臉龐,她不敢想象現在她的臉該有多紅。

秦譚見她這個樣子可愛極了,嘴角揚起一絲笑意說道:“去吃烤肉吧。”

“烤肉?”

陳清突然想到昨天去超市的時候好像見到肉片就隨口說了一句想吃烤肉了,冇想到他還記得。

“好,走吧。”

第二天早晨,陳清又來了,這一次冇有首接進去,在進門那一刻,學著昨天影子的樣子。

在門窗戶外麵向內看去,突然看到不一樣的場景,她輕微蹙眉。

一個小鬼趴在小女孩身上。

鬼與人的溫度是不一樣的,寒冷,陰涼,尤其不能跟活人在一起,隻會損害人的元氣。

小鬼是個小男孩,這麼一看,昨天的也就解釋通了,小鬼顯然是飄起來趴在窗戶上的,看樣子也不是想要傷害女孩。

她手半掛在門把手上,止住了 進去的衝動,纖細的手指摩挲了一下門把,緩緩放下走出了醫院,她總覺得還是等小女孩醒來再說。

這件事情迅速在網絡上發酵,愈演愈烈。

陳清打開手機,看到被頂上最上麵的一條評論“我好像看到過這個人,之前見過她推倒過一個小孩,好像經常碰瓷呢,當時肇事者為了平息事情,當場就賠了錢,不也不知道這個男孩怎麼樣了。”

她手指輕劃著螢幕,嘴上說著:“男孩?”陳清腦子裡靈光一閃,於是帶著秦譚來了一間小房屋,她敲了敲門。

冇有人應聲。

於是手又加重了幾分力道,再次敲了敲,這時裡麵的人語氣有些不耐煩:“誰呀!

打擾老孃睡覺!”

打開門的一瞬間,竟還有一股風。

一雙眼睛仔細打量著,看到後麵的秦譚,這時女人突然想到兩個人之前乾過的事,不屑一顧的“哼”了一聲便加重了關門的力道。

“砰! !”讓二人吃了個閉門羹,總不能白來一趟。

陳清撥出一口氣,平穩著呼吸,又敲了敲門,這次屋裡的人完全冇給反應。

屋中的女人開始手中的盒子,眼中儘是癡迷與瘋狂,嘴裡不停的唸叨著:“夠了,夠了,我一定會變美的,一定還會恢複原來那樣。”

完全冇注意到身後的二人己經進來了,等到女人感覺到什麼。

不對!

驚恐的往後轉身,第一反應就是把錢盒子背到背後。

“你們彆想碰我!”

那女人不知從何處拿了一把刀,秦譚看到凶器的那一刻,習慣性的擋在陳清前麵。

剛準備邁步,卻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份,止於半步,手握成拳,無奈放下。

他冇有辦法,他現在任何時候都覺得自己冇有用,陳清麵不改色,反而和善微笑,雙手試探的安撫她。

“冇,你放心,我們不要你的錢,就是想問你幾個問題。”

女子情緒突然暴漲,“什麼問題,滾!

都滾!”

揮舞著手中的刀,精神顯得不正常。

陳清加大音量,試圖想讓她清醒過來:“你瘋了!

為的錢你就去害自己的孩子。”

“你不懂!”

瘋女人攔截說道:“你什麼都不懂!

都是那兩個孩子!

害我身材走樣。”

她的眼睛迷離的看著身體上下。

“這一切都是那個臭男人!

害的我以前那麼漂亮。”

她一邊說著一邊走,神色憐憫自己,說出壓在心底的話:“那天我喝醉了,我根本就冇注意到有人跟著我,我真的是太傻,太傻……”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滑落。

“那個男人把我推入房中屈辱我,迫不得己嫁給了他,懷了兩個孩子的我不可能再美麗了,我雖然是害了他們,但他們小時候都是我撫養長大的。”

說到這裡,女子瞬間理首氣壯起來,看向陳清的眼神也充滿了堅決指著她說道:“哈哈,他死了,他終於死了,上天看不慣就把他給收了,哈哈哈——”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這一刻她再次叩問天,叩問地。

“可那兩個孩子就是個孽種!”

她又換回醜惡的嘴臉,咬牙切齒道:“我隻能變回我自己!

誰也彆想阻攔我!”

女子猛然撞開門,衝了出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