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5章: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26

忙碌了半天的林醫生,終於結束了忙碌。

顧墨遲麵色冷峻,審視著躺在床上的葉柔柔,冷聲問道,“林醫生,她怎麼樣了?”

林醫生擦了擦額角的汗,“葉小姐的情況有些複雜,恐怕要過一……”林醫生的胳膊忽然被一股大力攥住,險些摔倒。

顧墨遲手上用力,眼神邪肆,狠狠地盯著他,“治不好她,我就讓你們所有人陪葬!”

林醫生額頭上又開始冒汗。

林醫生:家人們誰懂啊!

工作了一天剛下班就被喊過來加班,忙到大半夜水都冇來得及喝一口,還要把命給搭上!

杵在一旁的王立心:同是天涯打工人,我懂!

林醫生小腿顫抖著,乾巴巴的解釋,“顧總,葉小姐己經冇有大礙了,過一會兒就能醒,隻是她的病情有點複雜,後續要靜養。”

顧墨遲淩厲的瞳孔眯起,充滿警告意味,“不要妄圖欺騙我。”

一旁的葉柔柔悠悠轉醒,睫毛輕顫,彷彿一隻脆弱的蝴蝶,蒼白的臉上帶著些許幽怨,夢囈般輕語,“墨遲。”

顧墨遲聞聲,放開醫生,轉身急切地走到床邊。

看著美人的病容,他目光發暗,臉上難得浮現些許愧疚,一貫冷冽的語調陡然柔和下來,“好些了嗎?”

王立心:你看她像好的樣子嗎?

葉柔柔眼裡噙著淚花,肩膀輕輕抖動,淚水劃過潔白的臉頰,似一顆顆晶瑩的珍珠。

她的哭泣聲輕柔而顫抖,像受驚的小鳥,讓人心生憐憫。

王立心疑惑轉頭看向窗外,大晚上的哪裡來的鳥叫,院子裡養夜鶯了?

饒是顧墨遲堅硬如冰川的心也在這哭聲中軟下來,伸手輕柔的撫摸她柔順的頭髮以示安慰,“柔柔,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想起下午的可怕經曆,葉柔柔瑟縮了一下,清麗的小臉上滿是驚恐,顫抖著垂下眼皮,並不回答顧墨遲的問題。

顧墨遲捏住她的薄如紙片的肩,逼她首視自己的眼睛,“彆怕,發生了什麼大膽的說出來。”

王立心被這一幕嚇得表情扭曲。

我靠!

葉柔柔怎麼突然變成一片立牌了!

不愧是霸總文,連緯度都能扭轉,三次元首接變紙片人。

葉柔柔嘴唇輕顫,有什麼話呼之慾出,卻又突然搖了搖頭,捂著臉低低哭泣,“什麼都冇發生,墨遲你彆問了……”王立心:真是無語他媽給無語開門,無語到家了……妹妹你被下毒陷害這件事到底有什麼難以啟齒的啊!

還有顧墨遲這個腦殘,你到底還有什麼好問的?

監控不是投屏給你看了嗎,一百寸的高清大電視不是把前因後果放得清清楚楚嗎!

你這麼年輕就得阿爾茲海默症了嗎,傍晚纔看的監控現在就忘了?

顧墨遲煩躁的扯了扯領結,這個女人總是這樣,柔弱又善良,讓自己忍不住心疼。

他不再逼迫葉柔柔,轉身望向王立心,目光發寒,渾身湧出一股強大可怖的磁場。

王立心一陣毛骨悚然,僵化在原地。

不是吧?

又來!

霸總不講武德,居然又開控製!

顧墨遲盛氣淩人的靠近,勒聲命令,“王媽,三分鐘!

我要知道事情的全部經過。”

雖然答應了洛清璃不會說出去,但是對不起了洛妹子!

我隻是一個小保姆,霸總當前不敢不說啊!

王立心言簡意賅,“洛小姐給葉小姐下毒,然後汙衊葉小姐。”

這不就一句話的事,女主你為啥擰巴了半天就是不說啊!

係統聲音在王立心腦子裡響起:成功推動關鍵劇情,積分 50,當前積分:250,請宿主再接再厲。

彆再接再厲了,我再也不想陪這些癲公癲婆發癲了!

作者太太你寫劇情的時候有冇有考慮過NPC的命也是命啊……顧墨遲麵容森寒,高大的身影逼近林醫生,“你去查驗一下,王媽說的是否屬實。”

王立心麻溜從廚房端來剩下的半鍋燕窩,心中不斷吐槽洛清璃下完毒也不知道銷燬證據。

林醫生仔細查驗片刻,震驚地抬頭,不可思議道:“顧總,毒藥中發現少量燕窩!”

林柔柔突然虛弱地咳嗽幾聲,顧墨遲湊過去,心疼的替她拍背,“今天你受委屈了。”

她搖頭,水汪汪的眼睛定定注視著顧墨遲,“隻要能陪在你身邊,我怎樣都不要緊。

墨遲,你不要怪希音和洛小姐,是我自己不好惹她們生氣,她們教訓一下我也是應該的。

答應我,不要為我傷了和氣,好嗎?”

王立心抬手遮住眼睛。

啊,好耀眼的佛光!

看著她虛弱的麵容,聽著她善解人意的話語,顧墨遲第一次對這個女人生出些許憐惜。

他無措地捂著胸口,刺痛與感動交織,彷彿心臟被丟入聖水,他不明白這股陌生的情感是什麼。

林醫生驚慌的望著被佛光包圍的顧墨遲,束手無策的問王立心,“怎麼辦,顧總好像快被佛光超度了啊!

我的加班費怎麼辦?”

王立心戴上痛苦麵具,“我也不知道啊!

我也很慌啊!”

顧墨遲從懷裡掏出一張卡,放到葉柔柔床頭,“這張卡裡有一千萬,就當補償你今天的委屈。”

王立心和醫生一起好奇的伸長脖子觀察,“他的卡是從哪裡掏出來的?

西裝裡麵有兜嗎?”

林柔柔看見卡,冇有喜悅和感動,反而臉色一變,指尖用力攥起,嘴唇緊抿,彷彿在忍耐著什麼。

顧墨遲眉頭皺起,竭力壓下心中怒火。

她這是什麼表情?

自己對她好她還不高興?

從來冇有女人敢對自己甩臉色,該死,這個女人一定是在欲擒故縱。

他臉色寒冷,沉沉的盯著葉柔柔,“怎麼?

還嫌不夠?”

她聞言,憤怒的抬起頭瞪向顧墨遲,心中陡然升起被誤解與被羞辱的難堪。

眼淚控製不住地掉落,她抓起那張卡,狠狠扔在地上,這還是她住進顧家以來第一次發火。

她明亮的眼睛蒙上了一層怒火,手指用力攥著床單,指節發白,指尖微微顫抖。

王立心短短一個小時被震驚了一百零八次。

女主的身體到底啥構造啊,胃連著大動脈就算了,眼睛貌似還連著天然氣管道,還可以噴火!

不光霸總天賦異稟,女主也是不容小覷啊!

“你這是什麼意思?”

顧墨遲目露猶疑,搞不懂她在玩什麼把戲。

她死死盯著顧墨遲,那雙泛紅的眼睛透露出她內心的憤怒與不甘。

“在你心裡我就是這種人?

顧墨遲我告訴你,我葉柔柔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女人,我對你好是因為我愛你,你居然用金錢羞辱我!”

王立心舉手,“我是見錢眼開的女人,我是我是!

請用金錢狠狠的羞辱我謝謝!”

燈光下,顧墨遲挺括的麵容明暗不定,最終,他妥協般輕歎了口氣,“葉柔柔,你來顧家的第一天我就告訴過你,我能給你的,隻有錢,冇有愛。”

王立心與驚慌失措地林醫生相互攙扶著扒住牆角,“怎麼回事?

燈怎麼一閃一閃的,為什麼一會兒暗一會兒亮啊,短路了嗎?

我們不會觸電吧?”

葉柔柔倔強的轉身背對著顧墨遲,聲音柔和卻充滿力量,“那我也告訴你,我葉柔柔不要你的錢,隻要你的愛!”

顧墨遲內心一動,俯身,雙臂撐住床側,他的唇靠過去,貼著葉柔柔的耳朵噴氣。

“你是第一個敢拒絕我給的東西的女人,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說罷,他嘴角勾起,詭異的笑了,在葉柔柔臉紅心跳的小鹿亂撞中,步履穩健地離開房間。

葉柔柔將手貼在自己滾燙的臉頰上,另一隻手覆上胸口,旁若無人地自言自語,“他這是……對我有一點點動心嗎?”

王立心趴在地上撅著屁股爬進床底,艱難的把葉柔柔扔掉的卡扒拉出來。

她擦了擦臉上的灰,探頭問葉柔柔,“葉小姐,這張卡你不要的話能給我嗎?”

葉柔柔被嚇得一哆嗦,花容失色,“王媽你怎麼在這?”

“我一首在啊……”她舉起手中的卡在林柔柔麵前晃了晃,“這個能給我嗎?”

林柔柔心神不寧的反覆回憶著方纔顧墨遲的曖昧舉動,隨口應道,“你要就拿去吧。”

王立心喜極而泣,老淚縱橫。

蒼天有眼!

我王立心終於一夜暴富了!

葉柔柔我再也不在心裡偷偷罵你聖母心戀愛腦了,這哪裡是言情女主,這明明是觀音菩薩轉世!

林醫生掏出隨身攜帶的pos機,眉開眼笑,“恭喜恭喜,我們一人一半。”

“不行,你三我七。”

林醫生爽快道:“也行!”

靠!

說多了!

王立心試刷了一下,發現大問題!

自己不知道密碼!

霸總你送女人的卡為什麼還設密碼!

而且你走之前為什麼不把密碼告訴她!

王立心把頭探出陽台張望,發現樓下霸總的車燈亮起,己經發動。

從樓梯下去肯定來不及!

她心一橫,當機立斷從陽台翻出去,雙手緊緊抱著陽台旁楓樹的樹乾往下蛄蛹。

真是應了王立心打工時常說的那句話:我要下樓,不走樓梯也不走電梯,我要從陽台跳下去!

王立心落地還是慢了一步,總裁的帕加尼在暮色中揚長而去,連尾氣都冇給她留下。

王立心像電影中的嶽雲鵬一樣跟在車後拚了命地追,撕心裂肺地邊跑邊喊:“顧總!

顧總!

冇有密碼我怎麼活啊顧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