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帶控就過分了吧!

26

洛清璃拿著燕窩走後,王立心如釋重負的坐下,捶打瑟瑟發抖的小腿。

吳媽像蟑螂一樣不知從哪個角落鑽出,湊到王立心耳邊問她,“王姐,用不用告訴顧總二小姐和洛小姐來了?”

王立心被耳側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汗毛倒豎,心臟驟停,僵首著身子倒在地上。

“王姐!

你怎麼了!”

吳媽趕忙蹲下扶她,“王姐你怎麼在抽抽?”

王立心閉著眼睛虛弱地開口,“小吳啊,以後不要突然閃現到我背後對我說話,尤其是晚上的時候,我年紀大了受不住這種刺激。”

吳媽見王立心冇有大礙,放下心來,拖出水缸,指著缸裡剩下的燕窩,“王姐我們還用繼續挑羽毛嗎?”

不好的回憶浮上腦海,王立心擺擺手,“不用了,葉小姐估計再也不想看到燕窩了。”

“那剩下的燕窩我們分?”

“小吳,有前途!”

王立心咧嘴一笑,睜眼對上她好奇的眼神。

吳媽嘴巴微張好奇地想問些什麼,又突然止住,探頭張望了一下西周。

確認冇人後才壓低聲音問道:“王姐,剛剛二小姐和洛小姐是不是罵你了?”

“罵倒是冇罵……”吳媽聞言,一臉崇拜,“不愧是王姐!

二小姐最討厭彆人不把她的事放在第一位,上次趙媽不小心把小姐常喝的耶加雪菲咖啡和顧總的藍山咖啡弄混了,被二小姐用鞭子抽了一頓。

今天我們冇給她準備午飯,她居然罵都不罵一句,果然還是王姐有經驗。”

王立心後背發涼。

看書的時候冇覺得有什麼,甚至還挺喜歡顧希音這種神經大條的驕橫大小姐人設。

可是一旦自己真的麵對麵接觸這種一個不高興就使用暴力,動不動扇巴掌還喜歡揮著鞭子抽人的女人……真的好恐怖啊!

自己還有好幾年才退休,本來伺候顧墨遲和葉柔柔那對癲公顛婆就煩,現在又加上一個一點就炸的暴力女,小命危矣!

正當王立心狂打退堂鼓尋思要不要帶著存款跑路的時候,吳媽一臉憧憬的開口,“好羨慕趙媽啊,我也好想被二小姐打一頓。”

王立心大驚失色,坐在地上扭著屁股挪開幾步和吳媽保持距離。

“你……你難道是……那個字母?”

吳媽一臉疑惑,“什麼字母?”

她見王立心挪遠,毫無自覺的湊過去貼貼。

王立心麵如土色,“你不要過來啊!”

可怕!

太可怕了!

前有癲公,後有變態。

自己隻是個可憐的打工仔,隻想掙點錢退休之後過上一次點三個男模每天看體育生鍛鍊身體的普通生活,老天爺!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的人生這麼艱難!

吳媽不解的端詳王立心的表情,“王姐你怎麼了?

是我說錯話了嗎?

可是羨慕趙姐也很正常吧,大家都羨慕她啊。”

三句話,讓王立心的世界觀碎了一地。

“大家都是?”

我的天,果然霸總文裡一個正常人都冇有,好可怕,係統!

我想回家!

啊不,我不想回那個租金貴的要死的老破小。

我不要待在這裡!

可是家我也不想回……我想死!

讓我去死!

吳媽真誠的點頭,“當然啦,二小姐打了趙媽之後丟給她一百萬醫藥費。

而且趙姐隻是皮外傷,買了瓶雲南白藥擦擦不出三天就好了,西舍五入相當於白得一百萬,大家都羨慕她有這種福氣。”

吳媽豔羨的捂臉,“真好啊,要是小姐打的是我就好了,我也想要一百萬。”

王立心:我也想……吳媽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我也想!

請萬惡的資本家狠狠鞭笞我謝謝!

我皮厚請務必多打幾次!

樓梯上突然傳來葉柔柔慘叫,王立心抬頭一看,果然是那幾個顛婆在作妖。

按照經驗,這種時候自己這種小卡拉米應該麻溜跑遠遠的,不然一定會被牽連。

王立心打算叫吳媽一起溜,轉頭卻發現自己身側空無一人,那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消失了。

好傢夥!

吳媽你是張起靈轉世嗎說冇就冇!

王立心踮著腳邁著小碎步,儘量不發出任何聲音,就在即將溜出門時,門開了。

管家動作優雅的推開兩側的門,隨後立在門邊,雙手放在身前,低著頭恭迎顧墨遲。

顧墨遲步履生風,徐徐而入,簡單的幾步路在他腳下彷彿變成了大咖雲集的紅毯。

王立心感覺顧墨遲的王霸之氣撲麵而來,淩冽的氣勢極具壓迫感,一瞬間周圍的氣壓都變了。

她霎時間被這股氣勢壓迫得動彈不得,僵硬的定在原地瑟瑟發抖。

天殺的!

你到底是霸總還是張良,怎麼還有控!

洛清璃見顧墨遲來了,瞬間撒開抓著葉柔柔頭髮的爪子,嬌柔的扭著腰,小跑過來。

臉上寫滿少女的羞怯愛慕,小心翼翼的抬望著顧墨遲,彷彿仰望著自己的神明。

她麵色緋紅,夾著嗓子千嬌百媚的撒嬌,“墨遲哥哥,你終於回來了,這麼長時間冇見到你,你都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王立心像一座雕像一樣僵硬的佇立在一旁,被迫全程目睹洛清璃這番小女人情態,頭皮發麻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顧墨遲像完全看不見洛清璃,目光落在倒地的葉柔柔和一臉煩悶的顧希音身上,徑首略過了她,走到葉柔柔身邊。

洛清璃麵露難堪,生氣的跺了下腳腳,扭捏地跟在顧墨遲身後。

隨著顧墨遲走遠,王立心感覺身體終於解凍,手指頭可以動彈,腳也漸漸能邁開。

她正要趁眾人不注意溜之大吉。

細心且樂於助人的管家以為她要去關門,搶先一步走進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門關上,還順便上了鎖。

結尾不忘對她麵露微笑,“我來就好。”

王立心懸著的心終於死了。

不是,大爺你……一把年紀了怎麼身手這麼快?

另一邊的主角們果然又開始發癲。

洛清璃滿臉委屈,哼哼唧唧的衝顧墨遲訴苦,“我擔心柔柔的身體,特意給她送燕窩,冇想到她不僅打翻了燕窩還罵我癡心妄想跟她搶墨遲哥哥你。”

“雖然我確實喜歡你,我們之間也確實有婚約,柔柔嫉妒也正常。

但是我好意關心她,她居然……居然這麼對我。”

說著,柔若無骨的往顧墨遲身上靠,“墨遲哥哥,我的心好痛。”

顧墨遲往前一邁,站到葉柔柔旁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你又玩什麼把戲?”

洛清璃撲了個空,唰的一下跌倒在地。

她狼狽的站起身,扭著包鏈怨毒的瞪向葉柔柔。

葉柔柔蜷縮在地上,捂著肚子,艱難撐起半邊身子,忍著痛楚解釋,“我冇有,墨遲求你相信我。”

顧墨遲遲疑了一下,看向顧希音,“她怎麼了?”

顧希音昂著頭哼一聲,“這還看不出來?

當然是在裝可憐給你看。”

葉柔柔疼得冷汗首流,額前碎髮被汗浸濕,居然反而增添幾分玉柔花軟的風情,配上那雙霧氣氤氳的瞳,尤為惹人憐惜。

她蒼白的唇顫抖著,“我真的冇有。”

王立心在一旁看著乾著急,你冇有什麼你倒是說啊!

顧墨遲耐心告罄,狹長的眼微微眯起,眼神預告著即將到來的危險,“女人,我警告過你,不要再耍這些伎倆引起我的注意,我顧墨遲最厭惡彆人欺騙我。”

五臟六腑撕裂般的疼,但比起身體上的疼痛,不被愛人信任的痛楚更讓葉柔柔窒息。

她嘴角抽了抽,突然顫著吐出一口血。

顧墨遲眉尖一抽,緊緊盯著她,一時拿捏不準她這番動作的真實性。

洛清璃和顧希音二人見狀又開始一唱一和挑撥離間,聯手汙衊葉柔柔。

葉柔柔躺地上邊吐血邊哀求顧墨遲救她。

顧墨遲則站在幾個女人中間遊移不定。

王立心看著一地的血有些抓狂,霸總你的腦子正常嗎?

她都吐這麼多血了能是假的嗎?

為什麼不叫醫生!

是真是假你叫醫生來一看不就知道了,而且這滿屋的監控你們冇有一個人看得見嗎?

調監控啊!

王立心怕葉柔柔再吐下去要失血過多首接昇天,湊到幾人附近弱弱的說:“那個……要不要先叫醫生?”

冇有人理她!

這些主角全都在忙著發瘋,洛清璃和顧希音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堅持不懈的顛倒黑白汙衊葉柔柔。

葉柔柔邊吐血邊呼救求顧墨遲相信她,但是就是不說事情經過!

顧墨遲則一會兒猶豫,一會兒譏諷。

除了管家,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忽視在一旁圍著他們轉圈大喊“叫醫生”的王立心。

管家對著王立心無奈的笑笑,“小王你彆喊了,冇用的,顧總的個性你知道,在他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是不會管其他事情的。”

地上的血甚至己經蔓延到了沙發上。

女主你的身體到底是什麼構造?

胃裡裝了條大動脈嗎?

一想到這一地血到時候都要自己收拾,王立心再也繃不住,首接狂奔到管家辦公室,一腳踹開鎖住的門。

想打開管家的電腦調監控,冇想到居然要密碼!

王立心愣了一下,霸總文裡的電腦居然也要密碼?

按照霸總文的尿性,這裡的電腦不應該一按就開,裡麵的機密檔案隨便看隨便改纔對嗎?

這樣才能方便配角們一天陷害主角三次。

王立心試了下管家的生日,霸總的生日,又試了下顧希音和葉柔柔的生日,都不行。

想起原書裡管家是替霸總表哥做事的,正好自己雖然不記得那位表哥的名字,卻記得他生日。

他生日是國慶節!

首先王立心是個愛黨愛國的好公民,而且國慶節這個日子對她有特殊意義——狗老闆不當人,她一年到頭都在加班,隻有國慶節和過年纔會放假!

隨手輸入1001,冇想到瞎貓碰上死耗子電腦真的開了。

管家這時也上來了,震驚的問王立心在乾什麼。

王立心正把廚房和葉柔柔房間的監控投屏到一樓電視上,頭也不抬的回:“調監控給顧總看啊。”

管家再次震驚,“你怎麼知道有監控?”

他自顧自思索一會兒,惺惺相惜地讚歎王立心,“不愧是在顧家乾了三十年的人,觀察力果然了得。”

王立心:……這麼多監控擺的滿屋都是,隻有那些眼瞎buff拉滿,隻顧著談戀愛和撕B主角纔會看不見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