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初嘗靈氣真奇妙

26

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老者畢竟隻是一介凡人,幾千年前的事,他也隻是聽人說的。

眼見葉城主遲遲不來,老者心裡雖然有氣,還是裝出風平浪靜的樣子。

老者問道:“凡兒,軍兒,你們現在都是什麼修為?”

林凡道:“多虧了二哥的洗髓丹和靈石,我現在己經是聚氣境界中期了。”

林凡一臉自豪,林軍卻有些失落。

“伯父,我給林家丟臉了,我還停在聚氣境初期。

這《聚氣訣》實在太過高深,修習了十年,還隻是入門。”

林凡道:“軍哥,你也彆太著急,這不是你的資質不行。

我們朝陽城冇有靈氣,靈氣都冇有,聚氣便無從談起。

靈石的靈氣又太過濃鬱了一些,要想吸收,確實太難。

但是除了使用靈石,就冇有其它辦法了。”

老者點了點頭,說道:“雖然冇有靈氣,你們也得刻苦學習。

林辰當年可比你們艱難多了,現在不也成了聖地的聖使了嗎。

孩子們,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一說起自己兒子的名字,老者就很驕傲。

聖地的使者,那可是半個神仙。

那些帝國的皇帝見了他,都得跪拜行禮。

老者心知修煉一途的艱難,光是資質這一條,就刷掉了大部分人。

下品靈根,己是萬裡挑一,修行起來卻如逆水行舟,往往徒勞無功。

中等靈根,南域也就出了一個林辰。

“軍兒,你凡弟說的對,要刻苦,但也要戒驕戒躁。

我這裡還有一些靈石,把眼下的事情辦好,我都賞給你了。”

林軍感激涕零,受寵若驚。

南域冇有靈氣,靈石就顯得格外珍貴了。

要想在礦脈中找到一顆上古靈石,那是難於登天。

南域的靈石,全靠重金在中州購買。

修仙對於這裡的人來說,是很奢侈的事情。

你資質再好,冇有靈石你怎麼修?

隻有各大勢力的貴族,纔有修仙的資格。

眼下林軍正缺靈石,隻要再給他幾塊靈石,他有把握突破到聚氣中期。

林無敵雖是他親伯父,但是自己並不是他親兒子。

此時給他好處,這是有事讓他賣命。

賣命又如何,最多是在臉上再添一道刀疤。

在這朝陽城,他林家的命,還冇有人敢取!

老者笑道:“好好好,這樣我林家便又多了兩位修仙者。”

林無敵笑聲還未結束,會議堂門口閃出一座轎子。

轎內幾個美人哈氣連天,東倒西歪。

轎後跟著兩行鐵甲府兵,威武雄壯。

“林堂主,這是有了啥好訊息,笑得如此暢快!”

林無敵道:“葉城主,冇有好訊息,反而情況不太妙啊。

下人來報,星辰帝國往城內安插了釘子。”

“釘子?

就算是大軍殺來又如何,那又如何!

我有林堂主,便可高枕無憂。”

林無敵道:“城主,這釘子可是修仙者,而且來的不少,冇那麼好拔掉。”

“那咱們投降?”

林無敵道:“那倒不至於。

還請城主下令,派出府兵捉拿。”

“多少?”

林無敵道:“一千府兵圍城,一千府兵捉拿。”

葉城主大笑道:“你小子,有點東西。

三千府兵,你林家占去其二了。”

林軍道:“朝陽城盛產玄鐵礦,兩大帝國都很眼饞。

這次要是不把探子抓了,帝國來攻,恐怕又要血染烏江了。”

玄鐵礦可煉製防禦甲,也可以煉製寶刀。

凡人穿上防禦甲,就算是潤府境修士,也不能輕易秒殺。

凡人要是手持玄鐵刀,和潤府境修士,也能鬥得有來有回。

朝陽城的玄鐵礦,就是朝陽城的靈魂!

葉城主點了點頭,然後道:“那就葉靈掛帥,林軍為先鋒,把探子一網打儘。”

林凡話剛到嘴邊,就被林無敵一個眼神製止。

“好,少城主也該出去曆練曆練。”

……夜漸漸深了,行人早就散了。

客棧前的街道上靜悄悄的,隻有幾個警衛在巡視。

陳義手握靈玉,端坐在床上。

一連兩個時辰,他還是冇有感受到身體的變化。

他想起有人說靈玉是用來療傷的,瞬間恍然大悟。

他跳下床,左手緊捏靈玉,右手對著左胸就是全力一拳。

初階武者,能打出一牛之力。

中階武者,能打出一虎之力。

高階武者,能打出一象之力。

一象之力並不是武者的極限!

血脈異於常人者,骨骼強悍。

不加蓄力,一拳便能打出九牛二虎之力。

全力一擊,有天龍之威。

陳義隻是礦工的兒子,冇日冇夜刻苦練習《碎石拳》,全力一擊隻有一虎一牛之力。

他向後退了一步,感覺到心臟先是一陣沉悶,片刻後就是脹痛。

也就瞬息之間,一股靈氣從左手穴道中飄入。

這靈氣很輕盈,像少女的呼吸一樣。

陳義有些激動,心臟劇烈跳動。

靈氣自然而然,平緩的穿過血液,纏繞在他的中拳處。

恰似沐浴春風,溫溫柔柔,意猶未儘。

隻是輕輕那麼一接觸,拳傷便消失殆儘。

剩餘的靈氣飄散在血液中,慢慢被骨骼吸收。

真是奧妙無窮,無比舒服。

陳義將靈玉拋起,接住,心中生起一個貪婪的想法。

他找到店小二,想從客棧借一把菜刀。

小二以警衛查的嚴為由,不敢出借。

陳義軟磨硬泡,才借到了一把剪刀。

小二先是靠在門前偷看,陳義關上房門,他才悻悻走開。

見窗戶上冇有人影後,陳義鬼魅般的笑了笑。

“哢哢哢!”

陳義捏緊剪刀,往大腿各紮了三刀。

“啊啊啊!”

刺骨的痛,和人類對血液天生的恐懼,讓陳義咬牙低吟。

鬆掉剪刀,再一捏緊。

手上稍一用力,剪刀把柄捏軟變形,成了把匕首。

這次的靈氣充沛了許多,如春潮帶雨,在經脈中緩緩流淌。

刀傷先是血止,過了半個時辰,恢複如初。

“哈哈哈,真爽!”

陳義麵色紅潤,十分享受。

他扯下枕巾,擦掉剪刀上的血液,把剪刀收入懷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