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陳平的過往

26

“走,我帶你去,有我在,冇人敢欺負你。”

“好!”

有這位哥哥在身邊,陳天涯感覺非常有安全感。

“對了,陳平哥,你這幾年都去哪了?”陳天涯突然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陳平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沉默了一會兒。

“那我就告訴你吧。”

陳平道,“我其實並不是天教宗弟子。”

“什麼?!”

陳天涯很驚訝,因為在他印象裡,天教宗是不容納除本門親屬和嫡傳弟子外其他弟子。

“我是個孤兒,從小無父無母,隻能到處流浪。

一年冬天,我找不到食物和禦寒的地方,暈倒在了冰天雪地之中,那時我都以為我要死了。

可以,一位老者將我抱起。

那個老者也就是天教宗上任宗主——陳謀勇。

“我在天教宗生活的很好,陳謀勇給我覺醒天教弓靈器。

弟子對我很熱情,冇有因為我是外人而排斥我,後來你出生了,更加堅定了我要留在這裡的決心。”

“那你為什麼要走?”此時,陳天涯呆滯住,喃喃地開口。

“後來,陳謀勇逝世,陳之敏,也就是現在的宗主繼位。

邪道得知訊息,對我宗開展戰爭。

我宗措不及防,艱難應戰。

雖然有正道其餘宗門的幫助,但那一戰,我宗傷亡慘重,元氣大傷。

一些和我一樣的外人覺得天教宗即將滅門,於是想要起義,自己當家做主,結果被鎮壓。

我們也失去了陳之敏的信任,被逐出宗門。”

“這不怪師父。”

陳天涯此時己哭成淚人,他怎麼也冇想到,陳平的遭遇竟是這般痛苦。

“我從冇怪過陳之敏,隻是恨那些起義的外人。

要不是他們,我也不會如此。”

陳平用力的捶向旁邊的樹,彷彿在捶那些人。

“不過靈器冇有廢,我憑藉著堅持不懈的努力,將天教弓修煉至了巔峰。”

陳平右手一抬,一把亮的發光的弓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這把弓全身上下發出尊貴的氣息,這,便是天教宗頂級弓箭——天教弓。

“哇!

我第一次見到天教弓啊。

師父也纔是聖龍弓啊。”

陳天涯激動的說,心跳的非常快。

一般弟子都很難見到天教弓,更彆說自己能修煉到天教弓了。

可以說,天教宗的弟子能見到一眼天教弓都是三生有幸的,可見修煉到天教弓的難度之大。

“我們到魔鬼森林了!”

陳平說。

陳天涯光顧著激動,對眼前的情況全然不知,這也是對陳平的一種信賴。

在他們眼前,是一個與邪道完全不同的森林。

這裡非常明亮,植被比邪道少,處處呈現出一種光明的感覺。

“小心點兒,彆被景色迷住。

有些美好的事物反而更加危險。”

陳平提醒道。

兩人小心翼翼的森林深處走,試圖尋找到陰陽至寶。

突然,一架橋出現在兩人麵前,橋前的牌子上寫著“誅仙橋”。

“什麼誅仙橋,就是騙人的。

陳平哥,走!”

陳天涯說完就往橋那邊走。

“危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