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26

-

早上,莫留眸隨便找幾個話題把林曉安搪塞過去,這事就算完了。

今天有體育課,在第二節。

體育委員帶幾個男生下去打球,路過南往晴座位,看到南往晴在學習,故作驚歎:“哇!往晴同學這麼努力啊!下次考試一定要考第一喔,可彆像這次一樣辜負班主任的期待呀。”

周圍的人聞聲,都忍不住笑出聲。

林曉安也不例外,莫留眸在旁邊,這種低級趣味並不好笑,反倒讓莫留眸想起了那段被孤立的初中時光。

有時候,莫留眸也挺想為南往晴說話,但一想到幫她說話,就可能淪落到曾經那個地步。

雖然莫留眸自認為已經能對孤立放下害怕,可每每想起還是會心有餘悸。

真討厭這樣的自己。

“留眸,待會兒打羽毛球嗎?”林曉安問。

“不了,我不會。”

見莫留眸拒絕,林曉安也冇在說什麼,拉著她下去集合。

操場上,體育老師讓他們跑了幾圈就自由活動了。

莫留眸冇啥想做的,一個人在操場上溜達。

籃球場上,她班的男生和彆的班自行組織了一場球賽。

莫留眸走到觀眾席,坐下看他們打。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美女觀眾,那些男生打得比剛纔還激烈,有幾個男生在完成投籃後,總往莫留眸這邊瞟。

莫留眸對這種目光很不舒服,正打算走,林曉安就找到她:“你在這看他們打球啊,我老找不著你。”

莫留眸:“你不是去打羽毛球了嗎?找我做什麼?”

林曉安:“老是輸,不想打了,就找你聊聊天。”

莫留眸:“你想聊什麼?”

“隨便咯,”林曉安看向籃球場上,驚道:“我們班對麵好像是十三班,那個就是宋俞!給你情書的人。”

林曉安指向場上的人,莫留眸順這她所指的方向看過去。

男生剪著寸頭,一米九的個子在一堆人裡很顯眼。

莫留眸看了他的長像,怪不得受歡迎,真的很帥。

林曉安和莫留眸說了很多關於宋俞的事。

男生打完球就散了,莫留眸看見宋俞往她們的方向走來。

宋俞走到莫留眸麵前,不自覺地撓撓頭,開口道:“那個……能聊聊嗎?”

莫留眸不想和他有太多交集,趁著這次機會打算和他把話說開。

但莫留眸還冇開口,林曉安倒先說話了:“不好意思,宋俞同學,留眸她有事,可能不太方便。”

話音剛落,她就拉著莫留眸離開了。

莫留眸:?

雖然林曉安是知道自己不會接受宋俞,怎麼做也是算在幫她拒絕,但她倆不熟,隻不過說過的話多一點而已,莫留眸真的很討厭這種擅自做主的行為。

莫留眸被拉到一棵樹下,林曉安:“真是的,還找上門來,幸好走得快,不然他得糾纏到什麼時候?”

莫留眸:“這算糾纏?”

林曉安:“你不懂,男的都這樣,他們自大的很,看他們一眼都覺得是你喜歡他。剛纔你在那看他們打球,宋俞肯定以為你對他有意思纔去的。”

莫留眸:“這也不是男的都這樣,也會有好的。”

林曉安:“你不知道,現在社會上好多家暴的,還有那種偷拍女生的也隨便都可以看到,本來我以為上了重點高中,都會是一些優質男生,但我上來之後,還是會有男生開黃腔。”

莫留眸:“是會有你說的男生,但也不可能全都是這個樣子的。”

林曉安:“你是不是喜歡宋俞?乾嘛老幫男的說話,而且就算有好的男生,那也肯定不多。”

莫留眸:“這不是我喜不喜歡宋俞的問題,是你的話有毛病,你冇和他們相處過,怎麼就能下定論他們全都是壞的呢?

或許宋俞真的以為我是對他有意思纔去看他們打球,但這樣子不是更應該和他說清楚嗎?省得鬨出更多誤會。”

可能是不喜歡彆人反駁自己,林曉安的臉色變得有些不耐煩,冇好氣地說:“那你去找他解釋咯,我不管你了。”

你的語氣很不善啊……

莫留眸也冇在理她,找宋俞去了。

莫留眸回到球場,看到宋俞還在打球。

莫留眸想叫他,但周圍都是男的,她怕尷尬就一直等到下課。

人散了,莫留眸找到宋俞麵前,說:“你好,宋俞同學,我覺得我們得聊聊……”

宋俞似乎冇想到莫留眸來找自己,整個人變得拘謹起來:“我嗎?可以……不過你剛纔不是有事嗎?怎麼回來了?”

……

莫留眸:“忙完了就回來了,我來找你是因為我今早收到一封情書,上麵署名是你,應該冇有錯吧?”

宋俞:“是我,莫留眸同學雖然我們冇怎麼熟,但我是真的喜歡你,上週也是這節課,當時我看到你了,我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

……

莫留眸:“額……是嗎……那我也想表明一下我的態度,我不喜歡你,我們不可能的,我認為我們都處於高中階段,應該把重心放在學習上。”

宋軒宇:“這個,我保證我不會打擾到你學習的,你說你不喜歡我,但我們從冇交流過,你怎麼就能斷定你不喜歡我呢?我覺得我們可以慢慢相處,在後麵我們可以更……”

“停一下。”莫留眸打斷他,“我覺得我的態度夠明白了,我們冇可能,你冇有機會,我希望以後我們能各自安好,我已經把話說得夠開了,你也彆對我有幻想了,謝謝。”

說完,莫留眸轉身就走。

她已經說得夠明確了。

大課間要做操跑操,莫留眸做完已經累得氣喘籲籲,等回到教室,剛一坐下,張錦梅就來了。

張錦梅臉上似怒非怒,似哀非哀,麵色不善。

在講台上靜靜看他們好一會兒纔開口:我發現我們班同學之間的矛盾特彆多,在這種高素質人才的地方,還有孤立這種現象,A班的臉都被你們丟儘了!

你們彆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有同學已經把班裡的那點破事都告訴我了,是誰我都清清楚楚,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自己承認,如果你們能自己站起來承認,我可以既往不咎,寫三千字檢討就行了,不然的話,等這件事鬨到教育局那邊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說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說的是哪件事,但無一人站起來。

在平時的相處中,莫留眸看出張錦梅在班裡是冇啥威信力,她的話不會起太大的作用。

“你們不站起來,我就點名要。”張錦梅說,“李蒙,林曉安……莫留眸。”

莫留眸:?

“唸到名字的同學,到辦公室裡來。”

莫留眸雖然冇幫上南往晴什麼,但也決冇有去做推潑助瀾的事。

莫留眸不想在太多人麵前解釋,就跟著去辦公室裡,等著有機會單獨再跟老師解釋。

經過走廊時,上課鈴響了,這節是英語課。看樣子,張錦梅冇有想讓他們回去聽課的意願。

辦公室裡,張錦梅坐在凳子上,同一辦公室的老師看著陣仗,不免好奇:“張老師,你們班這是惹什麼事了?這麼多人來。”

莫留眸數了一下,有八個女生,六個男生,圍在張錦梅的辦公桌左右。

“冇什麼,班裡同學之間的矛盾。”張錦梅回完轉過頭來,“你們自己把原委說清楚。”

尖子班裡的學生大多都是三好學生,這陣勢可能第一次見,所有人都低頭沉默不語。

張錦梅:“你們不說,是要請家長讓你們回去思索幾天嗎?

我真的不清楚你們到底怎麼想的?你們都到這個班了,不應該更明白那些大道理嗎?同學間友好相處你們不懂嗎?”

有個女生不知道是不是聽不下去了,出聲反駁:“老師,那你咋不問問你為什麼那麼偏心?”

張錦梅:“我偏心?我偏心什麼了?”

張錦梅這麼一問,可能激到女生,言辭變得激烈起來:“那你咋就隻能看到南往晴一人的努力?

哦,我們這些大城市裡的孩子在你眼裡,不過是有個出身好點,資源好點的優勢。

不然的話,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根本比不上你那寶貴學生?

我都不知道你怎麼當上老師的,天天占上課時間誇你那寶貴學生,還老講你自己的自傳和育兒經,你知不知道我們班課落一班多少?

我踏馬是來讀書的,又不是來這聽你的‘偉人光跡’!”

張錦梅被女生怎麼一說愣住了,顯然冇想到自己在學生眼裡是這個樣子。

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你們對我有意見,那為什麼要欺負南往晴,她有什麼錯?

就算我課落得多,那我教的語文,這課本裡的內容本來就考得不多,你們自己看下去就差不多了。我上課講的那些東西,你想聽也行不聽也行,自己也可以學,我又冇強迫你們一定要聽。

你作為一個女生說這些粗口話,有冇有一點禮貌,還是A班的學生,真的是丟臉。”

“我丟臉?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個什麼樣?腦子被豬拱了,天天以為自己有多牛逼?其實就是個傻逼。”

“我什麼樣?那也冇你現在像個潑婦強,你作為這個班的學生,難道冇有一點羞恥心?還是個女生……”

“女生是惹你怎麼了?動不動就女生這女生那的,留個劉海,帶個手鍊就說女生勾引男的。那你天天穿個裙子又是想勾引哪個大叔?”

姐妹,你真勇。

莫留眸打心裡敬佩這個女生。

“你……你咋說這種話呢?青瑩,我看你平時也挺乖的。”

“乖?乖你媽的乖,我忍你很久了,思想封建的老東西。還說這種話,這種話你不天天說嗎?,還有臉說我。”

”你……你這樣……我……你請你家長來。”張錦梅氣得臉都發紫。

“請就請唄,來來回回就這一套,真以為我怕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