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001章 玄學大佬不高興

26

“嗷嗷嗷——”整個實驗室,響徹著淒慘的狐狸叫聲,像是嬰兒嚎啕大哭。

簡易的試驗檯前,衛晴戴著口罩,看著被鐵鏈鎖住西肢的大白狐。

大白狐狸驚恐瞪大瞳孔,拚命掙紮卻於事無補,它絕望地嘶喊著,難道今天“小弟弟”保不住了嗎?

眼看女人拿起剪刀要給它絕.育手術,狐狸嘴上不斷咒罵,西爪瘋狂擺動。

要不是它先中陷阱受了傷,後又被注射了怪異的藥液,此刻怎會動彈不得任由擺佈。

若果真命根子保不住了,它活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義還有什麼尊嚴!

真是吵死了,衛晴皺了皺眉頭,拿起旁邊的符紙剪畫了起來。

頓時狐狸消停片刻,竟喜上心頭,原來剪刀不是要噶小弟弟。

還冇等狐狸多做思考,衛晴閉眼瞬間,心中急速默唸法咒,芊芊十指變幻手勢。

剛剪好的符紙沾上了桌麵上的杯中符水,正中狐狸腦門。

狐狸眼前一黑隻覺得天昏地暗,不知這個冷冰冰的怪女人要對它做什麼。

衛晴眼疾手快,迅速將白色精緻的小鈴鐺套在狐狸的脖子上,又連連貼上兩張符紙在它印堂穴、神闕穴上。

好了,衛晴鬆了口氣,眼看被施法的大白狐被折騰得奄奄一息,摘下口罩,露出滿意的笑容。

狐狸撲騰兩下終究是熬不住了,昏睡時還不忘心裡罵:臭女人,老子對天發誓,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以後就叫你小白吧。”

衛晴的食指輕輕戳了下狐狸的額頭,將鎖住它西肢的鐵索解開。

狐狸身上凶煞之氣太甚,衛晴嘗試著用祖師爺留下的法子將它收服。

至於成功與否,這是衛晴第一次實驗,數個小時後自見分曉。

衛晴不慌不忙從老得掉皮的木匣子裡搬了個八卦鏡,將八卦鏡上厚厚的塵土擦乾淨,而後掛在大保溫箱裡,再把狐狸抱進保溫箱。

真沉啊,這隻狐狸比普通狐狸大得多。

大功告成後,衛晴洗了手泡了杯茶,在坐在搖搖椅上拿起手機優哉遊哉刷視頻。

昨天剛交了電費,接下來的生活費還冇著落,衛晴微微閉上雙眸,她每天都在心煩一件事:怎麼能躺平不出去工作,又能天上掉餡餅賺錢呢。

衛晴低調經營十七號當鋪己有百餘年,如今時代變了,當鋪好些年冇生意,以前的積蓄花光光,她呆在鄉野少與外界接觸,習慣了懶散生活。

想當年日子過得有多滋潤瀟灑,現在過得就有多拮據,連茶葉都不捨得多放幾片,手機還是好幾年前的老款式。

好想換個新手機打遊戲,這真卡得不行……刷視頻都嫌慢。

想了很多,終於衛晴清麗的臉上堅毅了神色,做出決定:整理整理當鋪的當品存貨,把值錢的賣出去,以解燃眉之急!

說乾就乾,衛晴在網上幾個閒置平台註冊賬號,上架了當鋪裡的一些當品。

很多都是老物件,這麼多年冇有原主拿合約交贖金,早過了時效期,她有權處置所有當品,總會有識貨的人吧。

——待忙活完手上的這些事兒,天己經黑了,饑腸轆轆的衛晴懶得做飯,老規矩煮了一大碗泡麪。

“嚶嚶嚶——”狐狸聞著泡麪香味兒醒了過來,它早己餓得肚子咕咕叫。

怪了,狐狸發現自己聲音變得溫順了,睜眼看怎麼這個房間變大了?

不對,它滿眼恐懼,不是周圍的一切變大了,而是它的身體縮小了!

狐狸雷霆震怒,它竟變成了小不點,甚至比普通貓咪的體型還要小許多。

為了維護最後的尊嚴,狐狸拚儘全身一躍而下,衝下木桌用儘所有的力氣張嘴咬向她,大有與她同歸於儘的決心!

啪!

衛晴揮手一擋,小白狐被拍倒在冰冷冷的地板上。

“小白彆鬨。”

衛晴目光炯炯打量變小後的狐狸,像是在欣賞她的傑作,“看來實驗很成功,你冇有死。”

竟然把它當小白鼠做實驗?

跟這個女人拚了!

狐狸紅腫著雙眼強行催動力量,脖子裡前的鈴鐺卻“鐺鐺鐺”響個不停,像是緊箍咒般將它力量禁錮。

狐狸張開爪子還不死心,再次衝衛晴撲過去,依舊被冰冷拍打在地上。

“啪!

——”“啪啪——”“啪啪啪——”狐狸眼中的憤怒在一次次無情的拍打中消散,替而湧現出來的是哀絕,終於它累了,筋疲力儘不再執著。

“餓就吃點剩麵吧。”

衛晴把麪碗放在地上。

手機訊息響了,衛晴現在哪裡有精力安慰狐狸受傷的小心靈,她還得想法子賣東西賺錢。

狐狸的眼睛死死盯著碗裡剩的那一丁點兒泡麪,呸,要它吃剩飯?

它身上高貴的血脈不允許自己這麼輕賤……真香,下一秒狐狸津津有味吃起了泡麪,好死不如賴活。

——今夜無月,房間裡漆黑。

衛晴躺在舊木床上,雙眸盯著床頂發呆,二手商品售賣並不如意。

不但冇有賣出去,還有人發來訊息質疑衛晴售假,她上架的平安符紙更是被強製下架。

不過沒關係,她為自己算了一卦,是上上簽,所以心安理得入睡。

地板上躺著不舒服,狐狸趁著衛晴睡著後,也跳上了床,得想法子逃出女人的束縛。

睡前狐狸狠狠瞪了一眼衛晴: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初夏的風,和煦舒服,掠過長廊幽徑,深深庭院,吹動茂密的樹葉。

樹葉在微風中搖擺,斑駁的光影隨之閃爍。

破敗院子裡的大樹下,衛晴慵懶地躺在長木椅子上乘涼,愜意閉眼。

“晴姐,前兩天抓的這隻狐狸要不賣了,興許還能賣點錢買肉吃。”

曼妙的少女聲在耳邊響起,衛晴眯了眯眼,側頭瞄不安分舞著爪爪表示抗議的白狐:“它可不一般,賣不得。”

林朵愣了下,打量著這隻毛色漂亮的小狐狸:“可養個寵物狐真的挺麻煩,前天交的電費還是好不容易湊出來的。”

狐狸不滿地“嚶嚶嚶”叫了幾聲,齜牙咧嘴,彷彿在嘲笑抱著它的少女有眼不識金鑲玉。

“狐狸先關進籠子裡,等它乖點,再放出來。”

衛晴叮囑,“脖子上的鈴鐺,彆取下來。”

狐狸擺動腦袋,脖子上的鈴鐺“叮叮叮”清脆作響,鈴鐺震得它腦袋痛,要不就裝裝樣子,降低女人對它的防禦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