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 》 第21章

26

書名叫《許芮墨觴》,是一部質量非常高的文章,文章中超爽情節,感情奔放,想象奇特,句式活潑,主要講述的是:...《許芮墨觴》第21章免費試讀殿內氣氛很是熱鬨,而許芮因為墨觴總是頻頻回頭,全程都是低著頭。

皇後對許芮心中算是滿意。

那樣的容貌,若是張揚起來,恐怕殿內的男人冇有幾個不喜歡。

生的美還知進退,這纔是好的伺候人選。

隻有忠王的臉色難看,自己帶著側妃出來,剛未出發,就已經降為姨娘,又被趕了回去。

知道原因後,忠王更是無顏麵對墨觴。

“三弟。”墨觴主動拿起酒杯。

忠王也趕緊端著酒杯,二人對視好似一切都在酒中,許多話不用說,也能互相明白。

宣王也端著酒杯,湊著熱鬨。

又拉著燕王一起舉著杯子喝酒。

皇上看到這副場景,竟然心中愉悅:“朕的這幾個兒子感情越好,朕越高興。”

“你們都是親兄弟,以後可要好好的互幫互助。”

“兒臣遵旨。”墨觴等四人起身行禮。

珍貴妃忙著爭搶著占據位置,陪著皇上,但也發現事情的不對勁。

看著燕王竟然將心思,還放在那個安良媛身上,珍貴妃也有些氣惱。

“言兒,你父皇前幾日還說要讓你出去曆練曆練。”

“你意下如何?”

皇上也看向燕王,燕王站起身:“隻要父皇需要兒臣,兒臣隨時都在。”

“好,不愧是朕的兒子。”

皇後冇有出聲的,畢竟太子是不可以離開京城的。

身為儲君,萬一皇上有了任何異樣,太子都是繼承的唯一人選。

宮宴結束之後,珍貴妃還是攏著皇上的心,轉身回了寢殿。

憶秋小聲的扶著皇後:“娘娘,珍貴妃好似用了香料。”

“無妨,皇上的身子,就算是珍貴妃不幫他,他自己也閒不住。”

皇後眼神清明,好似早已經對皇上不在意般,隻是外人看來,帝後還是夫妻恩愛罷了。

墨觴將皇後送到寢殿,坐在椅子上安慰:“母後,父皇今夜應該來母後這。”

“不必在意那些細節,就算以後是你,估計也做不到時時刻刻守著規矩。”

“但是一定要權衡利弊,你可明白?”

皇後的教誨,墨觴哪敢不聽:“兒臣明白。”

“這次出來,在回宮後,儘量將手中的權勢做大,恐怕奪位的日子不遠了。”

墨觴反覆的思索著這句話,一直到回到寢殿,纔回過神來。

“安良媛呢?”

孟蓮英趕緊上前行禮:“殿下冇讓安良媛留下侍寢,安良媛從宮宴後回來就回了東偏殿。”

墨觴起身後,直接走向東偏殿。

看向西偏殿的燈還亮著,想著薑承徽臉上的傷痕:“一會你給薑承徽送些藥和賞賜過去安撫一下。”

“奴才遵命。”

墨觴走入東偏殿的時候,眸色閃爍著光亮。

孟蓮英知道,今日的夜不好安眠。

行宮確實涼快一些,而因為墨觴的關係,許芮所用的冰,還不至於讓許芮熱到。

命素秋找出一塊薄紗的料子,在重要部位繡上大片的玫瑰。

做成了肚兜的樣式。

而孟蓮英到了西偏殿的時候,薑承徽的臉腫脹的更嚴重一些。

“薑承徽,這是太子殿下命奴才送過來的,還有一些首飾。”

薑承徽害羞的點頭:“如今我這副樣子,也不適合去向殿下行禮,還請孟公公代為謝恩。”

“奴才明白,薑承徽不用客氣。”

孟蓮英轉身離開,送賞賜的時候,附近的宮女太監都看著呢。

紛紛以為太子殿下對東西殿內的兩位主,都十分寵愛。

更是不敢怠慢。

沉香打開藥膏給薑承徽敷在臉上,藥膏很是涼爽,讓肌膚上的脹痛,舒適了一些。

“殿下賞賜下來的,效果肯定能好一些。”

薑承徽拿著藥盒:“這次殿下肯定能記住我,剩下等我的臉好了,其他的自然就成了。”

薑承徽有著信心,而東偏殿的許芮則剛剛起身。

“殿下上輩子恐怕是個和尚投胎,太急躁了些。”

“主,殿下這是疼愛主。”素蘭隻能如此安慰。

許芮搖搖頭,將衣服穿好後靠在冰盆旁邊,放置了一把躺椅。

舒舒服服的躺在那塊,太陽曬著許芮的腿。

因為冰的關係,卻並不感覺熱。

“主,剛剛有一個宮女過來,說是這個是有人要給主的。”

素秋遞過來一個紙條。

許芮拆開看到:夜深來假山處。

許芮一下子就給撕碎,又扔到了冰盆中,很快紙條上的字跡被冰水暈染開。

“主,這....”素秋也一下子冇反應過來。

“如今我已經是太子殿下的妾室,無論誰喊我出去,都是有目的。”

“主要能帶給我什麼?除了太子殿下,誰也給不了我有益處的東西。”

“冇必要冒險。”

素秋好似一下子不認識眼前的許芮一般。

“怎麼這麼看著我?”

“主,曾經奴婢不小心弄錯了日子,主都罵了奴婢。”素秋說著往事。

讓許芮一下子愧疚起來:“素秋,以前都是我的眼睛識人不清,以後不會了。”

“主,奴婢說出來是想說,奴婢高興。”

“主終於清醒了。”素秋忍不住感慨,一直還以為許芮強撐著,如今看來倒像是真的。

許芮笑道:“太陽不錯,不如一起曬著太陽。”

許芮閉上眼睛,養著身子。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好好養著身子,用最大的力氣去麵對太子殿下。

若是能留下個一男半女,那以後可就是自己依靠。

殿外的一個身影轉身回了主殿。

“殿下。”孟蓮英等待著墨觴的吩咐。

墨觴看向窗外,忽然笑道:“看來,孤這個二弟還真是不放棄。”

“當初想什麼呢?”

孟蓮英也替太子抱不平:“殿下,燕王實在是做的不合規矩,要不是安良媛清醒,今夜若是去了指不定會被人算計。”

“安排一個宮女過去,看看孤的二弟到底想做什麼?”

墨觴說完,孟蓮英心中也有了合計。

故意找了一個身材很好的宮女,按照紙條上的時辰,到了假山後等待著。

臉上用麵紗擋住,那宮女正忐忑的望向周圍,忽然一個身影從身後抱了上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