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救命啊。”

“快報警,快呀。”

“快跑,快跑。”

漫天的呼救聲如潮水般從明珠廣場裡傳出來,路過的行人紛紛停下腳步,駐足圍觀。他們看到從裡麵跑出來的人,一個個臉上都充滿了驚恐之色,有些人身上甚至還帶著斑斑血跡。

“哎,哎,彆跑了。”一名手持手機正在錄像的小夥子攔住了一名跑出來的男人,大聲問道:“裡麵發生什麼事情了?”

“裡麵有個瘋子,手裡拿著刀在四處亂砍,已經有好多人被砍傷了。”那名男人氣喘籲籲地回答。

“這明珠廣場可是池家的產業啊,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小夥子驚訝道。

“你可彆說了,警察來了。”小夥子身旁的女孩拽了拽他的衣服,小聲提醒道:“咱們還是彆錄像了,小心給自己惹麻煩。”

聽到女孩的話,小夥子連忙收起手機,和其他人一起遠遠地看著警察進入明珠廣場。此時,整個場麵異常緊張,人們都在默默祈禱著傷者能夠平安無事

“120也來了,速度好快啊。”小夥子轉頭看向那個男人道:“哎,哥們,你傷著冇,要不要去120看看?”

“不用不用,跑得快,冇事。”男人拍了拍衣服,心有餘悸地說道:“速度能不快麼,這可是池家的產業,要是晚來一會兒,他們恐怕也要倒黴。”

“這倒也是。”

就在這時,路邊停著的一輛勞斯萊斯幻影的車門打開了,一個身穿黑色長款風衣的人從車上走了下來。他身材高挑且勻稱,長相更是英俊非凡,猶如雕刻大師精心雕琢的藝術品一般。隻見他徑直走向了從明珠廣場門口出來的女孩。那女孩穿著潔白的小香風長款毛呢大衣,腳蹬馬丁靴,步伐有些倉促,一邊往外走一邊還不時的回頭張望,顯得很是慌亂,彷彿一隻受驚的小兔子。

“哎?”

“是我。”池景伸手拉住了慌忙往外跑的夏予安,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怎麼樣,冇事吧?”

“景爺。”夏予安轉頭看著池景,就好似知道一定會碰見池景一樣:“這麼快就知道明珠出事了?”

“路過,剛好看到你。”池景拉著夏予安就往路邊的車上走。

“哦。”夏予安不揭穿他的謊言,乖乖跟著池景上了車,又不是傻子,誰會信啊,剛好路過,剛好就碰上這種萬年不遇的瘋子行凶,還剛好就看見了一年來不了一次明珠的自己。夏予安隻是不太明白,不就是兩年前在機場,讓池景拿了個行李,這兩年怎麼就陰魂不散了呢。

“陳宇,百合莊園。”

“我可冇說要回家。”夏予安低頭看了看還被池景抓著的手腕說道:“手腕還我。”

“明珠發生什麼事了?”池景鬆了手,關切地問道。

夏予安將自己看到的事情告訴了池景,池景靜靜地聽著,他眉頭逐漸皺了起來,當夏予安講完後,車內陷入了沉默。

過了一會兒,池景看著夏予安說道:“禮物買好了?”

“嗯?”夏予安看向池景,略微有些驚訝。

“去明珠不就是給你哥買生日禮物的嗎。”

“雖然不太合適,我爸也不一定同意,但我哥啊,是名草有主了的。”夏予安轉頭看向池景:“明珠的事情,你不用留下來處理嗎?”

“你在想什麼呢,我和你哥不熟。”池景無奈地搖了搖頭:“明珠那邊有我大哥,自然也不用我處理。”

“你還真是清閒啊,我先不回家。陳宇,送我去金彙大廈。”夏予安果斷做出決定。

“好的,夏小姐。”

車子緩緩啟動,夏予安若有所思的說道:“禮物還冇選好呢。”

“怎麼,冇有挑到滿意的?”

“剛開始挑就出了狀況,也不知道該送點什麼纔好了。”夏予安望著窗外,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迷茫:“我哥好像什麼都不缺,每年送來送去就這些東西,毫無新意。”

“其實我覺得隻要是你送的,你哥都會喜歡的。”至少......我會喜歡,池景在心中默唸,這句話彷彿是一朵嬌羞的花苞,現在也隻敢在心底悄然綻放。

“景爺,夏小姐,我們到了。”

陳宇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思緒。

“你回去吧,我自己挑就可以了。”夏予安微笑著對池景道。

“我……”

池景話還冇說完,夏予安就已經下了車,朝著商場走去。池景看著這個遠去的身影,愣了神。

池景第一次見到夏予安,是在十五年前,那時池景剛滿十八歲,正舉辦著盛大的成年禮。在那場宴會上,夏博川領著他十五歲的大兒子夏予昇和五歲的小女兒夏予安一同前來祝賀。當池景聽到那聲奶聲奶氣、軟綿綿的“哥哥生日快樂”時,他的心瞬間被照亮了,就像一道溫暖的陽光穿透雲層,直直地照射進他的心底深處,並在那裡種下了一顆種子。自那次初見之後,他們便失去了聯絡,直到五年前。

五年前池景來到了S

市的秦家彆墅。他此次前來,本是與秦家大孫秦宮商議一項重要的商業合作項目,意想不到的見到了十年前那個奶呼呼的小女孩,如今的小女孩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她靜靜地站在樓梯下方,目光堅定地望著二樓的秦老爺子秦海嶽。儘管眼眶泛紅,但她並冇有絲毫退縮之意。

“小安啊,秦家資源優於夏家,留在外公這裡豈不更好?”秦海嶽看著夏予安,眼中透露出一絲期待。

“外公,雖然我知道秦家確實擁有很多優質資源,但我姓夏,爸爸和哥哥含辛茹苦地將我撫養成人,美好的未來,我可以通過自己去實現。”夏予安微微一笑,輕聲說道:“而且,媽媽因為生我難產離開了,如果您一定要追究責任的話,那應該也是我的問題,而不是爸爸的錯。”

“你這孩子……”

“外公,我走了,有空再來看您。”

與池景擦肩而過時,夏予安對著旁邊的秦宮道:“秦大哥,我先走了,外公你們哄哄吧,又讓我給惹生氣了。”

“你這丫頭,總惹你外公做什麼。幾點的飛機,我讓鄭祥送你。”

“不用麻煩了,我直接打車就能到機場,冇問題的。”夏予安搖了搖頭,拒絕了秦宮的好意。

說完,她向大家揮了揮手,然後轉身離去,留下了一抹清麗的背影。

第二天,秦老爺子給在A市的夏家打電話,詢問夏予安回家冇有的時候,大家才意識道,夏予安不見了。這個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秦夏兩家陷入了混亂,秦家和夏家立即動員起來,傾儘全力展開搜尋行動。他們廣泛聯絡各方人脈,希望能找到一絲線索。

S

市和

A

市的每一個角落,人們都能看到秦家和夏家的身影。他們四處打聽、張貼尋人啟事,甚至不惜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逐一排查可能的線索。然而,儘管他們竭儘所能,但半年過去了,仍然冇有得到任何有關夏予安下落的確切訊息。

池景利用自己的資源和渠道,試圖尋找夏予安的蹤跡。然而同樣無法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