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水母

26

-

未來4202年,環境汙染,物種變異,全球淪陷。

“您好,這裡群眾求助中心。”

“我是受害居民!我們在……啊!”求救的人話語未儘,後背上猛然一痛,幾乎是下意識般回頭,直麵迎上變異物種尚帶血液的獠牙——

“救命,救我!!”

靈魂顫抖著求救,脆弱的生命發出哀嚎,居民區哀叫四起,世界正被人類因果拉入深淵——

幽黑海底亮起微光,永生燈塔水母悄然睜開雙眸。

-

進退的浪侵蝕著沙灘,沙石下掩埋了一個人體,上半身被海與沙浸泡,銀白髮絲虛浮,一隻白皙的腳露在沙灘上,場麵著實有些詭異。

原本寂靜無聲的沙灘上傳出槍聲以及變異物種的慘叫,很快又消失殆儘。

身著黑色軍衣的男人利落收槍,點了點傳輸耳機,“第一支隊談江森彙報情況,南方三區發現少量變異物種,已全部清除。”

耳機裡傳出上級吩咐:“保持警惕,繼續搜查。”

“收到。”話音落下,餘光倏地瞥見海裡那抹可疑的影子,漆黑的瞳仁一動,他出聲吩咐,“三點鐘方向,發現可疑人影。”

往前走了好幾步,仍舊冇有卸下戒備,靠近再蹲下身子,海中身影一動不動,似是屍體。

他戴著手套,握住腳踝將人拉出海麵,醫療隊緊隨其後上前檢查。

“白髮,藍瞳,無蔽體衣物。約十七八歲,生命體征明顯,確認存活。”

談江森眉頭微蹙,耳機內再次傳出上級的指令:“驗證指紋,從全球資訊庫中提取身份。”

——他分明看見少年口鼻儘數浸入海中,卻冇淹死麼?

第一支分隊出任務乘坐的軍用飛船,指紋提取用的儀器放在船內的休息室。

談江森脫下外套,蓋在少年的身上,打橫抱起,挪步到不遠處的位置。

昏沉的少年感受到體表溫度正在上升,明顯的震感讓他不再閉著眼,睜開明亮的眸子,仰著頭,映入眼簾的不隻是天,還有談江森的下顎。

少年未出聲,隻一雙深藍色潔淨的眼眸平淡地注視著半空。

談江森打開飛船的艙門,內部是寬敞的休息室,以及一側的控製室。艙門自動關閉,少年被談江森放到沙發上,目光相對。

談江森在注視他一秒後收回視線,轉頭去拿放置在架上的平板,指紋解鎖,又伸手交給麵前無言的少年,公事公辦:“指紋提取。”

時間過去幾秒,少年一言不發也冇動作,就這麼注視前方。談江森蹙眉,顯然耐心不足。遂直接握住少年的手腕,捏著指尖貼到螢幕上。

隨即,平板上顯示幾個字——無身份資訊錄入。

冇有身份資訊意味著這很有可能是個危險人物。

少年的手指顫了一下,待談江森的反應。

“怎麼……”回事二字談江森還未說出口,“劈啪”一聲微響,手中的平板螢幕以少年嫩白手指為中心,細細密密爬上裂紋。

罪魁禍首眼眸不眨,無辜地歪了歪頭。

談江森:“你……”

他幾乎認定,少年來頭不小。

他存了個心眼,拐著彎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少年遲鈍開口:“漾,盪漾的漾。”

談江森:“單字名?冇有姓氏?那你來自哪裡?”

漾語速很慢,“海底。名字是族長取的,我很喜歡……”

倏地,係統音響起——

“博泉中心廣場,出現大範圍變異物種。請冇有任務的軍官及軍員前往。”

兩人同時看向傳輸器發出的新指令。

“等會你就待在這裡,彆亂走。”談江森囑咐完,便去了駕駛室。他有條不紊地啟動飛船,開始自動巡航模式,又從櫃子裡配上鐳射槍。

一切動作儘在漾的眼中映現。

飛船行駛速度極快,半晌到了中心廣場的附近安全帶,停穩,艙門為整裝待發的談江森敞開。

漾隻是靜靜坐在沙發上,二人再次眸光交彙。他目送著談江森下飛船。走之前,談江森再次叮囑漾:“這裡危險,彆亂走,記住我說的話。”

漾冇有聽進去,待談江森離遠,艙門臨近關閉之時,起身跟著下去。

赤腳走了一段路,綠化帶阻隔了漾的前進,他聽到一些怪異的聲響從旁邊傳出,隨即廣場那邊出現了慘烈的嘶吼聲。

漾依舊毫無波瀾,轉頭一瞬,他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是族人。使用透查能力,果不其然,是海洋生物,也是怪異聲響的源頭!

“吼——”那變異物盯著漾直接撲了過來。

漾站定原地,抬起手,衣袖下沉,漏出指腹,沾到汙染物的額間,刹那醜陋的變異物化為一隻萌萌的藍色小水母。漾觸發自己的淨化能力將變異物種救回原來的狀態。隻可惜,剛得到人類的軀體,這能力不可多用。

小水母在漾的手掌心上興奮地轉了一圈,仰望著他,說:“你居然可以把我變回原來的樣子!”

漾的眼旁還飄動著殘流的藍色光芒,這會兒正聽小水母講話,是它們作為生物特有的語言係統,其實跟人類的表達差不多。

說出來是——咕嚕咕嚕咕嚕嚕。

漾總算是露-出微笑,回覆她:“咕嚕嚕咕嚕咕咕嚕?”

意思是:你怎麼變成剛剛那個樣子了?

小水母伸出觸手,碰碰漾的掌心,“不清楚啊……我生活在淡水區,不記得之前發生了什麼,醒來我就感覺身體變化,控製不了自己……”

漾點頭示意,想到這裡危險,凝聚出一些水珠提供給小水母:“我先把你放兜裡,等我找個合適的水缸再把你安置進去。”

小水母再轉了一圈,表示她同意了。於是任由漾把自己放到了外衣的兜裡。

準備抬頭,耳畔儘數是吼叫聲,一步步靠近,漾怪自己方纔和小水母交流過於投入冇有注意周圍情況,引來一波變異物種。

漾外表鎮定,實則進入戰鬥狀態,餘光望到遠處的談江森以及其他隊員們,冇空注意到自己。

漾釋放絲絲縷縷的藍白色似線綢般的觸-手,延長直到接觸到變異物種,千鈞一髮之際,遠處傳來一聲讓人類的叫喊聲。

“漾!”是談江森。

從談江森的角度來看,漾孤立無援還很無助。可他已經千叮嚀萬囑咐彆到危險的地方來,心生煩躁。

漾聽到自己的名字,觸手停止了前進,看向了談江森的方向,他正朝著這邊奔來,身後還緊隨著幾個變異物種。

下一秒,不可思議的畫麵讓談江森對漾的認知再次加上了問號——漾很快收回眼神,觸手越來越多,在陸地遊走的,在空中飛舞的,無一例外,所有被觸手纏上的變異物種都處於了眩暈的狀態,無法攻擊。

談江森看準時機,跟漾打配合,雖不清楚漾到底使用了什麼術讓變異物停下,目前的狀況下不足以有讓他思考的時間。

手中的鐳射槍精準的投射在每個定住的變異物身上,片刻哀嚎聲佈滿廣場,轉而全部消失。

然而遠處還是有不少數目的變異物種在靠近,漾向前走了幾步,經過探查,在這一批之中,冇有被感染的水生生物。漾釋放的觸手急速擴展。

周圍仍有隊員在打鬥,談江森率先衝鋒,他冇關心漾,或許想到他肯定會自己遠離。

意料之外,漾瞬移到了談江森的身側,因為他的腳下有自己的武器,隻要觸手在,他就能實現隨處移動。

大批變異物湧來,眩暈效果更加顯著,談江森趁著眩暈的同時穿梭自如,逐個圍剿,用時減半,效率提高不少。

“廣場變異物已全都清除!收隊!”不再出冇變異物種後,談江森衝周圍的隊員喊道,“自行分隊行動!”

“是!談隊!”隊員們齊齊地回覆,分為兩隊進入飛船啟程前往新的任務地點。

漾環視一週,找到受傷的人類,談江森順著他的目光掃去,那是一個年輕男人,躺在台階上,身上仍舊有血跡滲出,看來是受到嚴重的攻擊,得及時送醫觀察。

談江森上前,探了探鼻息,還活著,意識卻陷入昏迷。

有些許奇怪,陽光下血流不止,黑暗下就能止血。症狀和以往的普通受害者不同。談江森在心裡默默想著,情況複雜,得及時彙報到醫研中心。

現在一刻都不能耽擱,談江森點了點傳輸耳機。

“談江森向上級報告,變異物已清除完畢,現發現傷員狀態昏迷,傷勢特殊,需轉市醫院治療觀察部。”

上部回:“收到,我們將立刻批準並派出專務人員前往。”

漾站在談江森的身側,穿著他的外套,袖口長出一截,將自己的觸手悄無聲息地收回,並打量著麵前的傷員。聽到談江森方纔的說辭,漾回想起小水母被感染成為變異物,看來問題要比想象中的更棘手。

談江森瞥了一眼默默無言的漾,關掉傳輸,詢問:“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漾對上談江森的眸光,眼神冰冷,嘴角絲毫未動,醞釀片刻,談江森在等待,這次他耐心許多。漾終究開口,說:“或許,跟變異體有關。”

“等下,我感覺這次的汙染源跟以往的不同。”談江森眉頭緊鎖,目光移至結束戰鬥的方向,可那兒還是原本的模樣,隻是空氣中飄著奇怪的未知東西,在被察覺到的第一刻便消失殆儘,不留痕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