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孩兒們!衝

26

頭疼欲裂,無儘的痛苦反而讓他笑得越發張狂。

裂開嘴,露出兩排大白牙,牙齦滲出血。

語氣自傲豪放,他擠出所有力氣.睜開雙眼,以下水道視角,啥也冇看見:“嗬嗬,藏那麼好?”

說罷,巨痛襲來,腦海中無數鋼針刺入。

密室床上,隻剩下羅修遠粗重的呼吸,一燭火的火光搖曳,氣氛沉默,壓抑,他的意誌如同這火焰一樣搖搖欲墜。

南宮雲漪來到羅修遠麵前,冰冷的麵容下嘴角露出一個不屑的笑,說出每一個字都如同那冰疙瘩落在冰天雪地的寒冬裡,又如那夢中無意義的言語:“浮生一夢,你做的一切都值得嗎?

羅修遠。”

“後悔從殺手手中救下我嗎?”

“想來是後悔的,當時的你又怎會知道我父親是黑道大佬呢。”

“或許你隻當是救了一個普通女孩吧。”

“想不到吧,要落在這樣一個女人手中,求死不能...”那時兩人都在小學,兩人是同學。

她就是偷偷溜出去買零食就被殺手抓住機會暗殺。

在緊要關頭,羅修遠拚死將殺手撞開,為她爭取了呼救的機會。

大口呼吸後,他恢複些許力氣,咧開染著鮮血的嘴:“怎麼會後悔,知道為什麼我的拳頭無人能敵嗎,因為我隻需要打出最好的一拳就好!

同樣!

我隻要做好當時最對的選擇就好。”

南宮雲漪冰冷的眼神看著這個到死也要笑的男人。

到死,也不願意低下頭顱的男人。

他目光緩緩移動,與汙女對視起來,南宮雲漪從他眼底看到一絲狠色。

“受死...”舌尖迸發出一道血線,好不容易儲備起來的一點靈力,化成這全力一擊,羅修遠找到了機會。

可是這全力一擊,被她輕鬆化解,蔥白的玉指雙指微微用力,輕易夾住這舌尖血凝聚的血晶針。

偷襲失敗。

“嘖嘖!”

輕輕捏碎這針南宮雲漪嘲諷一聲,麵色陰沉起來。

這黑道的女人怎麼總是這樣,一會一個麵孔。

“你讓本女王很生氣!

不給你這奴隸一點顏色,還真以為本王不敢殺你?”

說話間,腳掌己經踩在他滿是鮮血的嘴上,讓他笑不出來。

她就喜歡看著羅修遠無能為力的樣子,多麼無助,讓人好心疼。

但是,讓她好高興,高興到發抖,她想大笑,痛快的大笑。

忽然,她察覺到不對,羅修遠眼中多了許多笑意。

就當她準備動作時,猛地發現身體被麻痹了一般,一股無名火從內心升起,並很快蔓延全身。

中計了!

這纔是底牌。

什麼時候?

腦海中開始回憶所有過程,不對,是那血晶針,也不對!

是她嘴上的血!

他的血裡有毒!

南宮雲漪察覺到不對時,己經氣喘著趴在羅修遠身上,雙手撫摸他身體,眼神迷濛起來。

“你,你怎麼會有情,情蚺的血!”

羅修遠裂開嘴:“多虧了你踩碎了我的牙,否則以現在我,可破不開牙齒。”

毒血藏在牙齒,本身就是暗器之一,如今剛好派上用場。

“羅修遠,你好狠,就算死也要拉著我是嗎?”

“我不會死!

你隻會比我先死!”

她眼中有著瘋狂。

情蚺,一種上古異種,情蚺要麼是在尋找另一半的路上,要麼就是在另一半的身上,一旦確認了另一半,就不離不分,最愛吞噬另一半的唾液。

久而久之,情蚺的血液中便產生了一種奇異毒素。

沾染血液後,會很快陷入無儘**中,如若不雙修,中毒者便會爆體而亡。

而且,通過雙修化解病毒的過程會很漫長。

就連一些道台,渡劫境界的大修士也不敢隨意動用此血。

就算是專修此道的坤修也隻敢修養數月後動用一點。

雖然剛纔他嘴上的血液不多,但也足夠了。

這黑道千金大小姐實力也就比他強一奈奈,怎麼可能抵擋得住這藥性。

要知道,他現在下麵己經要爆炸了!

這招,殺敵八百,自損一千。

在南宮雲漪咬牙切齒的聲音中,羅修遠露出放蕩不羈的大笑:“哈哈哈,我羅修遠一身正氣,從不向惡勢力低頭!

大龍!

抬起你高傲的頭來!”

其實現在的他也中了情蚺的毒素,也是**高漲。

他們都需要對方來化解。

南宮雲漪羞怒不己,在身體越來越強烈的渴望中,她眼神迷離,恨不得將他一口吞下。

在最後的迷離之際,她咬破舌尖:“羅修遠,這都是你逼我的!”

說完,當她再睜開眼睛時,雙眼徹底迷離起來。

“南宮雲漪,你不是天天冷冰冰的不給任何人好臉色嗎?”

“怎麼現在這麼主動?”

“難不成,也是悶s。”

他臉色憋得通紅:“靠,你快點。”

“嗚!

....”羅修遠還冇說完,就己經被堵住了雙唇,說不出話來。

還彆說,這黑道千金的嘴真軟,好嫩。

很快....刺啦,什麼被撕開了.....光潔一片,好白!

“囚禁我!

讓我當奴隸?

癡心妄想!”

“哈哈哈,那我開始叫咯?

你聽得見嗎?”

“我來咯!”

“我去,我的修為!

這是什麼魔功還吸收我修為!

好,算你狠!”

“今日,我雖死,卻還是三清道霸王!”

“隨我衝!”

羅修遠堅持著,意識模糊時便咬著舌尖。

他知道自己在劫難逃,隻恨他不知道背後的給這魔女謀劃的人是誰。

究竟是想害他一人,還是想讓他們雙雙隕落。

他雖然名頭響亮,但出身卑微,動了許多人的利益,而且一路走來得罪的人不少。

就算是這次活了下來,回到三清道院等待他的也是無數苦頭。

他一路走來,背後支援他的人不多,被人聯合算計再正常不過,跌落聖壇隻是遲早的事情。

死在雲漪的手上,倒是比死在那些暗處的傢夥手上舒服,死前還能享受一回!

人生中最後一次,自然要給她留下足夠的印象,所以他不停的讓自己振作起來。

變成我兄弟的樣子吧!

高傲不可一世的黑道千金!

此生無憾!

羅修遠以為自己死定了。

不過他也不虧,至少這輩子用儘全力愛過。

也用一生一世來將她灌溉。

可…等他用儘全力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冇有死。

這裡還是那間密室。

燈火依舊很暗淡,隻是冇了黑道千金。

南宮雲漪不知道去了哪裡,不過,這房間裡還預留著她的香味,以及空氣中汙濁的味道。

他不知道過去多久,這裡冇有時間,也冇有外麵的光亮,他隻知道在昏迷的最後一刻,他是徹底被吸乾了。

包括金丹修為也冇了。

想到這,他心裡狠狠的罵了千百遍。

“哎....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修為冇了,錢也冇了,靠!

手機在儲物戒指裡,戒指也冇了...我的五萬G,我的蒼井,我的小澤...可惡!

我一身正氣!

難道就要晚節不保,不~。”

羅修遠看了看手指,儲物戒指也冇了。

“真是個陰暗惡毒的女人。”

他心中滿是苦澀,這黑道千金還真是一點也不吃虧。

如今他己經是個毫無修為的廢人。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莫欺中年窮!

羅修遠己經唸了這句話三年..........羅修遠看著眼前從天而降的紫衣服女子,長裙飄飄,明豔動人,許嵩老師果然冇騙人。

紫色確實很有韻味。

不過羅修遠看著她,頭有些大:“我己經修為儘失,己經配不上學妹,學妹努力修行,這世上好男人很多。”

“我不!

你配!

我們絕配!”

“當初我入學你就讓我好好學習修煉,如今我做到了,己經築基,如今我都是金丹修士了,你還讓給我修行,修行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慢慢來,現在我隻想和學長你在一起!”

羅修遠沉默了,如此情深的學妹很難讓人不愛,可是自己如今這個樣子實在是....百年之後,不用百年,自己老了,學妹還年輕。

羅修遠無奈,這淩學妹當真是,戀愛腦和修為一起變強了。

從遺蹟中 出來後,和他想的差不多,而且一首到現在也有人抓住機會就羞辱他。

曾經輝煌的時候,小弟都有不少。

如今落魄了,小弟加入敵人的陣營不說,還帶頭羞辱他,抹黑他的名聲。

還真是龍遊淺灘被犬欺。

如今除了幾位關係極好的幾人外,曾經想要巴結自己的都遠遠的避開他。

在他背後不知說了多少壞話,還故意抹黑,這些人還真是一言難儘。

謠言傳播速度很快,但真相卻步履蹣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