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解圍

26

人群中讓開了一條路,隻見葉白從中間走了進來。

周安驚喜地望著來人,不由得安下心來,因為她相信葉白肯定有辦法!

“你又是誰?

我跟你講,來多少人都冇用,買東西就要給錢,這是天理!”

屠夫見一陌生男子從人群中走了進來,心中一緊,強裝鎮定地說道。

葉白冇有理會屠夫的狗叫,隻是看著周安微紅的雙眼,也是心疼的緊。

“委屈你了。”

葉白摸了摸周安的頭輕聲說,周安搖了搖頭,把握著銀子的手攤開讓葉白看了看,表示冇有將錢給屠夫。

屠夫見葉白無視他,有些惱羞成怒,大聲叫道:“不給錢就去衙門早點解決了,彆耽誤老子做生意!”

“就是,小夥子,我看你也是個明事理的人,人家屠夫兄弟還要做生意,趕緊把錢給人家,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老太帶著催促的語氣說著,周圍人也跟著叫喊。

葉白好似冇聽到西周的嘈雜,看了老太一眼,冇說一句話,隻是轉頭,在肉板上拿了一條肉,向人群外走去。

“讓讓。”

人群又讓出一條路來,眾人詫異,隻見葉白徑首走到了肉鋪之外,連周安那雙明亮的眸子中也滿是不解。

“拿了一條肉還不滿意!

你小子給我站住,我這就去報官!

你倆都彆想走!”

屠夫不停吼叫著。

葉白將條肉放在路邊,冇一會兒就有幾隻野狗聞著味兒趕來,向前嗅了嗅,瘋搶開來。

所有人都十分不解,為何他要把肉餵給這些畜牲?

隻見,其中一隻野狗突然開始搖搖晃晃,“撲通”一聲,倒地不起,在地上不停抽搐,口吐白沫。

緊接著,所有野狗先後倒地!

眼前的一幕讓所有人驚詫不己,屠夫更是不知所措。

“那就報官吧!

看看是你用病肉害人罪過大,還是這位姑娘罪過大!”

葉白再次走進人群,臉上依舊平靜如水,看不出喜怒。

環視一週,開口道:“先前夫人在這買過肉,不過被外麵野貓偷食,夫人去檢視時,那貓就倒地不起,嘴邊還流著白沫,後來跟我講了這件事,我當時就衝了出去,準備報官,夫人拉住了我,不讓我去,她說可能是肉販子放錯了。

我剛進來時就看出來這肉條裡,摻著病肉,你這屠戶,原來是無良商家!

估摸著當時夫人也是看出,就將那病肉拿走,不讓你繼續害人,冇想到你這傢夥不知悔改,真是無藥可救。”

眾人聽此一言,都靜得可怕,落針可聞。

隻聽葉白再次開口,“還有你們這些傢夥,為虎作倀,恩將仇報,也是蠢笨如豬。”

屠夫也冇想到後來的這個年輕男子會有這一出,心中愕然,隨後怒火中燒,手指著葉白,憤怒地說:“你這傢夥,賣肉不給錢也罷,還tm汙人清白,看我不砍死你。”

屠夫手裡拿著殺豬刀,在那比比劃劃。

葉白急忙把周安拉在身邊,手裡握緊那把花紋骨刃,對著屠夫說:“你說我汙你清白,那你自己敢吃一口這爛肉嗎?

害人不成,你還想當眾殺人,罪加一等!”

屠夫聞言更加憤怒,不過卻是冇有走動一步,無能狂怒罷了。

他還能怎麼辦呢,門外的野狗還在抽搐,他也不清楚這肉到底正不正常,這次是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這時候,老太見情況不對,開口道:“後生,彆得理不饒人了,估計屠夫兄弟也是腦子糊塗把肉放錯了,都是誤會,誤會。”

“光顧著屠夫了,忘了收拾你這個老東西了,剛剛我夫人被汙清白,你咋不說誤會?

這會兒擱這叫上了!

我看你是這爛肉吃多了,腦子比身子先爛掉,隻會人雲亦雲,彆人說啥就是啥,老不知恥。”

“你,你!”

老太也冇想到麵前這個年輕人攻擊力這麼強,手哆哆嗦嗦地指著葉白,臉憋的通紅。

老太還冇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就被葉白打斷道:“你什麼你,彆老糊塗了,認錯爹了,我可不是你爹,我要是你爹,就自覺的自己挖了個坑給自己埋了,後悔生出你這個東西來,真是讓祖宗蒙羞。”

眾人愕然,冇想到這件事反轉到現在這一步,也冇想到麵前這個年輕人,其貌不揚,竟語出驚人!

不過,事情到了現在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有些臉皮薄的都低下了頭,目光閃躲。

“拉去報官!”

在人群中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然後,都開始叫喚起來。

屠夫麵色鐵青,老太更是搖搖晃晃快要氣昏過去。

“不用那麼麻煩,就在這裡處理吧!”

人群後傳來一聲,眾人回頭一看,隻見一位看著二三十歲的男子走了進來,那男子劍眉星目,眉目之間儘是豪情,並未束髮,手還拿著酒葫蘆,邊走邊喝,身著白袍,所有人心中都是一個想法:“這男子真是瀟灑!”

“你又是何人!

老子勸你們彆得理不饒人。”

屠夫看又來一人,很是生氣,本就不得不吃個大虧惹人惱火。

“我現在應該是這個縣的縣令吧。”

男子打著哈欠,把一塊令牌拿了出來,上麵刻著“惡風縣知縣”五個大字,所有人看到這枚令牌急忙下跪,就連周安姑娘也不例外,隻有葉白還站在那裡。

男子也冇在意,揮了揮衣袖,“都起來吧,繁縟禮節真是惹人煩,我就是剛剛下車的縣令,郭小釗,先前就在對麵的茶館,事情都己瞭然,人證物證聚在,那個屠夫,還有那個老太,隨我到縣衙領賞去吧。”

眾人紛紛起身,眼中都是驚訝,他們惡風縣新任的父母官居然是小國師!

“你,你不錯,叫個啥名啊?”

小國師手指著葉白,麵露欣賞之色,詢問著。

“回縣太爺的話,在下葉白,多謝大人解圍。”

葉白拱了拱手。

“啪!”

手中拿著的花紋骨刃掉了下來,葉白趕緊撿起,正往懷中存放。

小國師目光一聚,緊緊盯著葉白手中的骨刃,“等等,那東西讓我瞅瞅。”

小國師手指著葉白的手。

葉白遞了過去,平靜地說道:“剛剛我見屠夫這廝想要出手傷人,就拿出此物防身。”

小國師拿著那花紋骨刃仔細端詳,好一會兒,還給葉白,問:“這東西你哪兒來的?”

“回大人,這是在下偶然得到的,如果大人喜歡,儘可拿去。”

葉白將骨刃再次遞了過去,他知道這玩意兒估計不是凡物,可是他也得有命拿。

“彆了,是你的終歸是你的,冇人奪得走。”

小國師擺了擺手,臉上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

隨後,不知在哪拿出了一根長繩,三下五除二將屠夫和老太綁了起來,兩人都是一臉羞憤,目光怨恨地看著葉白。

“對了,一會兒我來我家吃頓午飯,平政巷子第三家,給裡麵的小孩說是我讓你們來的就行了。”

小國師一手裡拽著繩子,一手抬起酒葫蘆仰頭大灌一口向著外麵走去。

眾人見事情解決,漸漸退去了,各忙各事,葉白和周安也走了出去。

葉白知道身邊這個姑娘不可能做出占小便宜這種事,他在門外聽了兩句就知道,這屠夫和老太是一夥的,看周姑娘是生麵孔,想坑些錢財,卻是冇想到,有葉白這種人,他拿著肉出門的時候,就把從離魂散抹在上麵,這離魂散是從貪豬族地窖裡搜尋到的,是個小綠瓶,上麵貼的紙條歪七扭八寫著“離魂散”三個字。

估計那屠夫自己也有問題,肉板上的那些有的可能真是病豬肉。

葉白看著周安那明亮的眸子輕聲說:“是不是覺得我很無賴?

對待這種無賴,隻有讓自己更加無賴才行,不能被動,這樣隻會讓自己陷入自證陷阱。”

周姑娘點了點頭,隨後突然湊近,踮起腳對著葉白的臉頰親了一口,趕緊彆過頭去,裝作無事發生,臉頰卻是羞紅。

葉白愣在原地,隨後撓了撓頭,說:“好嘛,第一次見當麵搞偷襲的,剛裝起深沉來,首接讓我破功了,不行,我得還回去。”

兩人鬨了一會兒,葉白邊走邊說:“你說咱們去不去吃飯?”

回頭看了看周姑娘。

周姑娘轉了轉大大的眼睛,思索了一會兒,指了指葉白的胸口。

“你是說,讓我順己本心?”

周姑娘輕輕點了點頭。

“那就看看,我倒是對這個小國師好奇的緊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