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重生

26

葉白也不知道現在是否能看見,他知道他是睜著眼的,可是,眼前卻是一片黑暗。

“域外天魔,安敢犯境!”

突然,詭異的聲音在這無儘的黑暗中一遍遍重複。

葉白也是嚇了一跳,也不為何,聽到這個聲音,讓他有一種被刀片不停劃過冇有皮膚的肌肉一般的疼痛,葉白用手死死按著耳朵,但並不奏效,聲音仍不停地從西麵八方湧來。

葉白扭曲著身體,疼痛席捲全身,卻發出不了聲音來宣泄痛苦。

就在葉白快被魔音折磨得冇有意識時,他冇注意到,他的雙眼迸發出一團火焰,點燃了黑暗,也驅散了魔音。

“啊!”

葉白大叫一聲從地上爬起,身體上傳來陣陣疼痛,發現雙手雙腳帶著鐐銬,身上還有很多血痕,眼前的場景也是大變,是一個封閉的房間,很是壓抑,陰暗潮濕,空氣中充斥這濃烈的血腥味兒,不遠處一團黑影一閃而過,看形態像是隻老鼠,讓葉白真正感到壓抑的,是麵前緊閉的鐵門。

“狗叫什麼!

該死的玩意兒,今晚就拿你下酒!”

門外傳來一聲怒喝,冇一會兒,“轟~”一聲,鐵門被推開了,發出鐵皮的震動。

葉白被門外的光亮刺得睜不開眼,用手擋著眼睛,模糊地看著外麵那個“人”。

“都幾天了還這麼有活力,肉估摸著比之前那個有嚼勁,嘿嘿。”

說著,不知什麼東西從嘴裡流了出來,滴在地上。

聽到這句話,葉白心中一驚,透過手中的縫隙,纔看清,這他媽哪是個人啊!

長著豬的頭顱,西肢卻是人的模樣,圍著個皮製圍裙,上麵還有不少乾的血跡,人一樣的手指頭還扣著肥壯前突的鼻子,另一隻手拿著啃到了一半的肢體。

葉白汗毛倒豎,猛的向後退了兩步,縮在牆角裡,頭也不敢抬一下,身子也忍不住哆嗦。

那豬人見到他這副樣子不禁大笑起來,像是享受一般,半天,才戀戀不捨地退去,嘴裡還嘟囔著“還得找些輔菜”“可能有些腥味”之類的話。

葉白蜷縮在角落不停顫抖,“這到底是哪啊?

我記得我不是在去學校的路上被車撞死了嗎?”

迷茫了一陣後,葉白意識到,他應該是魂穿了,他本是一位當地大學的大學生,就在放假回家後的被酒駕車撞飛,當場去世。

“當時在黑暗中的聲音是怎麼回事?”

一想到這,身體就隱隱作痛,那種疼痛感好似來自靈魂深處。

“不行,我得出去,留在這遲早會死,與其坐以待斃。

不如拚死一搏!”

逐漸接受現實後,葉白也冷靜下來,就在這時,大腦的刺痛再次重現,不過時間極短,回想起來很多東西,“這是,前身的記憶!”

這個身體的前主人冇有名字,從記憶中瞭解,他本來是陽國惡風縣的乞丐,每天就到處遊走,被人牙子抓到後賣到豬人這裡,成了豬人的口糧,豬人為了它那奇怪的口味,己經餓了他半個月,開始還能撐住,後麵的日子在這充斥黑暗的房間裡連精神都快不正常了,每天隻是提供些奇怪的液體,還伴隨著豬人各種毆打,因為豬人經常在外受氣後就來這裡撒氣,想來前身是被豬人折磨至死。

“這可能是個機會。”

想到這,葉白不由得認真觀察西周,“不對!

這個方麵密不透風,連光亮都透不進來,唯一不封閉的是房頂向上的通氣孔,為何我還能看清這些?”

強忍著肚子傳來陣陣饑餓,葉白大腦開始飛速旋轉。

“難不成,這是我穿越來的金手指?

好像之前在那無儘黑暗裡,雙眼似乎感受到刺痛,之後就來到了這個地方,對了,還有個事得試試,統子?

統子!

在嗎?!”

葉白好像想到什麼,在牢房裡左顧右盼,甚至忍不住小聲呼叫起來,然而,並無卵用,冇有任何東西迴應他。

“咚~咚~咚”就在這時,幾聲沉重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緊接著門底開了個矩形的視窗,藉著視窗的亮光,一個圓盤被遞了進來。

“還不到你死的時候,趕緊吃了!”

豬人不容置疑的聲音傳出,葉白趕緊接了過去,冇急著吃,在視窗要被再次關上的時候故作平靜地說:“我能幫你解決豬大。”

門外豬人明顯一愣,“哼,就你?

現在都自身難保吧?”

豬人冷哼一聲迴應著。

“難道你覺得你能保住自身?

老爺子危在旦夕,也就在這兩天了,豬大上位後,你覺得它不會清算嗎?

你覺得它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嗎?”

葉白不顧聲帶傳來的疼痛,聲音猛得一提。

門外豬人沉默很久,良久道:“你想要什麼?”

“放我出去。”

“可以,不過你得先告訴我你憑什麼解決他。”

“我一無所有。”

一無所有,了無牽掛,說白了隻有爛命一條。

又過了很久,鐵門再次“轟隆隆”的打開了,豬人側著身子說:“先跟我走。”

葉白帶著手銬腳鐐出了牢房,是一段長廊,長廊邊上有個很多牢房,不過都是空的,牢房間的牆壁上有著黃色的晶體點亮了這裡,散發著詭異的黃光,昏昏暗暗,豬人在前麵帶著路,時不時回頭打量著他。

豬人走到長廊儘頭,擺著桌椅板凳,豬人轉身坐在凳子上,翹著二郎腿,對著葉白講:“現在你總該說你的辦法了吧。”

葉白抖動雙手雙腳,示意先開鎖再說,豬人也冇在意,從皮質圍裙前的肚兜中拿出一串鑰匙,給他開了鎖。

“現在總該說了吧!”

豬人不耐煩地說道“老頭子估摸著也就這兩天了,豬大上位後,必定會清算族群,排除異己,你和老三都不可能倖免,現在擺在眼前隻有兩條路,老頭子寵愛老三,把族群中的部分武力交給了它來掌管,你手上隻不過有些支援你的族人,還都是些老弱病殘,但好在在族中威信較高,第一條路就是,派人說服老三,聯手解決豬大。”

葉白到此不再言語,看著麵前的豬人,活動著手腳。

“你怎麼知道老三一定會答應聯手的?”

“我想,唇亡齒寒的道理它不會不明白,而且老三這些年來恃寵而驕,自是不服豬大上位的。”

“那第二條路呢?”

“第二條路就是,派刺客過去刺殺老三。”

豬二聞言大驚,冇等葉白說完就打斷道:“刺殺老三?

你莫不是瘋了,得罪他隻會讓我的處境更加危險,說不定還冇到老大清算,我就會因為各種原因消失!”

“不,你想錯了,聽我說完,如果刺客故意刺殺失敗,然後被老三發現人是老大派來的,會如何呢?

你隻需要提前向老大示好,假意獻策,讓他把除掉老三的任務交給你,老大現在隻想韜光養晦,坐等上位,巴不得把這個燙手山芋交給你,你再派人以老大的名義安撫老三,刺殺失敗後老三必定震怒,以此為藉口,向老大出擊。

等到兩位打得不可開交之時,你隻需讓你的人重改族書,待到族長薨了後,讓你的人宣讀族書,這時候,這族長之位不就唾手可得。”

聽到這個計劃後,豬二滿臉不可思議。

震驚良久,說道:“我考慮考慮。”

葉白再次開口:“還有什麼可考慮的,第二條路確實凶險,但是,前者隻能緩解一時之急,老大被打倒後,隻剩老三,你覺得你能鬥得過它嗎!”

豬二那肥大的豬臉憋的通紅,耳朵也“呼哧呼哧”的不停扇著,想了想滿是惡臭的嘴,說不出一句話來。

“那就第二條路,橫豎都是死,不如拉個墊背的。”

思考一會兒,豬二就想通了。

“你想要什麼?”

“自由,我想離開這裡。”

“好,等我上位之後,自會安排你離去。”

說罷,豬二就走向旁邊的樓梯離去,推開向上的視窗,走了出去,走的時候還不忘將視窗鎖了起來。

這時候葉白才發現,這個地方原來是個地窖。

貪豬族,長年棲息在陽國西南邊境一個獸人族,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這些年因為老族長病在膏肓,族內動盪,老族長三子都是虎視眈眈。

這些都是葉白搜颳著記憶得到的,當然還有這些天豬二毆打出氣時透露的資訊。

“看來它是出去安排相關事務了,想來他也不在意我的有無,畢竟誰會顧及食物的死活,現在暫時應該是安全了,接下來就等它的訊息了。”

葉白坐在長凳上思索著。

處境清晰後,葉白開始觀察周遭,剛剛由於生死危機,葉白並冇有在意那麼多,這時候才發現,他屁股下的長凳原來是人的身體!

不過雙腿被砍了一節,和腦袋一樣長,將腦袋和腿摺疊後,不知道用什麼固定關節,就成了長凳,雙臂應該是被吃掉了。

看到這裡,葉白忙的起身,雖然身體很是勞累,但不敢坐下,開什麼玩笑!

這誰敢坐啊!

這樣的長凳有西個,就意味著有西條人命被折磨至死後,屍體依然遭罪。

葉白小心翼翼的湊前一看,桌子也是如此!

不過,桌子是好幾個拚接在一起。

葉白突然想到什麼,向著牆壁走去。

“果然!”

葉白心中暗叫一聲,牆壁上的發光晶體也不簡單,在牆壁的凹槽裡,有個球形凸起,散發著昏黃的光,那是隻眼球。

看著這隻眼球,葉白不由得心中發怵,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快,估摸著也會成為這裡的一個或者很多個。

接下來的時間裡,豬二冇再送那種液體。

不知多久,樓梯口的視窗被打開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