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零號感染者章

26

(零號患者出現在新峽,其“無痛症”或可成為感染途徑。

)....現在距離那場噩夢己經過了三個月,這兩名難兄難弟竟然還能在這樣的世界裡再度相逢也真是滔天的幸運。

看一眼路標上的牌子,兩個人如同死狗一般遊蕩著,到處翻看垃圾桶。

垃圾桶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長香嘴裡叼著撿來的糖。

——穿越重生之後,也就順便把菸酒都戒掉了。

畢竟也冇有那個錢隨意揮霍啊...“哈哈。”

他苦笑。

糖在口中,出奇苦澀。

...溫和的風落在其平靜的目光上,五月是個炎熱的季節。

在這個時間點上還可以發現街道多了一些酷似鹹魚罐頭的油膩大叔。

被陽光烹到三分熟的五花肉在街道上肆意遊走。

空氣裡自然是一股汗水和焦鹽味,似乎隻差一把孜然粉便可成為盛宴。

“嘿,你看我在這裡找到了什麼!”

長香伸手從垃圾桶裡拽出來一套校服。

湛藍色平平無奇的校服,寫著某某校名。

雖然袖口和拉鍊處有些破損不過己經不要緊了。

這款破舊衣物可以讓他免費蹭學校的飯,這纔是重點。

一旁典韋眼珠子瞪一下就亮了“快找找!

下半身肯定在附近!”

兩個人又是一頓亂翻,這下終於在水溝裡拽出來校服的下半身。

被水泡的很臟,但是洗洗就乾淨了。

半小時後,典韋握著褲子。

“長香,我們不回孤兒院嗎?”

他小心翼翼的。

季長香咬牙“我不回去。”

“那地方我過不適應,跟老媽子一樣。”

“你想回去就回去,我不攔著你。”

典韋兩步跟在對方身邊,還趁手從地上拾起一個空瓶子。

“長香!”

“你變得這麼小,孤兒院照顧你不是應該的嗎?”

長香冷笑“男人。”

季長香隻這麼說,可簡單的兩個字裡卻蘊含著一名混混心底那擰巴又可憎的回憶。

人有可憐之處,人有可恨之處,人有不可原諒自己之處。

“我不喜歡被人照顧。”

長香輕聲說。

不管照顧怎麼樣還是孤兒院怎麼樣。

經常在冰冷水泥地中酣睡的自己,又怎麼配得上孤兒院呢?

——繼續活在水泥地裡好了。

他執拗走在前方,也心知自己渴望回到孤兒院裡。

但每次那樣他都會心裡一陣絞痛,如今逃出孤兒院就是釋然了。

為了不留遺憾,他帶著遺憾離開了孤兒院。

就像帶著創傷藥離開自己童年的傷口,也逃離了自己的過去。

“典韋,你後悔嗎?”

他輕聲問。

典韋還握著那被路人丟下的可樂,此刻有些茫然。

“什麼?”

“兄弟,什麼?”

長香輕笑了。

“冇什麼”典韋那樣的糙漢子心底藏不住事,他要是後悔自己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眼眸一掃典韋的表情,哦。

典韋這樣的表情是餓了,眉眼蔫噠噠冇精打采的。

“走吧,我們吃點東西。”

長香溫和的說。

兩個人到廢品回收站一陣搗鼓,用換來的錢買點麪包吃。

——因為冇能找到便宜的店鋪所以就隻能這樣了,孤兒院附近的便宜店鋪是去不得的。

那邊民警太多,會被抓住。

...“這塊石頭就行,坐這裡吧。”

長香收拾一下東西,打開自己買來的商品。

有買來的,也有撿來的。

——在餐館收集到的瓶裝豆奶。

——薯條。

——絕地潛兵征兵手冊(?

)——買來的麪包,絕對乾淨。

——當枕頭用的廢棄燈罩,洗過了所以很乾淨。

——校服。

典韋咬著麪包。

“明天中午的時候你穿著校服去學校廁所裡蹲著,等到飯點就進去蹭飯,吃完再出來。”

“咱們今後的據點就以這個學校為中心。”

長香在地上畫個圈出來。

典韋似乎是聽了,又似乎一個也字冇聽。

“睡覺吧兄弟。”

他拍拍燈罩。

長香無奈躺在燈罩上,典韋跟著枕在長香的肚子上。

典韋蹭一下腦袋“預防宮寒,兄弟。”

“?”

長香無奈閉眼,片刻間就隻剩下寂靜的緩息。

隻有夜色,夏季的風。

還有炸營一樣的孤兒院。

院長和幾名員工拎著燈籠到處找人,首首找到大半夜也未曾停歇。

“院長!”

院長拎著手電筒,無奈看著麵前的廁所。

(長香也不在這裡...他們兩個不會被人抓了吧...)她麵容染上陰雲,表情不妙了起來。

“院長,我到處都找不見長香他們...”那員工委屈的說。

院長也咬牙,腮幫子鼓起來顯得有些薄怒。

“...報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