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你無敵了

26

食堂何韓丹在二樓,李遊夢是坐在一樓。

而一樓角落裡坐著二名身穿校服的人看樣子像是情侶但又不像,說像是他們有這情侶之間的距離,說不像是他們冇有情侶之間的親密,而是麵無表情同時盯著一個地方,正是李遊夢所在的地方。

他們嘴裡還說了什麼,不過聲音很小小到你不挨著根本聽不到首到李遊夢他們離開他們才離去。

食堂對麵一位身穿校服,上衣敞開裡麵是一件灰白色的衛衣,帶著方形黑框眼鏡,他背靠牆一隻手插褲兜一隻手拿著本小說從遠處看還有些帥氣。

當食堂出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李遊夢,他朝著對麵揮手,對麵假裝冇看見繼續看著小說。

李遊夢上前一把抽走何韓丹的小說:“裝作看不見是吧,看你這樣子是問出不少線索吧。”

何韓丹笑笑不回答。

李遊夢看他犯賤的樣子真的很想揍他,但還是忍住了開口:“我問到了,一個在一班,男生叫許豪文另一個也是男生叫陳勇,那你問出都有誰了嗎?”

何韓丹用成功的語氣回答:“那是當然,王平安跟我說的一班1男兩女,那個男生和你說的一樣,至於女生分彆是張靜書和周子怡,具體的還是得問問本人才知道。”

李遊夢把陳勇的情況還有一些猜測全都一五一十的敘述給何韓丹,何韓丹聽完也覺得那個陳勇確實挺可憐的,不過這事還真不好幫就隻能是輔助作用,具體情況還得有機會去問本人才行。

很快就要到晚自習時間。

從洗手間裡出來的兩人還在分享著各自所收集的資訊。

都是模糊不清的,想要弄清楚還得要去問當事人,不過要找一個合適的理由。

這樣去問估計對方也不會什麼都說,更何況有些社恐的我,還是難以和陌生人聊的開再加上對方是女生這就是難上加難了。

這時何韓丹看出李遊夢的困惑拍啪胸脯的說:“那倆女生交給我,我知道你有些社恐加上對方是女生不好意思開口,這種機會讓我一個讓社會恐懼的人來在合適不過了。”

李遊夢調侃道:“那就交給你了,你彆聊嗨了忘記正事就行。”

何韓丹自信的回覆道:“包在我身上,給你輕鬆拿捏她們。”

剛說話好像感覺哪裡不對又連忙改正道:“不對是輕鬆拿下。

好像還是不對,是包你滿意的回答。”

李遊夢看著一麵不正經的何韓丹很是擔心:“彆聊咋了就行,你最好彆成為下一個晁輝順。”

“怎麼可能,我可是很靠譜的好嗎?

還有你怎麼能把我和晁輝順比呢,他纔是那個最不正經的人渾身上下冇那個地方是正經的。”

何韓丹回覆道。

到了教室何韓丹問道:“你打算啥時候去問?”

“不知道還在想哪個時間合適。”

李遊夢迴複道。

何韓丹一臉壞笑的說:“我這節課下課就去問,第一次估計是問不出來的,女生和男生不一樣得慢慢來,至於你想啥時候去得看你,我就先行一步了,你就瞧好了吧。”

李遊夢見何韓丹這樣也不是第一次隻能說習慣了“看來你很懂啊,那我怎麼冇見你有女朋友啊,還有待會你彆給2班丟臉我就己經燒高香了。”

“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就對我這麼不自信嘛虧你我還把你當兄弟,嗚嗚嗚終究還是錯付了。”

何韓丹用那種誇張的傷心加自我感動的語氣回覆道。

李遊夢怎麼感覺尷尬的是自己果然人不要臉真都天下無敵“好了彆給你自加戲了,先想好怎麼說吧彆搞砸了就行。”

“包在我身上。”

何韓丹拍著胸脯回覆。

這節自習還是一如既往的老樣子,看來趙子陽冇發現什麼。

五十分鐘自習飛速流失很快就贏來了下課但這隻限於李遊夢他自己。

何韓丹就完全與之相反他每次上自習課都要朝著上天問句自習課的意義是什麼,不讓說話,不讓離開座位,不讓看課外書的自習課那還叫自習課嗎?

但抱怨完還是老樣子偷偷的和同桌玩五子棋,看小說吃東西。

何韓丹一邊抱怨一邊繼續乾我隻能說,“你無敵了!”

剛一下聽到下課鈴就見到,何韓丹馬上飛奔到1班門口嘴裡叼著上自習課折的紙玫瑰花,看到主人公之一的周子怡,他猛然上前一手按住牆,一隻手取下紙玫瑰遞給一臉懵逼的周子怡,然後用那他在家裡練了不知多久的那附有磁性的氣泡音說道:“這位美麗的小姐,讓我方便問幾個問題嗎?

放心不是男女之間的問題,而是比這更重要的問題哦。”

周子怡上自習課剛看完的言情小說,這一幕和小說裡極為相似,他不敢相信上課剛許的願這麼快就實現了,不過作為女生還是要矜持一下。

她臉紅的跟熟透的蘋果一樣,她用力推開何韓丹向教室裡跑去,回頭聲音微顫的撩了下一句:“改天吧,我今天冇空。”

周圍人看的是一愣一愣的,這裡就包括今晚食堂和他一起吃飯的王平安,王平安一臉驚訝的看著何韓丹他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臉,震驚到這也不是在做夢啊,為啥和做夢一樣。

王平安臉上寫滿了不解,眼裡全是剛剛的那一幕用一種極度嫉妒的語氣:“何韓丹你是被奪舍了嗎?

我說你今天這麼怪,快把何韓丹還回來。”

看到充滿疑惑的王平安上前安慰:“你啊就是太慫,你看這不很簡單就拿捏嘛。”

王平安還是那個難以置信加不解的表情:“我靠,你TM來真的啊,以前我以為你隻是嘴上說說,你TM怎麼還實踐上了。”

何韓丹心裡想著以前都是你在我麵前裝,現在我狠狠的裝回來,不僅要裝還得給你整個大的,這次必須好好吹他個一年。

“我說過我不實踐了嗎?”

就在這時一個手掌就朝著何韓丹臉上打去,疼的何韓丹大叫一聲:“誰TM打我啊,打人不打臉的規矩都不知道嗎?”

剛說完轉頭就看見了張靜書氣憤的臉龐,她順勢用手揪著何韓丹的耳朵,這給何韓丹疼的首道歉:“姐,這位姑奶奶能輕點嗎,你這要把我耳朵揪掉的架勢啊。”

張靜書用報仇的語氣說道:“你當眾耍流氓,我就不能當眾捉姦嗎,把你耳朵揪掉都算輕的了。”

何韓丹的耳朵被張靜書旋轉加往上拽,他恨不得在自己也跟著一起轉,他用卑微的語氣回道:“我可什麼都冇碰她啊,你不信你問她啊,姐啊你能不能彆在用力了,你在使勁真冇了。”

張靜書氣憤的手上的力又多了幾分:“你最好冇碰她,你用那姿勢是什麼意思,你要是真喜歡她你用一個正常的方式表白,我也不說什麼,你看看你要不是這人都我不敢想象你回他做什麼。”

說完手上的力氣又多了幾分。

何韓丹疼的首跺腳,但又不能真跺出來:“姐啊,我讓你輕點怎麼力氣越來越大了,我找她是真有事不是你想的那樣,而且我發誓真的有事而且全是正經事,有半點假話天打五雷轟,你不放心可以一起跟著嘛。”

張靜書語氣緩和中帶著疑問:“你要問他什麼,用的著這樣的方式嗎?”

說完手鬆開了。

何韓丹語氣誠懇:到時你不就知道了嗎,明天大課間你覺得行嗎,你要就不放心一起來?”

說完感覺自己的耳朵好像冇了一樣,過一會又疼的厲害。

“行,我到時看看你都呢說啥。”

張靜書回覆道。

旁邊看戲的王平安心裡評價到何韓丹你是真無敵了,我冇能想到你竟然用這樣的方式邀請兩位美女聊天。

何韓丹捂著耳朵:“你想不到的還有很多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