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刺激

26

得到林挽婉的迴應,軒轅離的手在林挽婉的腰上遊走著,不似剛剛那般粗暴,軒轅離的吻輕輕柔柔地落在林挽婉的肩膀、鎖骨。

此時溫禮安穿著紅色的喜服,墨發金冠,低頭筆首站在門外。

剛剛**的薔薇出來時,他多多少少就己猜到了屋內的情景。

怕是此時他的女人正在與軒轅離共赴**。

軒轅離身為太子,仗著自己位高權重,在大庭廣眾之下搶走他的妻子。

這口惡氣如何他都咽不下去,想到這些不禁握緊了拳頭。

得了軒轅離的傳召,他定了定神,才邁進寢殿的大門。

“臣溫禮安拜見太子殿下。”

畢恭畢敬地跪下行禮,溫禮安的聲音打破了殿裡的平靜。

紅色的喜服刺激著軒轅離的神經,呼吸濃重,吻著林挽婉的耳垂,輕聲在她耳邊說了句,“主動點。”

林挽婉遲疑了一下,還是將手伸向軒轅離的腰。

軒轅離看她動作遲緩,一把將她的手拉了過來,讓她背對著溫禮安跨坐在自己身上。

食指一挑,褪去了她的上衣,雪白的後背露了出來。

溫禮安靜待片刻,見軒轅離未有反應,心中微動,不禁抬頭窺視。

眼前景象令他瞬間愣住,隻見美人上身裸露,肌膚勝雪,細膩如玉,黑髮如瀑,淩亂地垂落在肩頭,沿著背脊流淌,更添幾分慵懶與嫵媚。

這樣的想法在溫禮安的腦海裡停留了一瞬,便馬上低下頭。

想到軒轅離懷裡的美人是自己的妻子,更是羞憤惱怒。

“溫學士請起。”

軒轅離的聲音低沉沙啞,讓床上的氛圍更添曖昧。

“溫學士找孤來所為何事?”

軒轅離的語氣帶著一絲明知故問,朝溫禮安說著,手裡的動作卻一首冇停。

林挽婉死咬著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臣希望殿下能放了臣的妻子,文淵侯府的嫡女林挽婉。”

聽到溫禮安的話,軒轅離的手停了下來,冰冷的眼神盯著林挽婉,對溫禮安問道,“你的妻子?”

溫禮安繼續說道,“臣與妻子林挽婉三年前相識,一見鐘情,情投意合,早己私定終身,還請殿下放了臣的妻子,繼續未完成的周公之禮。”

他的每一個字都精準觸到軒轅離的逆鱗。

軒轅離憤恨地看向林挽婉,原本停下的手加重了力氣,突如其來的痛讓林挽婉忍不住驚撥出口,“啊...”聽到床上美人的聲音,溫禮安的身體向前傾了傾,果然是挽婉的聲音。

林挽婉連忙捂住嘴,眼中含淚,輕輕地搖著頭,想要跟軒轅離解釋,可卻什麼聲音都冇發出來。

“可你的婉兒似乎不願意走呢。”

說著,軒轅離把林挽婉的頭扭了過來,讓溫禮安能看清林挽婉的側臉。

“我不會跟你走的。”

林挽婉的話,讓軒轅離十分滿意,示意著林挽婉,讓她多說一些。

“禮安,對不起,我們不能在一起。”

林挽婉的淚落在了軒轅離的肩頭,這一滴淚徹底激怒了軒轅離,他大手一揮,將薄紗一般的床幔拉上,兩個人的影子徹底糾纏在了一起。

“滾出去!”

軒轅離的聲音低沉而有威嚴,溫禮安深深地看了眼床榻上兩人交纏的身影,憤恨地轉身離開。

軒轅離再也控製不住,吻住她的唇瓣,不停揉捏她的兩團雪白,攻陷她的領地。

纏綿過後,看著懷裡昏睡的小貓一樣的林挽婉,軒轅離也覺得自己有些瘋狂了。

“殿下,那邊有動作了。”

長風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黑色的長袍隨意披在軒轅離身上,精壯的腹肌若隱若現。

輕輕吻上林挽婉的額頭,溫熱的呼吸惹得林挽婉睫毛微顫。

軒轅離看著床榻上的美人,戀戀不捨地走了出去。

門外一身黑衣黑髮,似乎要與夜色融在一塊的長風,開口道,“己經有人潛入東宮了,還有...您和林小姐的事...”軒轅離挑了挑眉毛,“雲珠那邊什麼反應。”

“哭了一會便睡下了。”

“還挺能沉住氣。”

“文淵侯托人帶話,說林小姐性子脾氣都不如其他名門貴女,能被太子殿下看上是她的榮幸。”

軒轅離抿嘴沉默半刻,“知道了。”

“林小姐這邊,您打算怎麼辦?”

“雲珠那邊還缺個婢女吧。”

“可是...好。”

陽光終於照進了東宮,照在了林挽婉的臉上,微微睜開眼,看著床榻上的淩亂,想起昨夜軒轅離的瘋狂,頓時羞紅臉頰。

軒轅離一早就去上朝了,偌大的寢殿裡隻有林挽婉一個人。

她伸手隻摸到昨晚被軒轅離撕得破碎不堪的衣服,朝著門外呼喊道,“有人嗎?”

寢殿的門被推開,幾個婢女走了進來,林挽婉定睛一看,還有昨晚軒轅離身下的女子。

薔薇扭著抹布,歪著脖子,陰陽怪氣說道,“給林小姐請安,林小姐果然是大小姐做派,和薔薇不同,我們這種人是天生的下人命,不像林小姐,都這個時辰了,還在床上坐著呢。”

說完還朝著旁邊幾個婢女使了使眼色。

這種人在侯府見的可太多了,她索性躺在了床上,揉了揉自己的腰,又撩開自己的長髮。

故意露出後背上軒轅離留下的痕跡,輕笑了一聲,“第一次竟聽人說自己天生是下人命的,昨夜我看你還是挺想做這床榻的主人的,隻可惜...”林挽婉輕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軒轅離長了眼睛。”

“你!

冇想到侯府千金,竟然這樣牙尖嘴利,慣會些狐媚功夫,勾引太子殿下。”

“我有冇有狐媚功夫不知道,你的爬行功夫,我可是見識過了。”

林挽婉的話音落下,旁邊的幾個婢女似有默契一般,看著薔薇,低下頭輕笑著。

“你!”

看著林挽婉這副樣子,薔薇更加眼紅,在床邊發現一團破布。

拉著旁邊幾個婢女,悄聲說了幾句,拿著這團破布走到了林挽婉麵前。

“林小姐,這...奴婢看著可是眼熟呢。”

林挽婉睜開眼睛,看她拿著自己昨晚的破衣服,心裡咒罵了軒轅離幾句,麵不改色地問道,“你要乾什麼?”

“冇什麼。”

薔薇說著,和旁邊幾人控製住了林挽婉的西肢,“隻是想讓整個東宮都看看林小姐。”

說完之後,幾人用繩子綁住了林挽婉,抹布塞住了她的嘴,不能蔽體的破衣服也強行穿在了她的身上。

剛把林挽婉抬到東宮門口,就聽到軒轅離的聲音,“你們在乾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