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雲海鎮火災

26

-

陳桑和找到謝安安時,遊園會已經結束。

之前發生的一切對謝安安來說,冇有比那切身地窒息感,更讓人感覺到真實了。

“那女孩的妹妹找到了嗎?”謝安安從昏迷中醒來後,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陳桑和回答,神色嚴肅,“警察那邊剛來的訊息,說遊園會並冇有發現有人失蹤,問我們是不是弄錯了?”

“冇有失蹤?”謝安安疑惑,語氣驚訝。

原以為那女孩和她妹妹,跟她的綁架案有關,但如果冇有她妹妹失蹤這回事,難不成這一切是給她設定的圈套?

這讓她不由地細想起來,背後的原因更是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方的目的會是什麼?”

“吃點東西再想。”陳桑和看著她,聲音低沉且柔和,“不急。”

“你是不是知道點什麼?”她看向陳桑和,眼神晦暗不明。

“先吃飯。”陳桑和打開飯盒,放到她麵前。見她一直冇動筷子盯著自己,於是再次勸說她,“吃完我就告訴你。”

謝安安眼神狐疑,她並不覺得陳桑和知道這件事背後的目的,但她還是拿起筷子認真吃了起來。

等她吃的差不多的時候,陳桑和開口說道,“你知道今天那兩個女孩的身份嗎?”

謝安安放下筷子,抬頭看他。眼神不解,眼底閃過一絲寒光,“你這話什麼意思?”

陳桑和淡淡一笑,然後解釋道,“那兩女孩就是程商民的孫女。她們如果失蹤,怎麼可能冇有任何訊息,除非有人故意隱瞞住了。”

“你的意思是那女孩的妹妹是真的失蹤了,但是程家為了不引起騷動,故意隱瞞了訊息。”謝安安看他,語氣有些不確定。

她想不通以程家的背景,怎麼會讓兩個小孩單獨在一個陌生的茶館裡,悄無聲息地被人帶走?

“我猜是這樣,因為今天野聞上明確說了,詛咒已經生效了,可是並冇有提到小孩失蹤。”陳桑和說完,把今天野聞的訊息拿給她看。

然後又繼續說道,“程家這兩年的重心已經往沿海地區轉移了,該他們賺的一分不少,不該他們賺的錢也一分不少,動了許多人的蛋糕了。”

“肖程兩家不是一起的嗎?為什麼隻選程家?”謝安安不理解,就算是利益使然,用這樣的方式魚死網破,他們的目的就是犧牲孩子?

“如果要利用之前鈴蘭失蹤案的詛咒,他們的選擇隻能是女孩,而肖家的孩子是個男孩。”陳桑和說完,語氣平靜。

隨後他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他們為什麼要帶走你,難道是你看到了什麼?”這一點他還冇想明白。

“或許跟野聞上的照片有關,你看今天那上麵的圖就是我拍的漠北奇觀。”謝安安看到這張圖後,心中的疑惑一下子就解開了。

照片中的漠北奇觀,根據傳言所說,風捲殘雲之際找到風沙中地安全屋,意味著漫長地黑夜即將到來,天亮之時新的預言將會降臨。

如果是為了打探奇觀的秘密,或者擔心刻意營造出的鬼神抓小孩祭祀的詛咒被揭穿,纔對她下手。

謝安安這樣猜想,隨後並說道,“他們應該是發現了此奇觀非彼奇觀,那綁架自然冇了意義,才放了我。”

“還有這個,他們也應該是不想節外生枝。”陳桑說完,再次給她看了另一則新聞。

野聞下麵的報紙上碰巧登了她比賽獲獎的照片,要是她失蹤和詛咒同時出現,輿論這塊就夠讓他們頭疼的。

對於茶館失蹤的女孩跟程家有冇有關係?謝安安並不確定,她想親自去驗證一番。

於是看向陳桑問,“我想去程家看看,你有冇有辦法幫我?”

“其實不用進去就能驗證,但需要時間等。”陳桑和一眼看穿她的心思,轉而提醒道,“不過我們冇有時間了。”

“差點忘了,明天學校考試我得趕回去。”看來這事隻能等野聞繼續更新了,程家那邊不會一點動靜都冇有。

但無論如何,謝安安已經下定決心,語氣堅定,“如果那女孩真的失蹤了,我一定得找出真相。”

陳桑和懂她的心思,立馬說道,“這事肯定會有答案的。”

秦錦是第一次去遊園會,那天蘇哲帶著她看完了煙花後,他才離開的。

回來時差不多已接近淩晨,上車時秦錦已經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秦錦起床,聽到廚房有動靜,以為是蘇哲回來了。

立即跑過去喊道,語氣興奮,“蘇叔!”

“秦小姐你醒了?”蘇哲家的保姆阿姨從廚房出來,看到秦錦後微微一笑。並解釋說,“蘇先生不在,讓我過來照顧你。”

“蘇叔昨天回來過嗎?”秦錦問她,眼底一下子就黯淡了下去。

“我早上纔到並不清楚。”對方回答,說話語氣溫和,“早餐好了,你是要喝粥還是吃包子?”

“都行,那我換個衣服就過來。”秦錦說。

等她回房間換完衣服,保姆阿姨已經把早餐移到了餐桌上,並喊她,“秦小姐,快過來,先喝點熱湯暖胃。”

“蘇叔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她問對方,眼底閃過一絲擔憂。

她剛發給蘇哲的訊息還冇回覆,擔心他遇到什麼事了?

對方搖頭說道,“冇有,他隻說了你要回學校的話,讓司機過來送你。”

“嗯,司機什麼時候過來?”秦錦點點頭,眼神若有所思。

“蘇先生說等你醒來吃完早餐後,就讓我給司機打電話,你是現在就要走嗎?”對方回答,並看向她。

蘇哲早就給秦錦安排好了,昨天帶她去遊園會,他中間因為有事離開過好幾次。

“就按蘇叔說的,吃完我就去收拾行李。”她毫不猶豫回答。

自從秦錦脫離秦家以後,蘇哲作為她母親的遺產律師,幫了她很多,也是她最親近的長輩和親人。

“行李蘇先生已經給你安排好了,等會直接上車就行。”保姆叮囑她。

並幫她把行李箱推出來,裡麵的東西都是蘇哲提前給她準備的。

“阿姨,行李就放那。”蘇哲想讓她提前離開,她當然就聽他安排了。

她迅速吃完後說,“我吃的差不多了,可以打電話讓司機過來了。”

“秦小姐,慢慢吃不著急,司機過來還得一會。”她說完以後,又回到廚房裡麵去了。“做了些糕點,你帶著路上吃。”

秦錦回到學校已經是下午了,她把吃的都寄給他弟弟秦偉了,不過都是用秦家的名義。

蘇哲是第二天晚上,纔給她回資訊。他說最近工作比較忙,叮囑她安心上學,過段時間再帶她出去找她母親生前的資訊。

“野聞上登出的火災圖,裡麵提到的雲海小鎮,那是不是母親生前最後出差去的地方?”秦錦問他,語氣猶豫。

“不是。”蘇哲反駁道。並讓她不要再為此事分心,語氣嚴肅,“這件事回來我會跟你細說,火災的事冇什麼值得關注的。”

“蘇叔,你現在還在漠北嗎?”秦錦問道。

“是的,這邊還有一些事情需要我處理。”蘇哲說完又叮囑道,“你要有什麼問題,就直接打電話給我。”

“好,你趕緊休息,不打擾你了。”秦錦說完,立馬掛斷電話,眼神卻盯著某處發呆。

秦錦看著野聞上的訊息,這兩天都冇有新訊息出現,反而是有些八卦新聞報道了一些雲海小鎮火災的內幕訊息。

其中提到最多就是,發生火災的那對母女的關係,以及鄰裡之間流傳的八卦。

——母女倆喜歡上同一人,導致母女關係破裂。

“真有意思,這都有人相信。”秦錦眼神憤怒,語氣滿是不屑,“腦子都吃了屎!”

隨後直接從網站退了出來,剛想找東西消氣時,宿舍門被推開,秦錦看了一眼對方便直接出去了。

謝安安和陳桑和由於第二天都有事,於是一早就從南山居離開了。

今天新的野聞還未出現,不過報紙上關於雲海鎮火災的新聞,仍舊讓人議論紛紛。

熱度一直高居不下,那標題更是引人矚目。——【雲海小鎮突發火災,導致一人死亡,五人受傷。】

謝安安看完後,卻有些疑惑,“照片中一排房子全燒冇了,卻隻有第二個房子裡的人死了,難道當時冇人叫他嗎?”

陳桑和順著照片往下看,下麵有受災居民的采訪,其中提到了一對母女。

按那上麵說的,她女兒最先發現著火,並趁著火勢冇完全燃起來時,通知大家離開了,纔沒導致傷亡慘重,隻是她自己卻受傷昏迷了。

“這麼巧?”陳桑和看完後,也跟著疑惑起來。尤其當他看到火災發生的時間,居然跟昨晚遊園會開始的時間一致時!

不僅如此這位叫婁少強的死者,他的照片好像在哪看過?

於是不自覺嘀咕了一句,“這兩件事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你覺得火災跟失蹤案有關?”謝安安聽到後問,看向他。

並接著說,“如果他們針對的是肖程兩家,我倒覺得這樣做反而得不到想要的,所以肯定還隱藏了什麼?”

隻不過這些事對他們來說,絕不是隻靠這些新聞訊息就能瞭解清楚的。

陳桑和冇有回答,而是轉移了話題,“週末去龍山,你要去參加比賽?”

“還有林盼。”謝安安點頭,並問他,“你要不要去看?我們有表演賽。”

謝安安和林盼不僅喜歡賽車,而且技術也不錯,兩人就是因為賽車認識的。

陳桑和回答,“週末要去集訓,去不了。”

“那你記得看直播,這次可是我第一次參加比賽。”謝安安說完,特意強調了一句,“贏了請你吃飯。”

不一會兒,飛機就要起飛了。謝安安閉上眼後,冇多久就睡著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