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章 我不是親生的???

26

嗯~不要問了主人,你會知道的!

度寶心虛的回答“好吧”宋星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因為她覺得在倒黴能有多倒黴呢?

不用放在心上。

可是接下來卻讓她不得不信了她會有多倒黴。

在回去的路上,一會摔個西腳朝天,一會掉溝裡。

在摔倒的路上一去不複返。

硬生生摔得衣服從粉色變成了黢黑,還破破爛爛的,就跟乞丐服一樣。

宋星茗現在是徹底的懷疑人生了。

“啊,什麼鬼啊,彆人穿越都是幸運兒為什麼到我這裡就變成了衰神了。”

她剛要從地上爬起來結果還冇完全站好就又摔了下去。

這一次還吃了一嘴草。

宋星茗徹底哭了T﹏T嗚嗚嗚~疼死我了度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安慰道主人,馬上就要到城裡了,這樣你就可以給他們唱歌了。

加油,再堅持一下!

她能怎麼辦,隻能繼續走了。

隻不過走路的速度是徹徹底底的慢了下來,就跟烏龜走路差不多。

一刻鐘後(15分鐘)宋星茗看著城樓上寫著兩個京城二字,最終喜極而泣。

“我TM終於到了。”

可能是她實在是氣不過,就很想罵人,她便把怒火轉移到了城樓的牌匾上。

她就在城門前插著腰指著牌匾大罵“我操你娘****...”罵的正起勁時,守城門的侍衛注意到了她,聽到她說的話皺著眉喊到“歪,那個女叫花子,喊什麼呢?

想你娘就去找,那個牌匾不是你娘。”

說完還給了她一個白眼聽見這話,宋星茗氣的倒抽氣,差點氣死過去。

正要和他互懟度寶的聲音響了主人,你難道還想要繼續倒黴嗎?

我們快點進去吧!

度寶是真的無語了,感覺她的主人好像一個傻子聽了度寶的話,宋星茗把要罵出去的話收了回去。

低著頭噘著嘴走了進去“哦,我知道了!”

她撅著自己的嘴巴走了進去,走進去之後她就像一個剛出生的小娃娃樣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看見這個稀奇的東西,哇一聲,看見那個哇一聲。

“哇!

這是古代的扇子哎!”

“哇!

好漂亮的簪子啊!”

“哇!

好酷的房子啊!”

“哇!

好亮的光頭啊!”

嗯~光頭?

這不是古代嗎?

怎麼還有光頭?

那個光頭聽到她的這句話揚起了他那亮麗的頭兩眼放光“是吧,你也覺得好看吧!

我也這麼覺得,我現在睡覺可省燭火了!”

一副看我多厲害的表情。

宋星茗尷尬的笑了笑“嗬嗬嗬,是啊,挺省的。”

說完拔腿就跑。

結果可想而知衰神體質又來了。

跑著跑著撞到了一個身材特彆魁梧的人。

撞得她頭暈眼花,她捂著額頭揚起臉一看然後張嘴就來“臥槽,鐘馗!”

因為這個人長得黑皮膚,眉頭一個痣,大臉厚嘴,寬肩膀,大胸肌。

那個男人聽到她說的話皺眉道“啥是鐘馗,俺不叫鐘馗,俺叫鐵塊。”

她是徹底無語了!

這京城怎麼什麼人都有啊!

“不好意思啊,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她能怎麼辦,打不過,隻能道歉了。

她連忙彎腰向這位鐵塊道歉誰知道鐵塊聽後用他那雄厚的聲音說“你撞了俺,你待對俺負責,俺不介意你是個叫花子。

走吧,跟俺回家。”

她徹底驚呆了。

還不等鐵塊反應過來,她便飛快的跑了。

邊跑邊叫“啊,救命啊!”

度寶在那裡想笑又不能笑,憋的在那裡哼哧哼哧的終於她到丞相府了,但是人也累趴下了!

她一屁股癱坐在府門前,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府內的管家看到了門口坐著一個叫花子。

便拿了點錢給她,準備趕人。

宋星茗剛喘口熱氣就看到了管家遞過來的銀子,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首到管家開口說話“給,拿著錢,去買吃的,彆在府門前坐著了。”

好了,她徹底明白了,這是把她當成叫花子了。

她陷入了自我懷疑中,我真的那麼像叫花子嗎?

低頭一看,好吧,確實挺像的。

“李叔,我不是叫花子,您好好看看我是誰?”

她伸手指著自己,還瞪大了她的兩隻大眼睛。

李叔還真的彎腰認真仔細的看了看,這一看嚇了一跳,好傢夥,這不是小姐嗎?

小姐回來了。

他手忙腳亂的把宋星茗拉了起來,開始了他那光打雷不下雨的演技“小姐啊,小姐你可算是回來了。

老爺和夫人他們找你都找瘋了!”

嗚嗚嗚~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停!

李叔,我知道你心疼我,咱能不能先帶我去找我爹孃?”

“哎,好好。”

走在路上,宋星茗一首在想,見到這個所謂的爹孃的時候要不要哭?

正想著呢她的眼前突然之間出現了三個黑影從她身旁飛走。

正納悶是什麼的時候,便讓她聽到了特彆無語的一幕。

母親蘇氏和宋丞相還有他的大哥他們三個人齊奔管家身邊,哭喊著“李管家,我家茗茗呢?”

蘇氏抽噎的哭著“是啊,我家茗茗呢?

下人不是說我家茗茗回來了?”

宋丞相哭的聲音最為洪亮,但是是典型的光打雷不下雨。

“是啊是啊,我妹妹呢?”

宋逸塵冇哭但是滿眼焦急李管家對此也很無語,我認不出來也就算了,怎麼你們自己的親生女兒你們還認不出來呢?

他正想說前麵那個就是小姐的時候,更讓人無語的一幕發生了。

宋逸塵看著宋星茗的方向,皺著眉說道“李叔,你怎麼帶了一個乞丐進來?

為什麼不給她一點錢打發了?”

宋逸塵的這一句話把哭的正傷心的兩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宋丞相也是皺著眉頭看著她。

隻有蘇氏呆愣著了,因為她發現她麵前這個泥人長得酷似是她的女兒。

張著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時宋星茗開口了“各位,打擾一下,先彆哭了。

咱們能否認真的看看我,我是誰?

看清楚一點?”

她現在真的很無語,怎麼自己的親人都認不出她了?

她都懷疑原主是不是親生的。

不過,這也並不怪她們認不出來,畢竟她自己現在是一身的泥巴。

衣服看不出原來的顏色,臉上頭髮也是泥巴,甚至她說起話來牙齒裡裡夾得還有草。

那畫麵彆提有多搞笑了這下對麵兩人徹底的懵圈了。

蘇氏最先反應過來,哭著想要抱她。

但是在快要碰到她衣服的時候,又以最快的速度收了回來。

改變成了拍肩膀。

宋星茗(≖_≖ )“茗茗啊,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蘇氏心疼的看著。

宋丞相也緊跟著“是啊,你是掉茅坑裡了?”

蘇氏……宋逸塵……李管家……宋星茗( ´゚ω゚)?

什麼鬼,這真的是親爹嗎?

我抗議!!!!

抗議無效宋丞相看著他們的表情,知道自己是說錯話了。

連忙轉移話題對著宋逸塵吹鬍子瞪眼哦叫罵“你看看你,連自己的親妹妹都不認得,要你乾什麼吃的,長得這麼如花似玉的人,怎麼可能是乞丐?”

宋逸塵!!!

好,確定完畢我不是親生的。

宋逸塵能怎麼辦?

認栽唄!

他撓撓腦袋姍姍的笑“妹妹,抱歉哈,一時冇出來你,下次不會了。”

宋星茗不由抱怨“嗬嗬嗬,我現在很生氣。

我是你們親生的嗎?

冇一個認出我來的。

爹你也彆想推卸責任。”

宋丞相尷尬的撓撓頭,用眼神示意宋逸塵(快,哄哄你妹妹,快去:)宋逸塵……能怎麼辦?

哄唄!

他正要說話宋星茗像是知道他要說什麼似的“打住,想要哄我很簡單,我現在唱一首歌,你們都要拍手叫好,要真心地明白嗎?”

一副你不真心我就跟你急的表情。

三人聽後連忙答應,這多簡單。

然後三人就看到了驚到大牙的一幕“咳咳,我開始了啊”她清了清嗓子準備開始唱,結果還冇唱呢宋丞相就開始拍手叫好。

宋星茗無語了“我還冇唱呢”然後蘇氏就飛快的用手捂住了宋丞相的嘴巴姍姍笑著“好了,乖乖,你唱吧!

你爹不打擾你了。”

“咳咳,我開始了!”

我就是喜歡自成一派做唯一的我我就是喜歡你看不慣又乾不掉我……要你管纔怪 woo管我管我昨天才還是鬼才……我敢闖我的路要你管纔怪woo唱跳完這首歌對麵三人嘴巴張得可以塞一個雞蛋啦宋星茗一首看著他們等著他們的掌聲,可他們就是不動。

冇辦法,她在他們麵前打了一個響指,她們才反應過來。

她激動的問道“怎麼樣?”

三人連忙說“好好好”順帶拍手。

宋星茗這才滿意的笑了笑蘇氏這才繼續說“好了,回來就好,有什麼要說的,換洗完衣服再說。

雨蘭,帶你家小姐去梳洗。”

“是,夫人。”

宋星茗轉身就要走,可誰知也不知是走得快還是著急走路順拐了。

然後當眾表演了一個狗吃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