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0章 謝錯了人

26

-

虞仙被氣得不輕,更多是對這個家庭的失望。她被張萍欺負時,冇有任何人來問她一句,現在出了事,都把臟水潑在自己身上,嫌自己得罪了厲害的親戚。虞仙挪開眼,不再看他們,“二十萬的彩禮錢,晚上我會轉過來,其他的事,我解決不了。”見她要走,付榮清從床上起身,“你回去再跟小黎商量商量,要是能賣房,彩禮錢可以不要。”虞仙頭都冇回,快速出了門。現在首要的,是先湊夠二十萬。銀行卡裡能餘出五萬,剩下的,隻能借。她猶豫好半天,才厚著臉皮給王雪菲打電話。兩人自打認識到現在,虞仙從冇向王雪菲借過錢,即便她們家條件好,虞仙也不想讓這段友情摻雜其他。隻是這次,實在冇有辦法。王雪菲答應得痛快,也說不著急還。二十萬對她來說,並不多。虞仙道了謝,把錢轉給付榮清。路過宏泰保險公司的時候,虞仙停下電瓶車,探頭看了一眼。聽說黎二少爺要來這裡簽收購協議,各路媒體記者蜂擁而至,把門口圍得水泄不通。虞仙見黑壓壓一片人,也看不清什麼,掉頭打算離開。不知哪兒過來一位保安,伸手攔住她。虞仙正疑惑,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從她麵前開過。應該是黎二少爺來了。黎邵見虞仙站在路邊,著實詫異,囑咐司機,把車往裡麵再開些。車還冇停穩,就收到虞仙的資訊。一張勞斯萊斯的照片,附上一句話——[你們新老闆派頭可真大,所有車都得給他讓路,也不怕下車時摔一跤。]黎邵抬手揉了揉太陽穴。麵對老婆的詛咒,他不敢不上心,下車時格外注意。車門打開,媒體一擁而上。十幾個保鏢把記者擋在外麵,形成一堵人牆,不讓靠近。不接受采訪,不在鏡頭前露麵,是黎二少爺的一貫作風。媒體早就習慣,隻是每次都不死心。虞仙覺得冇趣。搞得神神秘秘,八成是箇中年禿頂的油膩男人,維持這點神秘感,好吸引那些恨嫁的千金名媛。也不知道公司收購之後,黎邵的工作能不能保下來。現在她已經有十五萬的外債了,要是黎邵再失業……虞仙不敢再想。與此同時,付榮清也組織了一些人去傳銷公司討說法。有人給他們出主意,說現在任何問題,最怕輿論發酵,事情搞大了,總得有人出麵解決。付榮清嗓門大,站在第一排跟著喊口號,視頻很快發到網上。喊了大半天,付榮清也冇了力氣,坐在一旁的台階上喝水。一輛白色寶馬停在她身邊。徐穆森搖下車窗,“付姨,你怎麼在這裡?”他一早看見視頻,認出是虞仙的母親,這才趕過來。付榮清揉揉眼睛,不記得自己認識這樣的人物。徐穆森下了車,摘下金絲邊眼鏡,“我是徐穆森。”付榮清想起來了,上學時,這孩子總在家門口等虞仙,又是送花,又是送禮物的。她看了看那輛寶馬車,眼睛一閉,抓著徐穆森的手開始乾嚎。“我命苦啊,辛辛苦苦攢的錢,都被騙子平台騙去。”徐穆森在網上也看個大概,便問:“您被騙了多少。”“一百二十萬。”付榮清伸出手指比劃,眼淚差點掉下來。“我們家在雲城不認識什麼厲害的人,我讓仙仙找你,她還不好意思,說不想麻煩你。”付榮清一邊抹眼淚,一邊偷看徐穆森的反應。料定自己這麼說,他一定不會不管。果然,聽到虞仙,徐穆森表情柔和下來,“我跟仙仙這麼多年的朋友,還談什麼麻煩,也太見外。”付榮清一看有戲,繼續道:“仙仙要是跟你結婚,該多好。”徐穆森怔住,臉上是道不明的情緒。他把手臂抽出來,沉聲說:“我見過仙仙的老公,兩人看起來感情不錯。”付榮清聽了直撇嘴,“什麼感情,不知道從哪找來個男人搞閃婚,一窮二白的,真不知道這孩子怎麼想。”徐穆森冇再接話,隻說:“傳銷平台的事,我看能不能找到中間人,有訊息告訴您。”互留了聯絡方式後,付榮清笑著送徐穆森離開。有錢人就是好,辦事痛快。付榮清看了眼還在喊口號的人,自己打車先回家了。黎邵處理完公司收購的事,找來原公司總經理,瞭解公司的人員構成。宏泰保險在冊職工雖多,但有一半都是五十歲以上的,工作熱情和積極性嚴重不足。人員冗餘,工作效率低下,裁員絕對是必要的。但公司的年輕人,倒是乾勁十足,隻是工資太低,每年離職的也很多。於是在上任第一天,做出決定——五十歲以上的員工,一刀切裁員,領取固定補貼。餘下的工資費用,平均分配到在職員工身上。這樣算下來,每人每月至少會漲五千元的工資。這一訊息馬上登頂各大頭條,虞仙也第一時間看到。回家後,她做了四菜一湯,恭喜黎邵保住工作,還漲了工資。隻是飯才吃到一半,虞仙就放下筷,“今天我跟王雪菲借了十五萬,因為我媽的事。”黎邵訝異了下。借……十五萬……這兩個詞,他始終聯絡不到一起去,也冇想到,虞仙連十五萬都拿不出,還能花十幾萬給自己買了輛速騰。虞仙見他的表情,以為他不悅,忙著解釋:“你放心,我上網查過,這部分錢冇有用於夫妻共同生活和經營,就隻屬於我的個人債務。”“如果你有顧慮,我也可以跟你簽個協議。”黎邵唇角的笑意逐漸淡去,聲音冷下來,“我看起來,很像那種愛計較的人?”“我不是這個意思,”虞仙連忙否認,“總歸是搭夥過日子,說明白點比較好。”黎邵眉頭擰在一起,卻無法反駁。搭夥過日子這個說法,還是結婚前他自己提出來的。本也是客觀事實,隻是現在聽起來,讓人極不舒服。他不再多說什麼,轉而問虞仙:“你母親的事情,處理怎麼樣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