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兩隻兔子

26

-

明天就是清明節了,天氣也開始變得悶熱,從宿舍樓後麵的小路穿行而過,迎麵吹過一盞和煦的清風。

沈界捂了捂疼痛的肚子,不斷提醒自己是一個光榮的複讀生!是充滿青春活力的男高中生!是請了假還爬到學校努力學習的未來棟梁!

他很少走這座宿舍樓背後的小路,據說前幾年這樓裡發生過一件怪事,學校就將樓封了,遣散了所有住校的學生。

這裡綠草繁密,隨便框住一角都是一幅油畫,明豔華麗。

沈界難受地蹲下來緩緩。

去年高考,沈界考場上犯了病,一種他從小就得了的怪病,思慮過度時便會全身發冷,冷意會先從後脖處開始發散,隻要一分鐘便會遍佈全身。窗外烈日,考場提前開過空調降溫,沈界待著卻如墜冰窟,冷意侵襲,他連動筆都會走神。

忍著考完,不出意外考砸了,他父母不管,叫罵他去找工作,剛好有個小姑開了家棉被作坊,正缺人手。

沈界被薅去彈了幾天棉花,手指都磨破了好幾根。

小姑成天坐在小作坊裡,除了彈棉花就是攤棉被,好像他們倆的精氣全被這棉花怪吃了去。

毫無生氣的他,麵無表情的她。

前塵往事憶去,他已年方十八。

如今塞進比他小一級的班級裡,這一歲便如天塹。他很少跟班裡的同學們談笑,班裡的人學長學長叫著,他好像還真成了什麼有頭有臉的人物,其實誰不知道他不過是個冇考好的複讀生?

厭惡一念而生,是他自己要回來複讀,能怪誰?倒是這個班裡的班長對他很好,處處照顧他,差點把他的心給捂化了。

他一個男同,禁不住笑眼彎彎小奶狗學弟的誘惑啊!

沈界直起身來,眼角沁出了一滴不符合他大猛1身份的生理淚水。

在上課時間的校園中行走,到處靜謐安逸,一派祥和,所有的壓力與煩惱都拋在了九霄雲外。

甚至有兩隻兔子從前方的草叢裡蹦躂出來。

學校裡還有兔子?

沈界一臉驚異,好奇地盯著兔子看,兩隻兔子的眼睛殷紅如血,正努動著鼻子在地上到處嗅聞。

好嘛,他這個複讀生從來不知道學校裡還養兔子,皮毛銀光亮麗,體型看著比一般的兔子要大些,肥墩墩的。

不會是兩隻雄兔子吧?雙兔傍地走,誰知道是雌是雄?沈界大手一揮,有些費力地提溜起兩隻兔子的耳朵,一手一隻,準備一探究竟。

今天他這個上天入地三界無敵無所不能的絕世大總攻就要給兩隻蠢兔子上一課!

兩隻兔子在他手裡僵死過去,他想著這小兔兒膽還挺小,不知道哪個大神在學校裡養兔子,養得這老肥,他都給看饞了。

沈界剛抬起一隻兔子,另一隻兔子突然睜開血紅的圓眼,三瓣嘴發出“咯咯”的笑聲。

沈界一個激靈,兔子踹動著後腿,掙脫了他的束縛。

哦嗬,這兔子怪機靈,還有一點嚇人是怎麼回事。

手裡還剩一隻兔子,在沈界冇注意時也睜開了眼睛,直勾勾看向沈界。

逃掉的兔子幾下蹦跳,鑽進了草叢,沈界這才發現手裡的兔子也醒了過來,麵色平靜,一人一兔對視片刻,陷入詭異的氛圍,“歡迎入場,嘻嘻。”

兔子說人話了,哦,他出現了幻覺,今天果然不該帶病上學,沈界一臉悲痛。

“請放我下來,嘻嘻。”兔子又說話了。

“……”

沈界驚恐中手一抖、一鬆,肥兔子以每秒不知道多少米的速度“咣噹當”落地,砸出了一個大坑。

“哈哈哈……我終於學習學瘋了,歡呼吧,我的靈魂,誰來拯救一個殘破不堪的我!”

沈界單膝跪地,扶額仰望藍天,模糊地眯著眼,“咦?”宿舍樓頂好像有一團黑影,一躍而出,直取他而來!

“兔子好玩嗎?”黑影落地,一雙晶黑的雙眸貼在眼前,從上而下的勁風落在臉上,十足的壓迫感。離得……太近了,沈界一聲清脆的咕咚吞嚥聲,有點不敢看此人的麵容。

“你臉色好紅,有病?”那人又說話,聲音低沉好聽。

“唔……”沈界覺得頭腦眩暈,“我有病,我肯定病了,病得不輕。”

兔子會說話,人能跳樓安全落地,他應該還冇醒呢,這夢可真精彩。

“夢中人”把他扶了起來,用寬大的手掌摸了摸他的臉,順著臉頰一路摸到了沈界的後脖處,溫熱的手掌,撩動心絃的觸感,他好像要立了。

這是什麼欲哭無淚的鬼夢!

“你……”男人話音一頓,“為什麼要放走那兩隻兔子。”

“啊……啊?”

沈界微微抬頭,一臉茫然,這個步驟是不是不太對,跟兔子有啥關係?

男人也一陣沉默,敲了敲沈界的腦袋,一躍而起,踩著宿舍樓的老牆,消失在沈界眼前。

下課鈴聲響徹校園。

沈界渾身冰冷,他飛快跑出了宿舍樓的小路,來到了教學樓。

他們學校並不大,是一所私立高中,除了兩座教學樓,一座宿舍樓和一個塑膠操場外,就冇有其他建築物了,學校整體是歐式風,卻又不完全歐式,黃燦燦的外牆,光禿禿的水泥路,連幾棵樹都冇有。

宿舍樓後麵的小路簡直是人間仙境。

剛一下課,烏泱泱的學生湧出了教學樓,沈界驚覺自己絕不是在做夢,冇有什麼夢能如此真實地模擬一群穿著同樣校服的學生噴湧擠出教學樓,以及轟雜吵鬨的人聲,這種噩夢般的場景。

剛纔他見到的會說話的兔子,和那個飛簷走壁的男人,難道都是真的!

不遠處爆發出一陣鬨鬧,沈界走了過去,見到幾個學生站在校園大門口,不斷用手捶打著空氣。

“怎麼回事!我們出不去了?”其中一個學生用力揮拳,拳頭像砸在一道隱形波紋牆上,瞬間被彈開。

到底發生了什麼?一群學生交頭接耳,好多人都試著往外麵走,都被彈了回來。

不僅是大門,一部分學生湧向了後門,果然也出不去!

學校似乎被一個無形的罩子封閉住了。

雖然暫時並未發生其他事情,但是不安的情緒已經開始瀰漫。

沈界若是說出自己遇到了會說話的兔子,他可以肯定,一定會立馬引發恐慌。

突然想起,兔子說的話是歡迎入場,他們是進入了什麼奇怪的空間嗎?還是學校本身已經變成了一個用來做什麼的地方。

無法離開校園,堪比一場大地震,學校領導很快就被學生們趕了出來,連帶老師們一通勘察,不僅是前後門,地下出口,停車口,隻要是個能出去的地方都找遍了,他們徹底出不去了,就連學校外的景色也愈來愈模糊,直到最後,任何通訊設備也失去了信號。

校方的措施,要求所有學生回到自己的班級,靜待通知。

學生們並不買賬,一時間鬨得校長也暈了過去。

在這種危急時刻,班主任們一個個點燃了小宇宙,好不容易將一群不聽話的羊趕回了各自的班級圈。

沈界本來想先偷偷溜走,找個冇人的地方思考對策,總比回教室寫卷子強,冇想到剛溜出人群,就被他的奶狗班長拽住了胳膊。

對方挽著他強行帶回了教室,剛落座,班主任鬼魅般地出現在講台上,掏出了一遝試卷,迫不及待分發下去。

一陣哀嚎,這比出不去學校可怕多了。

隻見大家敬愛的班主任劉靜老師,雙眼發紅,機械地說出一句話:“歡迎入場,嘻嘻。”

整個班級陷入沉默。

幾個膽小的姑娘直接被嚇地掉凳。

沈界呼吸急促,這不是他聽過那兔子說的話嗎?

一時間冇有人敢輕舉妄動,上課鈴聲就這樣倏忽間想起。

一股冷意蔓延至後背,劉靜在聽到了鈴聲後倒在了地上,平常最愛給班主任獻殷勤的幾個刺頭,互相看來看去,誰也不敢上去扶,誰知道扶起來的還是不是他們親愛的班主任。

沈界覺得,他作為學長,展現威嚴的時刻終於到了,他都敢抓會說話的兔子,那麼扶起班主任這種小事,還不是手到擒來。

沈界站了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了講台前,剛伸手想扶班主任,劉靜就瞪開了眼,一手抓住沈界。

他強裝鎮定扶起班主任,劉靜好似恢複了正常,眼睛也不再發紅,看到沈界還意外的“哦”了一聲。

“你今天不是病了,怎麼還來了學校?”劉靜穩穩坐在椅子上,看著班裡頭一個個凝重的麵孔,啞然失笑,“都是年輕小夥小姑娘,一個個老氣橫秋乾什麼,不就是出不去讓你們做幾張卷子嘛,瞧你們那不願意的樣。”

沈界鬆了口氣,他覺得班主任可能是被那兔子操控了,好像完全不記得剛纔的事,“靜姐,生病的難受勁過了,我不想浪費時間就回學校來了……”

“哦,那你還挺用功,回去坐下吧。”劉靜平靜地點頭,她其實害怕極了,剛纔的事情她全部都知道啊啊啊!

自己突然不受控地說話,她都不敢看自己現在的樣子,隻是學生麵前裝作若無其事的本事還是有的,她十多年班主任可不是白練的。

局麵看似控製了下來。

沈界回到座位,右前方的班長鐘元洲轉身敲了敲他的桌子。

鐘元洲小聲問道:“學長,你剛纔冇事吧,你突然上去,我被你嚇了一跳呢,你這是什麼操作?病了不在家好好休息,巴巴趕回來受罪,我不是說了晚上去你家裡給你補習嗎!”

沈界不好意思地摸了下鼻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