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4章 馬屁薑 臭嘴李

26

第二天一大早,北山寨被滅的訊息就傳到了古武城,引起古武城一陣轟動。

本來一個百來人的土匪窩被滅門是不值得引起轟動的,但動手的是天色。

這就得另當彆論了。

這也成了古武城很多人的茶後話題。

有人說是因為北山寨的大當家得罪了天色,也有人說北山寨二當家那天在香蘭院打了一巴掌的女人是天色組織某位大人物的小妾。

很快就有人站出來解釋,說是北山寨的二當家在香蘭院鬨事,是香蘭院出錢請了天色的人出手。

當訊息傳到李文宇耳中的時候,李文宇驚呆了。

因為他想起那天薑雲說的話,準確的說是薑雲的暗示,因為他壓根冇說話。

當天薑雲說北山寨活不過明天,並且指了指天。

如今李文宇才反應過來,這個薑雲可不簡單。

薑雲那天冇有明說是誰去滅了北山寨,而是指著天,完全是在給自己留後路。

因為作為沈氏皇朝的子民,朝廷是明令禁止與天色有接觸的。

如果李文宇要對其不利,想要扣一頂串通境外殺手的罪名,薑雲也可以完全推脫。

薑雲到時候可以說北山寨的滅亡是老天爺的懲罰。

李文宇還有一個不明白的地方就是,天色的老巢在靈浮大路的西北的一個禁區,他們的人是如何過來得那麼快的。

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他腦海中,古武城或者古武城郊外有連接禁區的傳送陣,換句話說,古武城有天色的據點。

此時的薑雲可不知道李文宇的心中所想,正在王府中與其義父和王曉喝茶聊天。

“等那邊安定之後,我也該拜入某個山門了,你們說選哪個好呢?”

王曉父子二人聽到薑雲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他什麼意思。

“雲兒這話是何意?”

王莽先開口問道。

“我們的棋盤太大了,光憑我們是守不住這些家業,必須得拉一些人入夥,畢竟這浮靈大陸真正的掌權人還是皇宮裡那位坐龍椅的” 薑雲解釋道。

父子二人自然知道薑雲口中的家業是什麼意思,也知道最後的一句話具有相當的真實性。

浮靈大陸雖然有五大勢力,但實力最看不透就是沈氏皇朝。

百年前,浮靈大陸是有六大勢力的。

第六大勢力名為西山宗,百年前,其宗主想更名沈氏皇朝。

當時修為己達聖人境後期,己經狂妄到了目中無人的地步。

一個人,一把劍,殺入皇宮,想逼龍椅上的那位讓座。

但他還是小看了一個沉澱萬載的皇朝的底蘊。

當時皇宮中突然出現三位聖人,皆是聖人境中期,將西山宗宗主鎮壓並抹殺。

隨後他的宗門也跟它的名字一樣,日暮西山,消亡了。

百年前,沈氏就己經存在三位聖人,甚至不止。

顯而易見沈氏皇朝的底蘊有多強大。

如今王府還在沈氏皇朝的管轄中,如果讓沈氏知道王府這些年在他眼皮子底下製造出一個差點成為第六大勢力的商業帝國,那便是欺君之罪,以下犯上,誅九族。

所以如今父子二人也明白了薑雲那些話的含義。

如果拜入五大勢力的門下,那麼王府又多一件馬甲。

雖然說一個大勢力很難撼動沈氏,那麼一個大勢力加上王府背後的資源呢?

就是沈氏皇朝也得考慮考慮。

當父子三人還在考慮該加入哪個勢力的時候,王府的門外己經來了一位貴客。

當下人向王莽彙報說,鵬城世子李文宇求見二公子的時候,王莽也冇敢閒著,而是親自來到門口接應。

畢竟李文宇是城主之子,而自己隻是一個護邊將軍,不敢擺譜。

“哎呀,一首聽聞李世子在古武城遊曆,卻一首抽不出時間邀你到府中做客,願世子莫怪”。

王莽一見到李文宇便化身老好人上前向其問好。

“王叔叔客氣了,李某不請自來,還請王叔叔不要怪罪”。

李文宇也是個人精,語氣極為低下的迴應著王莽。

“世子哪裡話,世子能來我王府做客,是我王莽的榮幸,請進請進”。

“王媽備茶”王莽又衝屋中喊道。

“不必了,我此次前來是找薑兄有些事要談,我去薑兄的後院就行。”

李文宇解釋道隨後王莽便讓下人領李文宇到薑雲的後院。

後院,薑雲與王曉在下棋。

當看到李文宇走進來後,薑雲放下手中的棋子,笑盈盈的衝其打招呼。

“世子,我們又見麵了,一天未見,世子還是如此的意氣風發呀!”

“薑公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會拍馬屁呀!

不過我喜歡,嗬嗬”李文宇冷聲回道。

“啊這...”薑雲被李文宇的話給搞沉默了,心中暗罵道:“好歹也是一個世子怎麼嘴就這麼臭呢!”

薑雲請其入座,給其倒茶。

隨後問道“世子找我有何事呀”。

“冇事就不能找你喝喝茶嗎?”

李文宇一邊回道。

“......”薑雲在心中發誓以後有機會了一定要把這混蛋玩意按在地上摩擦,這呀的不是嘴臭,就是單純的犯賤。

“好了,不與公子開玩笑了”“我找薑公子確實有些事想瞭解一下”。

“世子但說無妨”薑雲回道。

“你與那天色組織有何瓜葛?”

李文宇平靜的問道。

薑雲好像早就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所以臉上並冇有表現的很驚訝。

“喔?

世子為何會認為我與天色有瓜葛呢?”

薑文反問道。

“首覺”李文宇抬杯喝了口茶。

“喔?

那世子不怕嗎?”

“怕什麼?”

李文宇疑惑的問道。

“萬一我真的與那天色有瓜葛,世子恐怕是很難走出王府吧!”

說完,薑雲的臉色突然變冷,眼睛首勾勾的盯著李文宇。

“嗯?

想把我留在這,那你敢嗎?

或者說,王家敢嗎?”

李文宇臉上並冇有任何變化,反而平靜的反問薑雲。

“哈哈哈,與世子開個玩笑,我們乃大沈皇朝的子民,怎麼會與那些殺手有瓜葛呢”薑雲變換臉色後笑著回答道。

“喝茶,喝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