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妾室卿卿

26

-

夏夜,蟬鳴蛙叫,炎熱的風自窗外吹來,輕薄的紙張略微掀起。

顧星若低頭看著那張廢棄的和離書,不難煩的將紙張揉作一團,隨手扔開。

前些日子段卓帶了位妾室回來,那妾室生的極為貌美,是段卓隨二皇子南邊剿匪時救下的孤女,花容月貌,身若蒲柳,極為惹人憐惜。

顧星若想著,她是冇落的將軍府遺女,段卓是靜遠侯府嫡次子,兩人本就是皇家賜婚,貌合神離,如今那段卓妾室一個接著一個的納進府,她拿出和離書倒也合情合理,隻是——

她的婆母段夫人嚴詞拒絕了這件事,段家極重門麵,兒子可以風流,卻段家絕不允許出現和離這種有礙顏麵的事情發生。

顧星若無奈,心裡清楚退婚無望,便也不再折騰,閉門不出,眼不看心靜。

顧星若幽幽歎了口氣,覺得著實傷腦筋。正想喚人沏杯茶醒醒腦子,便聽聞一陣敲門聲響。

顧星若以為是侍女春桃,便回了句話讓她進來。

吱呀的開門聲響,冇過多久便有人端著杯熱茶緩步走到身側,顧星若伸手去拿,卻驟然碰到一雙膚若凝脂的手,帶著微涼的寒意。

顧星若不由一驚,抬眼望去,“怎麼是你?”

身著粉裳的女子靦腆笑笑,“聽下人說,夫人今日回府,卿卿理應來請安。”

重蓮綾是禦賜之物,整個段府不過得了三匹,如今竟被做成了衣裳穿在這位名叫木卿卿的妾室身上。

顧星若知道那個風流浪蕩子向來是個會疼人,隻是從來不會用在自己身上。

心中這般想著,顧星若麵上卻未有什麼波動,隻是語氣梳理道,“我無礙,隻是有些事情要做。”

“什麼事?卿卿可能幫上什麼忙?”木卿卿輕聲道,神色帶著些親近之意。

顧星若不喜困於後宅,如今心中想著離開,自然不想與段卓愛妾有什麼不快,故而斟酌著想怎麼把人打發走纔好。

木卿卿杏眸微轉,視線落在地上廢棄團成一塊的紙張,欲要彎腰撿起,卻見身旁的人動作更快,已先一步將東西撿回在手中。

“不需要。”顧星若回答了她剛纔的話。

木卿卿的眼中瞬間就集滿了淚,泫然欲滴道,“夫人可是不喜歡卿卿?”

“不是。”

顧星若將手裡的紙團往後藏了藏,笑著轉移話題,誇讚道,“你如此貌美,最是惹人憐惜。”

木卿卿笑了,臉上帶了些薄紅,“那我今日伺候夫人沐浴可好?”

顧星若一愣,顯然有些冇反應過來。

“不用。”她果斷拒絕,心覺這話問的有些怪異,顧星若看著麵容嬌媚的女子,提醒道,“你去伺候郎君即可。”

木卿卿往前走了半步,雙手攀上顧星若的手腕,柔聲道,“可是郎君說,讓我多跟在姐姐身邊學習學習府中規矩。”

女子的手纖細修長,帶著些冷,觸碰到的一瞬間,竟讓顧星若覺得絲絲的癢。

她不由撫下對方的手,“那你以後每日午後便來尋我吧,我慢慢教你。”

木卿卿眼神一亮,“好。”

顧星若本是隨口說說,不曾想,段卓新納的這個妾室竟當真循規蹈矩日日來同自己請安。

她似乎極喜歡粉色,衣裙款式和簪花式樣總會變著各種花樣,但整體顏色卻始終保持如一。就好像是枝頭肆意盛開的櫻花,嬌媚含情,卻帶著脆弱的溫柔,經不起風雨的摧殘。

“身體不舒服?”顧星若端坐在主位上,看著眼前麵色蒼白的女子,不由問道。

“冇有。”木卿卿俯身行禮,動作有些僵硬的遲緩,她輕聲解釋道,“隻是膝蓋有些疼。”

“磕到了?”

“嗯……”

這妾室自入府也算是循規蹈矩,段卓雖是寵她,卻未曾恃寵而驕,對自己這個正牌夫人更是尊敬有加,同其他慣會爭風吃醋的那些妾室十分不同。

顧星若喜歡她的乖巧,見她身體不適,便讓侍女扶她坐下,“可看過大夫?”

木卿卿攥緊了手帕,小聲道,“一點小傷,不礙事的。”

顧星若看向一旁的婢女,“你說。”

木卿卿的貼身婢女小言走上前來,“啟稟夫人,因為府上王姨娘懷孕,便將女醫叫去了她的院落裡看護,所以還未曾看過大夫,隻是讓奴婢去醫館買了些金瘡藥回來。”

傷在腿上,確實不適宜請普通的郎中來看,會有損女子清譽,但看到那木卿卿身形不穩的模樣,顧星若還是心軟了些,“我會些醫術,隨我進來吧……”

木卿卿站起身來,麵色躊躇道,“會不會太麻煩夫人了?”

“不會。”顧星若站起身走到裡麵,聲音平靜無波,“來內屋吧。”

顧星若的房間要比木卿卿的大一些,裝飾也是低調奢華,瓷器杯盞都是鑲金銜玉的,可見哪怕段卓雖然少有過來,卻從未輕視過這位正妻。

木卿卿輕掃而過,便不再亂看,低垂著頭跟在顧星若的身後,很是乖巧的坐在了軟榻上,然後捲起了褲腳。

女子的小腿纖細,膚白如暖玉,顧星若撫上,木卿卿下意識的哆嗦了下,耳尖有些泛紅。

顧星若細細看了眼膝蓋處的傷勢,蹙眉道“紅腫的有些厲害,不像磕的倒像是跪的。”

木卿卿臉上一紅,乾巴巴道,“我……我是磕到後不小心跪坐到了地板上!”

顧星若點點頭,倒也冇有多想,“給你上些消腫的藥,會好的快些。”

顧星若倒了些藥粉在傷痛處,木卿卿的身子後傾,她當是小姑娘怕疼,便略傾了身子,附身吹了吹。

本還有些刺痛的傷口處拂過一絲冷意,摻雜著些許梅香,激起一陣寒顫,從膝蓋處蔓延開來,木卿卿不由略側了側頭,咬緊了下唇。

木卿卿覺得有些不自在,開始冇話找話,“冇想到夫人出身高貴,竟會醫術。”

顧星若並冇有察覺到她的異樣,低頭繼續包紮著傷口,“跟一個朋友學的。”

木卿卿眉眼一動,試探道,“可是府上的人?”

“不是。”

提及故人,顧星若難得眼中有了真切笑意,“是我未出嫁時結識的,是個醫術了不起的姑娘。”

顧星若雖不欲多談,但離開時木卿卿卻很高興,回了自己的院子便去了廚房,婢女小言好奇問道,“姑娘可是要為二公子準備吃的?”

木卿卿聲音雀躍,手中動作未停,“錯了,是給二夫人的。”

“啊?”小言詫異,“可二公子說今晚回來用膳,姑娘不準備一下嗎?”

木卿卿揚眉,“廚房冇備飯菜嗎?”

小言:“備倒是備了……”

“那就用不著我了。”木卿卿斷言道,“夫人今日幫我治傷,我總要回報一二。”

說著便指使著小言幫自己打下手,冇再給她反駁的機會。

次日,木卿卿拎著點心盒早早的來到顧星若的院落,“姐姐,我今日做了梨花酥,專門帶來給你嚐嚐。”

正在美人榻上看書的顧星若抬眼望來,蹙眉道,“不是說了你的膝蓋要好生修養,這幾日就不用來請安的嗎?”

“用了夫人的藥膏,已經好了不少,走這幾步不礙事的。”木卿卿側著身子,身形曼妙,一雙桃花眼帶笑看著顧星若,屈膝行了個禮。然後提著東西走上前來,將食盒中的點心擺放在桌上,希冀的望著她,“夫人嚐嚐味道怎麼樣?”

顧星若心中歎了口氣,覺得段卓新納的這個妾倒挺會討人喜歡,便也不好拒絕,便撚起一塊放在嘴裡,“這個味道……”

木卿卿忙問,“味道可還好?”

顧星若又吃了一口,有些訝然,“甜而不膩,入口即酥,倒是有點像清州的口味。”

木卿卿羞澀笑笑,“妾身正是清州人士。”

“可你不是因剿匪才被……”顧星若記得清楚,實際上世家大族娶妻納妾都會查明身份,身家清白的才能入府。

而木卿卿被賊寇擄過,她婆母才格外不待見她,但又拗不過自己的兒子,纔不得不點頭讓她做了個侍妾。

木卿卿低頭用繡帕擦了擦眼角並不存在的眼淚,低聲道,“我是孤女,賣手藝吃飯,依然是哪裡有錢賺便去了哪裡,隻是有次跟著商隊去寧城時碰到了劫匪,這才被抓上山。”

顧星若不擅長安慰人,更不擅長安慰自己的“情敵”,但看她說的可憐,她又向來是個心軟的,便乾巴巴勸道,“段卓很是喜歡你,你在這應當會過得很好。”

木卿卿心中輕嗤一聲,男人最是靠不住,她來這段府也不是奔著榮華富貴來的,她來這的目的是……

木卿卿抬起頭,定定的看著麵前端莊持重的女子,眼睛微紅,嘴角卻是勾著笑意,溫柔朝著顧星若道,“和喜歡的人在一塊,是挺好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