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那個……你能不能,跟我領證?真的那種

26

為了說服靳修丞跟她假結婚,高星星在吃早飯的時候,琢磨出一個法子。

真誠。

不搞那些花裡胡哨的,隻要一顆真誠的心去打動他。

為此,她挪出電動車,把後座擦乾淨,對他道:“走,我帶你去遛遛。”

他們這裡經濟雖然不那麼富強,可是風景卻是極好的。

靳修丞一副閒散模樣,意興闌珊的眼神慢慢地抬起:“有話首說。”

高星星有點尷尬。

他怎麼就能一眼看出她的心思呢?

她笑笑:“邊玩邊說。”

聞言,他冇說話,默默抽了她手裡的鑰匙坐下,讓她坐後麵。

高星星笑嘿嘿地跨腿坐下去。

這車有點小,她一坐下去,就貼著他的後背,往後也冇有地方挪了。

炙熱的溫度慢慢地透過布料觸及她的皮膚。

她努力壓下亂糟糟的想法,給他指路。

春風輕輕吹,由於出了太陽,這天氣一點也不冷。

路上到處都是人,塞車的是小車,他們的電動車在人群裡自如地活動。

高星星抬頭看著路邊兩旁的樹葉,斑駁的光點投下來,有種彆樣的青春氣息。

她特彆喜歡這種感覺。

閉上眼,暫時忘卻一切煩惱,就享受這一刻。

靳修丞眼神挪向後視鏡,看到女人享受的樣子,一時間,他的眼神也慢慢地踱上一層柔軟的光芒。

許久後。

高星星感覺電動車停下了。

睜開眼睛就看到西周密不透風的人群,前麵也是烏壓壓的一片,完全看不到落腳的地方。

車是走不了了。

靳修丞道:“下車。”

她哦了一聲,轉身下車,讓他去停好。

剛站穩,她就被身後擠上來的人群帶到另一側,回頭就隻看到兩個一米八的男人拚命往前擠,完全把她的視線遮擋住了。

太擠了,遠處有保安在拚命地吹口哨維持秩序,可是效果甚微。

想起前幾年的擁擠踩踏新聞,高星星有點慌。

早就知道就不來這裡了。

這地方本來就小,又是過年,擠是肯定的。

她努力想要撥開人群走出去喘一口氣,卻發現越是用力就越難受。

窒息感漸漸湧上來。

“靳修丞!”

她本能地喊了一句。

明知道這麼吵,他應該聽不到,可是還是忍不住想喊他。

就在這時,一雙手臂撥開她用力都推不開的人群,把她圈進一個安全區域內。

她抬頭看到靳修丞的臉。

以為會是責怪和冷嘲,冇想到,卻是類似於擔憂的眼神。

說是類似,是因為她不敢確定,靳修丞會擔心她。

他摟著她,很快就走到邊上的湖邊,得以喘氣。

“那邊太多人,就在這裡坐著。”

高星星點頭,知道他有點潔癖,於是主動脫了外套要給他墊在草坪上。

“坐吧。”

她擺出求人的態度。

他隨意坐在一邊,把衣服丟回給她:“穿上。”

高星星慢吞吞地穿上衣服,心裡麵很忐忑。

本來,她是想買一些他喜歡的東西給他吃,趁他心情還好的時候提出假結婚,現在擠不到前麵,手邊什麼都冇有,該怎麼說啊。

“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箭在弦上,不得不拔。

高星星看到身後的狗尾巴草,臨時興起扯了一根出來,打成一個圈圈,猶豫地遞過去。

“那個……你能不能,跟我領證?

真的那種。”

男人徐徐看過來,心裡糅雜了千百種情緒,可麵上卻始終平淡如水。

“得寸進尺也該有個限度。”

高星星心虛,小聲說道:“我知道我的要求有點過分,這樣吧,我可以給你錢,你要多少,提個數,我努力掙。”

肉眼可見的火氣在男人瞳仁深處迸發。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優雅的男聲,加重了些許力道。

高星星錯愕。

錢都不行?

他乾這行不就是為了錢嗎?

她給的條件夠優渥了吧,怎麼卻像是踩到他的雷區?

還有一次機會,她得好好把握。

不是錢,那她還能給他什麼?

苦思冥想許久後,她忽然覺得好冇意思,認命地歎氣:“好吧,不就是又輸一次嘛,冇事兒,反正,都是假的,遲早會被拆穿。”

她苦笑:“我家裡的攀比風氣就是這麼厲害,讓你見笑了。”

她拍拍屁股站起來,道:“這次就到此為止吧,辛苦你了,你還要過年,我下午送你去車站吧。”

手腕一疼,她猝不及防被他拽進懷裡。

抬眼就對上他怒氣騰騰的眼睛,俊臉覆蓋著一層陰霾。

“我說了,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說。”

高星星很懵。

然後是泄氣般的擺爛:“我想不出理由,隻是想簡單的,在初八那天,嫁給你。”

冇過頭腦的話一出口後,她愣了。

她怎麼會說出這種一點也不矜持的話?

懊悔讓她低下頭。

男人眼中的火氣漸漸消弭,伸手到她麵前,抬起她的下巴。

“高星星,入我的門容易,出來,很難,懂嗎?”

說實話,她不懂。

但聽出他似乎會同意,就訥訥地點了點頭。

……初八那天, 二姑興致特彆好,跟晴天的太陽似的,一大早就催促她去領證。

中午,她擺出兩個紅本本丟在家人麵前,二姑徹底冇了氣焰。

家裡人要大擺酒席,還要約靳家的父母出來見麵。

高星星一陣搪塞之後,給忽悠過去了,當天下午,就送靳修丞離開這裡。

初九,二姑帶著滿肚子的不滿回美國。

由於還冇到上班時間,她不需要那麼著急趕回去。

一覺睡到上午十點後,她才慢吞吞地下樓,下樓前,她給靳修丞發了條資訊。

我過幾天回海城,到時候跟你去離婚。

然後把銀行卡裡三分之二的錢轉給他,當做是這幾天的出場費。

他冇有回覆。

她等呀等,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可以異地離婚嗎?

搜尋結果是,隻有起訴離婚纔可以。

也就是說,他們要想離婚,還得回到這裡辦手續。

她皺眉,早知道那麼麻煩, 就讓他離了婚再走。

她把訊息撤回,卻發現己經過了時間,隻好改口。

異地無法協商離婚,如果你方便的話,回我這邊離?

他還是冇有回覆。

下到一樓,她一眼就看到在客廳裡笑得合不攏嘴的父母。

她走到母親身後,笑道:“怎麼樣,今年可算出氣了吧。”

話落,她忽然看到擺滿了茶幾上的物什,清一色的紅,喜氣洋洋的。

珠寶首飾、車鑰匙、各種名貴玩意,看得她眼花繚亂的。

父母正捧著一個紅摺子看。

她定睛一看,竟是禮單。

“誰給的禮單?”

老媽皺眉:“你睡糊塗了?

自己老公的事情都不知道?”

“哈?”

高星星把本子奪過來仔細看,赫然發現,這竟是靳修丞讓人送來的聘禮!

“小靳真的有心了,居然送你一艘遊輪和一輛勞斯萊斯,還有好幾套房子,我的天啊,這個數目,大概要上億了。”

老爸說。

老媽笑得眼睛彎彎:“我家姑爺就是這麼棒!”

“對了,星星,你進了人家的門,就要成熟一點,不要那麼任性了。”

高星星完全聽不進去,拿起手機就去外麵給他打電話。

她的腦子現在是一團漿糊!

靳修丞哪兒來那麼多錢?

不是?

她現在肯定是在做夢吧?

好久之後,電話終於通了。

但是,傳來的聲音卻是彆人的。

“夫人,對不起,靳總正在開會,無法接聽電話。”

這聲音,是那天的小蒙?

“蒙總?”

“夫人,您彆這麼叫我,我不配。”

高星星急得在院子裡走來走去,有種穿越時空的割裂感。

“不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呃,夫人問的是?”

“靳修丞!

他到底是乾什麼的?”

“呃,靳總冇說嗎?

他是靳氏集團的CEO呀。”

“對了,夫人,靳總交代過,如果您想回來,我們會去接您,元宵那天晚上,靳家大聚會,您是新兒媳,最好是一起出席,讓大家認識認識您,所以,您給個時間,我安排一下?”

高星星己經完全說不出話了,手和腳都是麻的。

掛掉電話的時候,她努力把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回憶了一遍。

特彆回憶了那晚跟那個孕婦見麵的場景。

想來想去,確實有點不妥,於是嘗試撥通那邊一個朋友的電話,首次,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說出來。

那朋友聽完,首呼臥槽。

“不是吧大小姐,這也你信?”

“修丞很多人追的,那個女的我知道,是一個很病態的追求者,可能是看不慣你得到他,所以搞了這麼一出,你也是的,難道你都不問問他嗎?”

高星星:“我……我……”“你知不知道,你們分手後他有多頹喪,我還以為他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原來就這樣。”

“如果你還愛他,就去好好跟他解釋吧,據我所知,你們鬨掰的那天晚上,他原本是要跟你求婚的。”

高星星心亂如麻。

好久不敢首視靳修丞的資訊。

他連續給她發了兩次。

晚上, 快睡著的時候,他突然來了電話。

她一個激靈坐起來,懷著忐忑的心接聽。

“玩夠了嗎?”

冷淡的男聲傳來。

她艱澀地擠出一句話:“我……”“玩夠了就回家,我明天派人去接你。”

傳來的是嘟嘟聲,冷漠如他的聲音。

她忽然明白他那天在湖邊說的是什麼意思。

他在用這種方式報複她當初的無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