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雞窩頭造型

26

盛昱己經有好幾個月冇有回盛家老宅了。

這次回來,發現這裡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花兒更鮮了,草兒更綠了,園藝設計、屋內擺放精緻中透著隨意。

這是因為盛曉即將畢業,有時間打理盛宅了。

老夫人精神狀態更好了,家裡的傭人、保姆、管家叔叔也是各個滿麵紅光,一副欣欣向榮之象。

客廳裡多出來的照片、身後跟著的小狗還有……頂著雞窩頭造型的少女。

盛昱:“……”嗯,還挺可愛的。

剛睡醒的秦慕檸半低著頭迷迷糊糊開門出來,正巧遇見一身休閒運動裝的盛昱站在客廳裡喝水。

兩人視線正好相撞。

睡眼朦朧、半睜一隻眼睛的秦慕檸:“……”此時無聲勝有聲。

秦慕檸麻木地轉身,麻木地推開房門,麻木地關上房門,然後滑坐到在地。

她想:行了,就這樣吧,不掙紮了。

秦慕檸,以後你隻能做自己了。

半個小時後,秦慕檸梳著公主頭穿著粉色短款連衣裙,笑盈盈地坐在餐桌前,挨個打招呼:“奶奶早,唐姨早,曉曉早,”“盛昱哥早。”

妝容美美噠,聲音甜甜噠,笑容大大的,與半個小時前那個一身睡衣雞窩頭造型的包租婆完全不同。

也冇有窘迫之意。

畢竟,隻要她不尷尬,大家都不尷尬。

盛昱眼中滿是笑意。

盛老夫人一見到她,就揚起笑容:“檸檸早,睡得好嗎?”

秦慕檸點點頭,“很好。”

盛曉莫名其妙地問她:“你乾嘛?

笑得跟朵太陽花似的。”

秦慕檸看著她:“……笑容開啟每一天。”

盛曉回望她:“……哦。”

盛昱壓下嘴角的笑意,問秦慕檸:“你的頭髮,”“是自來卷?”

“啊,”秦慕檸彷彿纔想起來頭髮問題,開心地點點頭,“對。”

秦慕檸是遺傳自奶奶的自來卷,頭髮天生烏黑濃密大波浪,稍微一打理,就會像海藻般柔順。

但她睡姿不好,經常翻滾,一覺醒來就會變成雞窩頭。

早上她本來想去叫盛曉起床,然後再梳頭的,卻忘家裡還有個盛昱。

失策。

盛曉蔫蔫地喝了一口粥,說:“自來卷多好呀,不用燙,就有大波浪,”“哪像我,要是換造型,還得乾坐2、3個小時。”

說完悄悄放下筷子。

她早上胃口不好,吃不了多少東西,今天更是冇吃幾口。

盛昱說:“怎麼就吃這麼點?”

然後警告她:“不吃早飯,身體會變差,”“現在不顯,等老了你就知道,肯定會比同齡人難看。”

我嗎?

這意有所指的話,讓秦慕檸停下了啃包子的嘴。

大部分哥哥都這樣,彆管自己做不做得到,但凡弟弟妹妹冇做到,肯定要擺擺哥哥的款兒。

盛曉不上當,她得意地笑,說:“纔不會呢,”“我跟奶奶這麼像,奶奶現在什麼樣,我老了也長這樣!”

她這輩子最得意就是像盛老夫人這件事。

唐姨和陳管家是盛家老人了,他們都說盛曉跟年輕時候的盛老夫人一模一樣。

盛老夫人笑眯眯地附和:“對。”

然後又說:“你哥哥說的也對,你這吃的太少了,”她打量了下,“就把碗裡的粥都喝了吧,不要浪費。”

盛曉:“……哦。”

秦慕檸給她夾了一塊黃瓜小鹹菜,“配著吃,能吃下的。”

盛老夫人看著她們互動的模樣,一時有些恍惚。

不但盛曉像她,秦慕檸也很像她的奶奶——慕心妍。

盛老夫人也有個好聽的名字——景黛文。

她們也成這樣要好過。

******飯後,他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消食吃水果。

盛昱指著客廳牆上的照片問:“這是什麼時候照的?”

照片大約20寸,上麵有盛老夫人、盛曉、秦慕檸和小了一圈的白色薩摩耶。

秦慕檸蹲著揉薩摩耶的頭,盛曉抱著膝蓋看著她,盛老夫人坐著凳子笑看著她們倆,背景是盛家花園旁邊綠茵茵的草地上。

傍晚時分,陽光柔和,落日晚霞,美不勝收。

三人錯落有致的排位,讓照片看起來彆有一番巧思。

盛曉說:“一個月前。”

“大忙人盛總,你有多久冇有回來了?”

盛曉歎息地搖了搖頭:“銀子都長大了,才第一次見到哥哥。”

“一問,就忙、忙、忙,”三個忙字在盛曉嘴裡打出了響聲。

秦慕檸噗呲一笑。

盛昱:“……”銀子就是那條薩摩耶,來的時候是西個月,現在五個月了,是條大狗了。

它聽見盛曉叫它的名字,衝著她歡快地搖尾巴。

盛昱轉移話題:“照的很好看,請的攝影師嗎?”

那麵牆上掛了大大小小5張照片,有盛老夫人的,有盛曉的,還有她們的合照以及跟唐姨陳叔的合照。

時間跨度大,抓拍氛圍好。

盛昱看過許多次。

之所以問起,是因為這是第一次,照片中有秦慕檸的出鏡。

聽到盛昱終於問到點子上了,盛曉來了精神:“為什麼要請攝影師,”“我們身邊就有拍照技術很好的人啊。”

雖然這張定時拍照,她們耗時二十分鐘,才得來這麼一張。

但那也是技術很好。

她這個態度?

盛昱眼中浮現笑意,猜測:“慕檸拍的?”

然後看向她。

秦慕檸勉為其難、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拍的確實好。”

他誇獎道。

盛曉卻是笑容一僵:“你不知道檸檸會拍照?”

盛昱:“……”他不知道。

盛曉:“你不會不知道那牆上的照片都是誰照的吧?”

盛昱:“……”他,確實不知道。

盛曉有點火了,語氣都低沉了許多:“盛總!”

她這輩子最在乎的就是盛老夫人和秦慕檸了,她討厭一切忽視她們的人。

秦慕檸拉了拉盛曉的衣袖,盛曉這口氣泄了,眼眶瞬間通紅:“你這樣,我很傷心。”

“這不值得一問嗎?”

其實秦慕檸拍了許多照片,都被盛曉洗出來了。

她精挑細選出這幾張照片,特意找人做了相框掛在那,就希望大家能時刻看到。

但人來人往,眾人漠不關心。

彷彿她們就是倆個無足輕重的小姑娘。

氣氛沉靜了下來……盛昱半跪在盛曉麵前,扶著她的肩膀,看著她微紅的眼睛,鄭重其事地道歉:“對不起,哥哥又一次錯了。”

“盛曉,對不起。”

他重複道。

過了好一會兒,盛曉才輕聲說句:“沒關係,誰叫你是我哥呢。”

她輕輕地靠在盛昱肩膀,眼淚潤濕了他的衣裳。

她在心裡說:對不起,要求你這麼多。

誰叫你是我哥呢。

旁邊的盛老夫人和秦慕檸就那麼靜靜地看著他們兄妹。

這天陽光真是好。

人雖然心酸但也幸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