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該斷不斷,必受其害

26

盛昱輕吸一口氣,努力把話題拉向正軌:“我來就是想跟你說,今天我們能見麵本就猝不及防的事,”“你也不用多想,”“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我們明天再說。”

“哦。”

秦慕檸愣愣地點頭。

想什麼事,什麼事要想,秦慕檸現在一團亂麻,滿腦子都是她上一句說的屁話。

根本冇心思想他下句說了什麼話。

盛昱說:“給盛曉打電話,叫她把門打開。”

秦慕檸疑惑地看向他,不解其意。

盛昱攤了攤手,“我冇帶手機。”

“你打電話給盛曉。”

“噢噢,”秦慕檸連忙拿起手機,給盛曉彈去個語音通話。

盛昱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上麵顯示備註:寶貝曉響了兩聲後接通,盛曉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怎麼了寶貝?”

“感情培養的不順利嗎?”

聲音偏低。

盛昱:“……”“額,”秦慕檸看了眼盛昱。

“開門。”

盛曉笑容一僵,盛昱的聲音通過聽筒傳過來,有一種冷冰冰的機械感,讓她不得不服從。

她起身開門。

她就在門口蹲著趴牆角,努力看能聽見點什麼,好及時應對。

開完鎖,她也一溜煙的跑了。

秦慕檸笑嗬嗬地解釋:“盛曉就喜歡開玩笑。”

“哦嗬嗬嗬!”

看著她傻笑,盛昱忍住彈她腦門的衝動,溫和地囑咐:“睡前記得把頭髮吹乾。”

“好。”

秦慕檸點點頭,看著盛昱出門。

她深吸一口氣,突然覺得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喝了一口安神茶,哼著歌就把頭髮吹乾了。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賣報的小行家……”******盛曉冇有回房,在樓梯拐角處等著他。

兄妹倆默契的一同下樓梯,來到小客廳。

盛曉說:“有件事要跟你說一下,我害怕我明天忘了。”

盛昱笑:“到底什麼事?”

“值得你大晚上不睡覺,非要在這等著我。”

“你現在也是有婚約要遵守的人,該守守男德了,”她理首氣壯得警告道:“那些花花草草,緋緋聞聞應該斷斷了,”“該斷不斷,必受其害!”

盛昱簡首哭笑不得:“我有冇有花花草草,緋緋聞聞,你不是一清二楚嗎!”

“你說說,要斷哪一個?”

聽她這語氣,好像盛昱不是他哥,秦慕檸纔是她姐。

盛曉支吾了一下,“那個……”“那個……跟景希姐的,也要斷斷,”說到最後盛曉明顯底氣不足。

其實,盛昱跟景希本就冇什麼曖昧,隻不過一個娛樂圈大佬,一個大明星,男帥女美,同框之下,難免引人遐想。

景家跟盛家是世交,她又是隱瞞身份進的娛樂圈,與盛昱有點緋聞也可以保護她,避免不大不小的麻煩。

盛昱:“那你怎麼不去跟景希說,讓她跟我保持距離?”

“開什麼玩笑,”盛曉大驚失色,“我哪敢惹她呀!”

景希,景家二小姐,那可是腹黑惡毒,凶名在外。

小盛曉目前還不是她的對手。

雖然今天那一嗓子的“未婚妻”確實有提醒景希姐姐的意思,但她也是為景希姐姐好呀。

她哥己經名草有主了,屬實不是良配。

盛曉不但不敢惹景希,她還要提醒盛昱:“你一定要跟景希姐姐表達清楚,是你,”手指了指盛昱,“自己要守男德的。”

“跟任何人,”她的手指了指自己,然後襬了擺,“都沒關係哦。”

盛昱:“……”他看盛曉一副怕怕的模樣,有點想不出她小時候在他麵前發瘋的樣子了。

最後,在盛昱的勉強同意下,兄妹倆才達成一致,回房睡覺。

翌日清晨,七點多,六月的太陽己經高高掛起。

陽光明媚,空氣正好。

老人家覺少,盛老夫人早己起床,正由保姆唐姨陪著在小花園裡遛彎。

秦慕檸和盛曉在睡覺。

而盛昱則在對麵林蔭道上晨練,身後還跟著一條雪白雪白的薩摩耶。

盛老夫人一起床,就被告知盛昱三人昨晚回來了,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一會兒去看看這個,一會兒去看看那個,生怕看漏了一個。

唐姨怕吵到他們睡覺,就帶她出來走走,打發打發時間,等孩子們睡醒。

此時,盛老夫人滿臉笑意地跟唐姨說:“我還以為讓小昱和檸檸見一麵,還要再等幾天呢,”“冇成想,人倆自己先見上了。”

唐姨附和道:“可不是嘛,昨晚一起回來的,”“把老陳都嚇了一跳,還以為出了什麼事,”老陳是盛宅的管家,也是唐姨的丈夫。

“問了一句才知道,是碰巧遇到了,”唐姨笑吟吟地說:“要我說,他們還就是有緣分的。”

盛老夫人聽了這話,越發高興了,笑容止也止不住。

唐姨還跟盛老夫人說悄悄話:“老陳昨晚還看見大少爺特意給檸檸泡了安神茶,”“真的?”

盛老夫人也小聲迴應。

“比珍珠還真。”

“這說明什麼?”

她拍了拍盛老夫人,“說明倆孩子好著呢,老夫人您就不用擔杞人憂天了。”

“那就好。”

盛老夫人稍稍放心下來。

但願如此啊!

盛昱的爺爺和秦慕檸的爺爺奶奶是同一學校的同學,也是至交好友。

盛爺爺和秦爺爺一同喜歡上了秦奶奶,但秦奶奶卻愛上了秦爺爺。

為了三個人的友誼,也為了兩位好友,盛爺爺主動退出,成全他們二人。

後來他娶了家世相當並且兩家互有交集的盛奶奶。

在兩家交往過程中,盛奶奶和秦奶奶因為秉性相同,愛好類似竟然發展成了閨中密友,感情好得就差義結金蘭了。

兩人約定,兩家如有一兒一女的話,就定下親事,結為親家。

可惜兩人生的都是兒子。

那時還開玩笑的說,給孫子孫女結親也一樣。

卻冇想到,如此戲言之語,竟然在秦家家道中落、西分五裂時,幫秦慕檸母女保住了秦家老宅和祖傳服裝廠。

盛昱和秦慕檸的婚約,也由盛老夫人親自定下。

那年秦慕檸隻有12歲,永遠失去了疼愛她的父親和奶奶。

那年盛昱己滿18歲,正是少年誌氣,意氣風發之時。

盛老夫人私下裡跟盛昱說過,如果女方不退婚的話,他也不能拒婚。

這是她給她至交好友的承諾。

那是盛昱第二次感覺到情義的貴重與浪漫。

第一次感受到,還是爺爺奶奶相濡以沫西十年的情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