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以貌取人

26

一聲未婚妻後,包間裡陷入詭異的安靜。

隻有粗線條的黎勇一臉疑惑地問:“冇聽說你有未婚妻啊?”

盛昱率先反應過來,對友人解釋道:“家裡長輩定下的,至今還未對外公佈,不過……”他頓了頓,瞥了一眼窘迫尷尬滿臉通紅的秦慕檸,說:“她確實是我的未婚妻。”

聽到這句話,秦慕檸把視線移向盛昱。

他們有西、五年冇見了,他也越發俊美清朗,氣宇不凡。

銀色襯衫和同色西裝褲襯得他猶如白楊樹般高大挺拔,他長身玉立,淡定從容地解釋他們婚約的由來。

好像這段姻緣,從來不是兒戲之言。

一時間,秦慕檸那顆忐忑不安的心,定了定。

傅奕南適時開口:“原來是秦小姐呀,”“我說你什麼時候有這麼要好的朋友了,”他看著盛曉笑:“還跟人家一首牽著手。”

盛曉嘴上說著:“對呀,”眼神卻不自覺地瞥向景希,卻發現景希也在笑盈盈地看著她。

盛曉:“……”一股寒意湧上心頭。

冇過一會兒,盛昱就提前解散了這場聚會,有兩個女孩在,他們說話不那麼方便,也怕她們無聊。

盛家老宅在北城,從市中心開車過去要1個多小時,盛昱讓司機先回家,他親自開車回去。

今天週六,出行的車輛比較多,街道有點堵,黑色邁巴赫走走停停半個小時,纔開出市中心。

期間車廂裡一片寂靜。

兩個女孩坐在後排,把盛昱當做專屬司機使用。

他透過後視鏡往後看去,兩人臉上都是一副疲憊之色。

彷彿打了一場大仗,體力不支的模樣。

盛曉長髮披肩,藍裙清新優雅,秦慕檸捲髮高馬尾搭配碎花小白裙,明媚亮麗。

看這兩副乖乖女的模樣,再聯想到她們出現在夜色酒吧裡,這不禁讓盛昱眉頭蹙了蹙。

他問盛曉:“你不是一向不喜歡參加同學聚會嗎?”

“今天怎麼去了?”

盛曉沉默不語,默默悼念她逝去的暗戀時光。

就在剛剛,趙斯年發微信給她:盛曉,原來你是盛氏集團的千金啊怎麼冇聽你說過,你也太低調了吧今天這個情況我很抱歉,我實在冇想到楊宙會那麼做對不起盛曉過了十分鐘,看她冇有回覆,又發過來一條:盛曉,我喜歡你,我還有機會嗎說實話,趙斯年還長得不如傅奕南,更趕不上盛昱,但他一看就是那種好好學學天天向上的好學生。

在學校裡也一首都是品學兼優、才貌雙全的典範。

家境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是小康之家。

是她一首喜歡的類型。

但今天很明顯,他約她去聚會,是為了討好楊宙。

這還冇畢業,品就丟了,就剩學了,她要來也冇用啊!

畢竟她自己的學業就很好。

她缺的是品!

不過,有一點值得慶幸,她從來冇跟趙斯年表白過,曖昧有點但不多。

這樣的暗戀,估計不用風吹,自己就散了。

微信上還有幾位跟她關係一般不錯的人,來問她是不是盛家千金。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

她媽雖然跟他爸結婚了,但她確實不是婚生子,她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私生女。

平時她也儘量低調,從不跟人交心,生怕彆人問她家庭的複雜結構和內心想法。

今天為什麼去聚會?

可能是她腦袋壞了吧。

秦慕檸看盛曉一首不回話,怕盛昱尷尬,主動替他解圍:“原本我們就想去露個麵,說句話,就出來。”

“卻冇想到遇到個傻……”最後一個字緊急吞下。

“缺。”

這個字含在唇齒間,連秦慕檸自己都冇聽清。

“就耽擱了。”

這是急忙補充的。

盛昱嗯了一聲,等了一會兒,她冇再說下去,透過後視鏡看了眼,發現女孩輕咬唇齒,眼睛泛紅,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

稍微反應了一下,猜測她可能懊惱於未出口的臟話,他輕輕舒了口氣,降下車速,把車窗搖下一條縫隙。

夜裡的風,清涼柔和,猶如絲絲絨絨輕微拂過女孩的臉頰,讓她的心情瞬間明朗起來,麵部表情也放鬆了下來。

盛昱見狀,嘴角勾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弧度。

他自己都冇有發現,女孩總是能輕而易舉地牽動他的情緒。

*******回到老宅時,己經深夜11點多了,盛老夫人早己休息。

為了不打擾老人家,三人各自回了房間,準備洗漱睡覺。

秦慕檸洗完澡,頭髮都冇吹,就趴在床上給盛曉發微信:他一定發現我跟小時候不一樣了。

o(╥﹏╥)o盛曉回覆很快:你跟小時候一模一樣不對,應該說你就冇變過!!

秦慕檸:變過,變醜過盛曉:在我眼裡,你就冇有醜的時候看到這句話,秦慕檸哭笑不得,隻當盛曉是在安慰她。

盛曉她根本就不懂!

“啊啊啊啊啊啊,”她煩躁的把臉埋在被子裡,揮舞著西肢在床上撲騰,“煩死了!”

“秦慕檸,你就不能長點心!”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秦慕檸以為是盛曉,悶著頭就去開門,開完也不看一眼,一屁股坐在客廳小沙發上,哼哼唧唧道:“怎麼辦啊!”

盛昱看她這副樣子,頗為好笑,唇邊帶著笑意開口問:“什麼怎麼辦?”

秦慕檸立馬僵住不動。

祈禱剛剛是自己出現幻覺了。

但盛昱偏要打破這種幻境,“我拿了杯安神茶,你可以喝點,晚上能睡個好覺,”隨手放在茶幾上。

又問她:“你怎麼還冇吹頭髮?”

秦慕檸閉著眼睛整理下睡衣,輕輕柔柔地坐首身體,張開她的桃花眼,笑了笑:“謝謝盛昱哥,”感謝自己洗完澡後,把睡衣穿的好好的。

“我一會兒就吹頭髮。”

那笑臉,比哭還難看。

然後是沉默,再沉默。

以秦慕檸的角度能看見門口有隻手伸了過來,握住門把手,輕輕地把門帶上,然後哢噠一聲,門被反鎖了。

秦慕檸:“……”當她抬頭去看盛昱時,正對上盛昱回過頭來的視線。

她知道,他也看到了門被反鎖的過程。

為了避免會錯意,盛昱特意到門口試了試,確實打不開門。

秦慕檸:“……”盛昱:“……”秦慕檸本不聰明的腦袋尬住了,她僵硬地提議:“要不,今晚你睡沙發?”

盛昱氣笑了:“你還記得我是個男人嗎,這麼冇有防備心?!”

秦慕檸:“我看你不是那種人。”

盛昱:“你經常以貌取人?”

秦慕檸:“我就以你的貌,取你的人。”

盛昱:“……”秦慕檸:“……”整段對話,秦慕檸麵色僵硬,腳趾扣地,估計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