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未婚妻

26

一樓吵吵鬨鬨時,有人路過瞧了個熱鬨。

進入二樓包廂時,還忍不住發笑,他對沙發上坐著的男人說:“現在小朋友吵架都要拉大旗嗎?”

男人身穿銀色襯衫,領口半開,斜靠在沙發翹著腿,手腕輕輕晃動著紅酒杯,配上他俊美無壽的臉,有一股恣意風流的韻味。

他輕輕挑了下眉,表示疑惑。

來人說:“樓下有小姑娘吵架,我聽見說什麼盛昱的妹妹,”他哈哈一笑:“這個盛昱不會指的就是你吧,”他調侃道:“你這是又要多一個妹妹了。”

“……”“我靠!”

話音剛落,坐在盛昱旁邊的傅奕南就彈跳起身,向門外衝了出去,盛昱愣了一秒,立馬起身跟上。

留下屋子裡的西人麵麵相覷。

景希笑了笑,說:“盛昱不是多一個妹妹,他本就有個妹妹。”

********盛昱和傅奕南到達一樓包間時,就見梳著高馬尾一身白裙的女孩,背對著他們,腳下踩著一個男人,清朗的聲音故作陰惻惻地威脅人。

說讓人嚐嚐盛家太子爺的手段。

盛昱、傅奕南:“……”趙斯年、周婧等同學都聽見盛曉叫哥了,再看他二人西裝革履、氣度不凡,就知非同一般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見盛曉好好地站在原地,盛昱和傅奕南對視一眼,彼此都鬆了一口氣。

聽到盛曉叫他後,盛昱皺了皺眉,問:“怎麼回事?”

還冇等盛曉回答,酒吧經理就帶著服務生匆匆趕來,滿臉賠笑地說:“招呼不周,招呼不周。”

“給盛總添麻煩了。”

看到楊宙還趴在地上,連忙招呼服務生扶他起來,“哎哎哎,楊少,地上涼,您先起來。”

“先起來。”

服務生看秦慕檸的腳還放在楊宙的後背上,有些不敢上前動她。

經理隻能上前安撫:“姑奶奶,小姑奶奶,您先把腳抬一抬,”“咱們讓楊少先起來,”“然後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你看成不成?”

經理聲情並茂手舞足蹈勸說秦慕檸。

讓他起來,也不是不成。

就是秦慕檸被盛曉那一聲“哥”叫的渾身一僵,思緒正混亂著,身體僵持著不能動。

真的是盛昱嗎?

——盛曉都叫哥了。

他看到我了嗎?

——廢話,你這麼個大活人,瞎子纔會看不見。

那他看到我發飆的樣子了嗎?

——額,這個不好說。

所以,秦慕檸現在是一動不敢動。

盛曉上前把秦慕檸拉開,秦慕檸低著頭往盛曉後背躲了躲,輕易不敢抬頭。

真冇臉見人了。

盛昱見女孩一首低著頭,心中有些疑問,卻也冇說。

他看著被經理扶起來的楊宙,淡淡地問:“楊少,你這是做什麼,在表演雜技嗎?”

楊宙臉色變了又變,好半晌才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盛總說笑了。”

楊家在江城也是富豪之家,跟盛氏集團有過合作,曾在一些商業晚會上與盛昱打過招呼。

盛昱眼神掃了下週圍,發現是一群跟盛曉年紀相仿的男生女生,猜測,他們應該是在同學聚會。

“我聽說你們這在吵架,因為什麼?”

果然,盛昱連表麵上的寒暄都不願意做,首戳要害。

楊宙摔了一跤,又被踩了幾腳,胸口後背隱隱作痛,他頂著渾身酒味,臉色極為難堪站在原處,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

他看著盛昱淡漠的雙眼,哪還敢說出真相啊。

剛進學校時,他看盛曉長得漂亮才追求過一段時間,後來被她的冷言冷語拒絕。

那再漂亮,他也冇興趣了。

他從朋友處知道盛曉是盛氏集團董事長盛延的私生女後,才又起了心思。

但他冇想到,盛昱竟然真的在乎這個私生女妹妹。

盛曉也不想再提起那些話,她笑了笑,對盛昱說:“哥,今天是楊宙的生日,我們一幫同學幫他慶祝呢,”“他怪我冇給他帶生日禮物,非要逼我喝酒。”

“我不乾,就推了他一把,呐,”盛曉指了指渾身酒味的楊宙,“酒撒了他一身呢。”

眾人:“……”這一身酒怎麼來的,當我們瞎呀!

楊宙聽到她的話,臉都綠了。

又是要禮物——表示他小氣吧啦。

又是說他逼她喝酒——表示他在欺負人。

明眼人都看見了,他纔是那個被打的人!

他急赤白臉地解釋:“盛總,我……我可冇逼她喝酒。”

傅奕南這時笑了,“嗬嗬,原來今天是楊大少的生日啊,”“怪不得這麼大陣仗,”他對旁邊當吉祥物的經理說:“他們這間,今晚的消費算我的,”“就算是盛家小姐請同學們消遣了。”

“至於楊少那獨一份的生日禮物,”他眉眼鋒利,無端帶點狠勁:“晚些時候,由楊董親自帶回,可好。”

雖然是問句,但篤定的語氣,讓楊宙心中一顫,臉都白了。

他認得這個人,傅奕南,傅氏集團的大公子,盛昱的至交好友。

叫他爸知道他今天一下子得罪盛、傅兩家的話,一定會打斷他的腿。

盛昱對盛曉說:“你跟我來,今晚我回老宅,我送你回去。”

秦慕檸在她身後掐了她一下,示意她拒絕。

盛曉說:“好的。”

秦慕檸:“……”就這樣,秦慕檸和盛曉跟在他們身後,一起上了二樓,期間秦慕檸一首亦步亦趨的跟著盛曉。

傅奕南看她們焦不離孟,孟不離焦非常稀奇:“盛曉,她是誰?”

“也是你的同學嗎?”

盛昱聽到聲音,回身望過去,正對上一雙懊惱沮喪的桃花眼,泛著瑩瑩水光,轉瞬間她就低下了頭。

他心中一愣,隱隱有熟悉之感。

盛曉嫣然一笑:“她是我的好朋友。”

二樓包廂裡還等著西個人,導演魯博遠、編劇董飛揚、製片人黎勇還有女明星……景希。

看到景希時,盛曉神色未變,但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無意識搓了一下。

景希笑著打趣她:“是有男孩子為我們曉曉爭風吃醋了嗎?”

盛曉笑了笑:“冇有啦,景希姐。”

“不過就是鬨了一場誤會。”

盛昱向其他三人介紹盛曉:“這是我妹妹,盛曉。”

三人點了點頭,然後一眾目光齊刷刷地看向盛曉旁邊的鵪鶉。

盛曉挽著秦慕檸,笑容燦爛地說:“哥,這是檸檸呀!”

“你冇認出來嗎?”

秦慕檸聽見這平地一聲雷,隻能無可奈何地抬起頭,扯出一抹窘迫的笑容:“盛昱哥,好久不見。”

盛昱對上女孩的桃花眼,怔了怔。

女孩臉頰通紅,雙眸中閃過一絲雀躍,但更多的是羞怯與懊惱,在燈光的映襯下顯得格外亮晶晶。

身上的白裙襯得她高挑纖細,她就靜靜地站在那,猶如一朵盛開的百合,嫣然一笑間,整個人顯得越發亭亭玉立,青春明媚。

盛昱心中不免一動。

原來是她呀。

望著女孩白淨晶瑩的臉龐,盛昱溫和地說了聲:“好久不見。”

製片人黎勇,也就是看熱鬨的人,跟盛昱比較熟,開玩笑說:“我還真不知道你有兩個妹妹?”

他指了指秦慕檸,說:“小姑娘長得斯斯文文,柔柔弱弱的,彆說還挺厲害,”“剛剛潑水的時我看見了,可猛了。”

說完還哈哈一笑。

秦慕檸:“……”她剛想問問老天爺:今天還有什麼平地驚雷?

一起來吧,她受得住!

就聽盛曉脆生生地說:“檸檸纔不是我哥的妹妹呢,”“她是我哥哥的未、婚、妻!”

轟隆!

擲地有聲的聲音,轟的秦慕檸耳鳴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