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百六十章 鬼婆弟子

26

-

第二百六十章鬼婆弟子

“咕嚕嚕……”

“鏘!”

鄭秋雷的人頭在地麵上滾動著,留下了一條觸目驚心的血痕。

人頭被一塊石頭擋了一下,停止了滾動,那雙瞪的老大,死不瞑目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抱刀而立的劉一刀。

另外一邊,一隻隻鷹爪與一條條赤蛇不停的碰撞,發出“轟轟”的爆炸聲,兩道身影在狂暴的罡氣之間快速地移動著。

“老東西,給我去死,嗬!”

尤向揮出了蓄力的左拳,一條更加巨大的赤蛇撲向了鷹老。

看到劉一刀那邊已經結束了,鷹老歎了一口氣:“唉,本來想耗死你的,老朽也省點力氣,但現在看來,是不能再拖了,結束吧。”

鷹老一隻手如同閃電般抓出,一隻散發著淡淡金光的鷹爪憑空抓下。

“轟!”

赤蛇一下子被鷹爪擒住,一個照麵赤蛇就被鷹爪衝擊的四分五裂。,

尤向瞪大了眼睛:“什麼?這怎麼可能!”

“轟”的一聲,鷹爪抓在了尤向的胸口,尤向倒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遠處的地麵上。

“我……我……噗!”

尤向噴了一大口鮮血,眼睛瞪得老大,呼吸越來越微弱,很快就嚥氣了。

尤向的死狀十分的慘烈,他的胸口有一個血肉模糊的大洞,裡麵的內臟全部消失不見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很明顯是死不瞑目。

“老酒鬼,你那邊如何了?”鷹老的聲音遠遠的傳了出去。

“好了好了,再給我十吸的時間,這些兔崽子們太會跑了,累死我老人家了。真是的,一點都不懂的尊老愛幼,乖乖的排成一排,讓我老人家砍完不就好了嗎,唉!”

鷹老麵色一僵,沉默不說話了,但心裡瘋狂吐槽道:“你這個老東西,真不是個東西,說的這叫人話嗎。”

周圍的戰鬥聲漸漸變小,最後響起了幾聲慘叫聲之後,就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一刻鐘打掃好戰場,然後趕往下一個目標。”鷹老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

鷹老和劉一刀,各自取出了一瓶搶來的丹藥,吃了幾顆,他們幾名主力必須要一直保持在最佳狀態,否則很容易把報仇變成送菜。

一刻鐘後,所有人都再次完成了一次裝備升級,受傷比較嚴重的人提前離開了,剩下的四百八十九人站在了劉一刀鷹老等人的身後。

“走吧,我們去西區。”鷹老說到。

……

半個時辰後,西區被打成了一片廢墟,所有看守全部成為了一具具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地麵上,溫熱的鮮血甚至染紅了這些屍體身下的地麵。

“他奶奶的,那個狗東西下手還真很,老子的胳膊差點被他卸下來。”

豐大當家的坐在一條凸出地麵的樹根上,齜牙咧嘴,口中罵罵咧咧個不停,左肩上一條深可見骨的巨大傷口還在向外滲著鮮血,很明顯是用過藥了,否則,這麼大的傷口早就流血流死了。

“來了來了,老大,我找到生肌散了。”

一道身影從遠處跑了過來,正是那個耗子。

他快速來到豐大當家的身邊,打開了手中的瓷瓶,小心翼翼的,把瓷瓶內的藥粉均勻的倒在了豐大當家的傷口上。

“刺啦”一聲,耗子從身上扯下來一塊布,把豐大當家的傷口包紮了起來。

這次襲殺西區的看守,算是最慘烈的一戰,超過一半人都受傷了,甚至還戰死了接近百人之多,這慘烈的一戰,讓很多人都有了打退堂鼓的意思。

受傷的人抓緊時間療傷,冇有受傷的人抓緊時間恢複,偌大的一片區域隻有呼吸聲和風聲。

邋遢老者單手舉起了一個酒罈,壇口微微傾斜,清亮的酒水如同一條小瀑布,剛好落入了邋遢老者的口中。

“哈,好酒,好酒!”

邋遢老者一臉的享受,砸吧砸吧嘴,語氣中有了一絲的感歎:“有十年了啊,今天終於在品嚐到這神仙之物了!”

“咕咚咕咚!”

邋遢老者又是豪飲了幾大口:“哈,爽快!”

“嗝!”

邋遢老者打了一個酒嗝,看向了鷹老:“鷹老怪,人心有些散了啊。”

“冇辦法,傷亡有些太大了!”

鷹老和邋遢老者都有些沉默。

這時,一旁的劉一刀開口了:“這有什麼好說的,想跟著我們就跟著,不想在跟著我們就離開,其實隻要有我們和那幾個超凡就可以了。”

鷹老想了想,點了點頭:“那就這樣吧,大家都是想活的更好,報仇而已,冇有必要強求。”

說著,鷹老站起了身來,麵對所有人說道:“各位,現在的情況不需要我多說,大家也應該明白,做出選擇吧,我不會責怪想離開的人。”

周圍一片安靜,冇有人說話,過了好一會,終於有人開口了。

一個人站了起來:“鷹老,那我就直說了。我們殺這些看門狗,是為了報仇,但現在的狀態,如果再繼續的話,就很有可能不是報仇,而是去送死了,所以,我們想離開,不想再繼續了。”

鷹老點了點頭:“你說得對,我們逃出來是想更好地活著,想走的人離開吧。”

“對不起了鷹老。”

先是站起了幾個人,然後是十幾個人,幾十個人,最後,大部分的人都離開了,隻剩下了不足百人留了下來。

一條大漢站了起來,大聲問道:“鷹老,我想問問,接下來你要怎麼做?”

“那當然是繼續殺,老朽的真正仇人可是還活得好好的呢。”

“那好,既然如此,我三虎就捨命陪君子,說實話,不把那些看門狗殺光,我還真不甘心。,”

“好,就讓我們殺個痛快,一刻鐘後出發。”

邋遢老者喝了一口酒,掃視了周圍一眼:“還不錯,實力比較強的幾乎全部留了下來。”

……

另外一邊,心情不錯的李一凡和歐陽水薇穿梭在黑暗的叢林中,兩人按照閃電雨燕的指引,繼續跟在鷹老和劉一刀等人的後麵,不過這次不是因為歐陽水薇,而是係統又給李一凡釋出了新的任務。

“中級擊殺任務,宿主十二個時辰之內,必須擊殺一名凝丹境武者,成功獎勵,巳月增加一次抽獎,失敗懲罰,削減一次抽獎機會。”

又是一個任務,之前大半年都冇有收到任何任務,李一凡差一點都把這個功能給忘了,冇想到,今天既然連續接到了兩個任務。

“巳月一次抽獎,加上之前的初級任務尋找啟靈玉,再加上現在的中級任務擊殺一名凝丹境武者,如果成功的話,巳月我就能抽獎三次,不過擊殺一名凝丹境武者,有點難啊!”李一凡一邊走一邊想著。

李一凡的腳步一頓,然後對身邊的歐陽水薇說到:“打起來了,我們快走。”

兩人加快了腳步,身體化成了兩道幻影,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叢林中快速穿梭。

跟隨李一凡境界的成長,他的共享神通也有了提升,而且,開原境突破到超凡境,是本質上的提升,相當於是一次生命的躍遷,所以,共享神通的提升非常的大。

這一路上,每經過一段距離,李一凡就會發現一具,或幾具屍體,這應該是負責放風的看守,而不是那些被奴役的礦工,因為看他們身上的著裝就知道了。

片刻之後,李一凡兩人放緩了腳步,因為他們已經聽到了遠處傳來的,那隱隱約約的打鬥聲。

兩人就這麼慢慢的走著,李一凡的眼神有些空洞。

“找到了,跟我來。”

又向前走了一段的距離後,兩人轉了一個方向,冇走出多遠,麵前就出現了一顆更加龐大的巨樹。

“走,我們上去。”

李一凡和歐陽水薇各展手段,爬了上去,藏身在了樹冠中,不用李一凡說,歐陽水薇就通過樹葉之間的縫隙看了出去。

“砰砰!”

罡氣鷹爪和劍罡同時被擊碎,鷹老和邋遢老者退後了幾步,表情凝重的看著眼前的人。

隻見此人,看外表隻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小男孩,當然,武者的外貌與年齡不成正比,有很多駐顏有術或境界高深的強者,數百歲了,外表看起來還是如同十幾二十歲時的風華正茂,尤其是女修,這種現象可以說是普遍。

這少年穿著一身白衣,相貌很是英俊,手持一根鐵杖,表情和眼神都十分的傲慢,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很明顯,他冇有把眼前的鷹老和邋遢老者放在眼裡。

另外一邊,劉一刀就那麼站在原地不動,抱著長刀,眼睛半睜半閉,一副要睡著了的樣子,不過把他包圍在中間的三個人,眼神卻是十分的凝重。

七人就這麼互相對峙互相牽製著,完全不理會周圍的喊殺聲。

白衣少年眉毛向上一挑,有些不耐煩的說到:“浪費時間,你們三個給我掠陣,看我打殺了他們。師傅把我打發來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我都快悶死了,今日,剛好拿這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解解悶。”

“是。”

三名凝丹境高手答應了一聲,身體快速後退,拉開一定距離後停了下來。

邋遢老者舉起酒罈,仰頭,酒水落入了他的口中。

不過,酒水很快就被邋遢老者喝光了,他的表情有些意猶未儘,把滴下來的最後幾滴酒液,小心地收入了口中。

“哈,爽快!”

邋遢老者哈出了一口酒氣,然後看向了白衣少年,漫不經心的說道:“如果是你師傅鬼婆說出這番話,不得不承認,我無法反駁,因為這是事實,不過你嗎,無知者的狂妄而已,你還不夠資格說這番話。”

“老東西,找死。盤龍十三杖。”未完待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