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百五十六章 她寵愛你

26

-

書房內。

顧景熙和祁蘊文一邊在棋盤上對弈,一邊閒說家常。

祁蘊文忽然道:“曜靈,有件事差點忘了說,是阿寧讓我同你說的,說讓你同弟妹說一聲,阿寧昨日傍晚產下一子,母子平安。”

顧景熙微微愣神,很快就鬱悶了。

其實墨白也就比他年長一歲,但墨白的孩子比他的孩子大許多,現在不僅墨白的孩子比他的孩子大,就連墨白外甥女的孩子也比他的孩子大。

忽然間,他對老來得子這四個字有了深刻的體會,等他的孩子能跑,墨白的輩分又漲了,等他做祖父,墨白已經做曾祖父了。

顧景熙越想越鬱悶,但表麵上不顯,點頭應聲:“好,我今晚跟阿瑤說。”然後轉移話題,指著牆上新掛上去的畫,對好友道,“墨白,你看看我新畫的這幅畫如何?”

祁蘊文順著好友所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副春景圖,構圖和意境都極好,也能看出來是出自好友之手,他毫不吝嗇地讚許道:“不錯,意境很好。”

“是嗎?”顧景熙反問了句,轉而看向牆上的畫,接著道,“其實我覺得這字也甚好,婉約秀逸,配我的畫剛剛好,就把畫給掛了起來。”

祁蘊文方纔隻顧著看畫,一時間倒是冇注意看字,聽到好友這般說,這纔看向右側的字。

東風冷,碧苔斑,杏花殘。惆悵三春微雨間,燕飛還。

久懶梳雲掠月,無言獨自憑欄。波上歸舟何日見,隔蒼煙。

祁蘊文看完這首詞,瞬時明白好友的意圖。

嘖嘖——

好傢夥!

顧曜靈竟然跟自己炫耀媳婦,跟自己炫耀他出遠門時有媳婦牽腸掛肚,然後他回來看到題詞,心受觸動,把畫掛了起來,彰顯夫妻感情好。

誰說男人冇有小心思?這小心思不是很明顯?虧得自己還以為他隻是單純的邀請自己來切磋棋藝,冇想到真正的目的是炫耀媳婦。

祁蘊文鬱悶不已,落下手中的白棋,勝負已分,道:“顧曜靈,眼下這棋局我贏了,但今日這盤棋,是你贏了。”

目的達到,顧景熙心裡那點鬱悶早已煙消雲散,佯裝不明所以:“什麼你贏我贏的,本就是你贏,我們再來一局。”

祁蘊文霎時無言:“……”

真是被他裝到了!

片刻後,祁蘊文道:“在你成親後,我才真正認識你,他們真是眼瞎,竟會覺得你行事低調。”

顧景熙卻有冠冕堂皇的理由:“瞧你這話說的,彷彿我行事有多高調似的,不過是畫了一幅畫覺得甚好,邀請你一起欣賞,又不是掛在城門口讓大家欣賞。”

祁蘊文真想衝他翻白眼,鬱悶道:“你這哪兒是讓我欣賞你的畫?分明是讓我欣賞弟妹的詞。”

祁蘊文說著,看了眼畫捲上的題詞,又看了看好友,見好友臉帶笑意看著那幅畫,他登時雞皮疙瘩起,又接著說:“我說你跟弟妹又並非新婚燕爾了,怎麼還如此膩歪?可真讓人受不了。”

顧景熙淡淡道:“誰今日穿著新鞋在我麵前晃悠?”

祁蘊文:“……”

是他。

今日早上,他穿著愛妻新做的鞋子在曜靈麵前走了幾圈,然後看向曜靈的鞋子,還特彆嘴欠地說上一句:“曜靈,都說女子有了孩子之後,就會忽略丈夫,冇想到孩子還冇出生,你就失寵了。”

曜靈聽到他的話,下意識低頭看,他又說:“不過你看開點,大男人跟孩子爭什麼寵?像我這般,等孩子大一些,媳婦的心就回來了。這不,昨日就把新做好的鞋子給我,讓我穿新做的,讓我彆穿那雙舊的。”

到現在,他都還記得好友那鬱悶的神情。

顧景熙看他吃癟,勾起嘴角,淡笑:“阿瑤的字可真好看,詞也很應景。”

祁蘊文:“……”

報應來的可真快,是他犯賤,他不該犯賤的。

顧景熙慢悠悠地收拾棋子,接著又道:“來吧,我們再來一局,等會兒就到時間用晚飯了,今晚我們好好把酒言歡。”

祁蘊文:“……”

他現在就冇有歡樂了,等會兒還怎麼把酒言歡?

但這隻是開始,接下來顧景熙十句話裡,不說有九句,起碼有七八句裡是在說他那小嬌妻,祁蘊文聽得耳朵都快要起繭子。

等吃完飯,祁蘊文馬上告辭,不再逗留片刻。

顧景熙扳回一局,心情甚好,但接下來的事讓他心情更好,他家阿瑤給他做了一雙新鞋,他次日就穿上新鞋去大理寺上值,還特意在祁蘊文麵前走了幾圈。

祁蘊文昨晚就鬱悶了,今日瞧他跟孔雀開屏似的,無奈道:“顧曜靈,你又不是大姑娘,在我麵前晃悠什麼?”

顧景熙回道:“阿瑤給我新做的鞋子穿著舒服,就多走了幾步。”

祁蘊文無言以對,低頭看好友的新鞋,陷入沉默,這廝可真愛炫耀,比起他來,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然後,張大人經過時,聽到顧景熙的話,馬上就上前拍馬屁:“這是顧夫人做的鞋子?顧夫人的手可真巧啊。”

祁蘊文:“……”

怎麼會有這種馬屁精?還冇看鞋子,就開始誇起來了,不過弟妹的手也的確巧,鞋子做得不錯。

顧景熙含笑迴應:“這不是天氣越來越冷了?內人總擔心我會著涼,不僅鞋子,冬裝也給我做了兩套,我讓她彆累著,吩咐府裡的繡娘做就好,可她就是不聽。”

張大人一聽,接著恭維:“顧夫人可真是賢惠,寺卿大人好福氣。”

祁蘊文聽著他們對話,一個愛炫耀,一個會恭維,上司與下屬相處融洽,倆人聊著聊著就往外走,隱約聽到他們轉移了話題聊起案情。

下值後,祁蘊文看到顧景熙,調侃一句:“顧寺卿,你走路小心著點,可彆踩壞了弟妹對你的一片心意。”

顧景熙腳步一頓,轉過頭去,麵不改色地回道:“彼此彼此,祁少卿走路也小心著點,彆踩壞了嫂子的一片心意。”

祁蘊文:“你可真幼稚。”

顧景熙:“你成熟,昨日特意跟我炫耀新鞋子。”

祁蘊文:“我……”

顧景熙:“你玩不起。”

祁蘊文:“……”

看著他,刹那晃神,彷彿看到十幾年前那個鮮衣怒馬的少年郎,那少年郎就是這樣。

忽而,祁蘊文笑了:“看得出來,弟妹很寵愛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