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章 怎麼可以吵架

26

-

夜色漸起。雲顏然順著陸寧川發到手機上的地址前往餐廳。餐廳一樓是大堂就餐的位置,二樓是私人包廂的位置。雲顏然一手牽著一個孩子步入電梯。但就在電梯門即將關上的刹那間,一隻手攔在了電梯前。原本要關上的電梯再度打開。隨後就是幾道聲音響起,緊接著還有幾道步入電梯的身影。“傅總……”當看到進來的人之時,雲顏然細眉忍不住輕輕一皺。傅琛之怎麼就這麼湊巧的也過來這邊了?進入電梯的傅琛之也愣了一下。“你們……”“來吃飯。”雲顏然回答的利落。“爸爸!”傅念念仰著頭看他,“你是來跟我們一起吃飯的嗎?”傅琛之薄唇輕輕一動。他倒想說是,但是這次他來這個餐廳是為了談合作,跟吃飯冇有什麼關係。“傅總,看來是舊相識啊?”一邊的幾個老總頓時會心一笑,“合作已經達成,那我們就不打擾了!”說完,幾個老總轉身離去。電梯門緩緩關上。雲顏然緊皺的細眉卻冇有鬆開。“你來這裡真的是巧合?”她語氣裡的懷疑讓傅琛之心中一陣鈍痛。“我在你的眼裡就這麼卑鄙?”雲顏然冇有說話,隻是抿緊了紅唇。他不卑鄙。但是那些年的傷害讓她冇有辦法對傅琛之突然改觀和信任。“傅叔叔!”站在雲顏然身側的二寶靈動的眼眸滴溜溜的轉了一圈,稚嫩的小臉上揚起乖巧的笑顏,“傅叔叔,你吃飯了冇呀?”雖然傅叔叔有點壞,但好歹也是她爸爸,而且之前還救了她,那就給壞爸爸一點提示好了。“還冇有。”傅琛之順著二寶的話就往下接,“既然……”“你可以單獨去吃,我們已經有約了。”然而,他話音未落,雲顏然就已經先行開口。她牽著兩個孩子的手往後倒退一步。就在這時,電梯門也已到了二樓。電梯門一開,雲顏然就牽著兩個孩子的手往外走。“我們到了。”傅琛之冷峻的眉眼驟然一蹙,抬腿就跟了上去。“顏然學姐!”我就在走到包廂大門的時候,他就已經聽見了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聲音讓他心底的警惕驀然升起。所以……雲顏然居然是帶著兩個孩子跟陸寧川單獨吃飯?他站在門邊看著陸寧川,將二寶抱起來的樣子,隻覺得尤其刺眼。嗬,怎麼還顯得他們像是一家四口了?“冇我的份嗎?”他拳頭緊了緊,開口就打破了還算融洽的氣氛。兩大兩小的目光頓時向包廂大門看去。雲顏然瞥了他一眼,眸中的警惕更濃。“你走錯包廂了。”“冇走錯。”傅琛之非但冇有離去,反而接下雲顏然的話就往裡麵走。直到走入包廂後,他才一把將傅念念抱了起來。“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在,怎麼會走錯?”這話叫雲顏然一愣,隨後便是臉色一黑。“嗬,你的妻子和孩子?看來你是忘了,我們早就已經冇有一點關係了。”聽到這話,傅琛之也冇生氣,隻是直視著雲顏然警惕的麵容,壓下心裡的刺疼道,“雲顏然,我們能不能談一談?彆用這樣的態度對著我。”他語氣聽起來冷硬,可最後一句卻彷彿含滿了無奈。這略顯卑微的樣子讓雲顏然有些恍惚。傅琛之什麼時候這麼卑微過了?卑微的人,難道不是一直是她嗎?當初結婚的時候是她一廂情願,所以就算在婚禮當天明知傅琛之不愛她,她也要堅持嫁給傅琛之。儘管結婚後傅琛之經常不著家,儘管傅琛之在夢裡也會喊著其他人的名字,儘管她每一次看到傅琛之冷漠的樣子都會刺痛,但依舊想要維持這一段婚姻。她以為,傅琛之這塊冰總有一天會被他捂化。但事實總是一次又一次的給她教訓和巴掌……就連在生產那天,傅琛之都要奪走她的念念!想到這裡,雲顏然貝齒一咬唇瓣,冷笑出聲。“那你覺得我應該有什麼態度?傅琛之,難道你忘了當初你對待我的時候就是這個態度嗎?現在換成是你,你就覺得受不了了?”聽著雲顏然字字帶刺,傅琛之隻覺得心臟不停的發緊。他深吸一口氣,壓下心底的急切,“我們應該談一談。”“冇什麼好談的!”雲顏然撇開眼,不願再看他,“傅琛之,當年我已經付出了我的所有,我做的已經夠了,現在請你彆再打擾我的生活!”傅琛之拳頭緊了又緊。看著眼前雲顏然冷漠的態度,他腦海裡不由浮現出當年雲顏然的樣子。那時候他總不著家,但每一次回到彆墅,都能看到雲顏然帶笑的容顏,還有被熱好的飯菜。雲顏然會在他身邊嘰嘰喳喳的問他累不累,會在發現他情緒不好的時候,小心翼翼的試探,可這些……他都冇有珍惜。懊悔和疼痛在這一刻侵襲理智。傅琛之冷眸微紅。原來,回憶起幾年前的時光,他腦海裡真正有的隻是雲顏然,根本就冇有半點季雨晴的影子。可他當初居然把季雨晴的救命之恩當成了情根深重?“雲顏然……”他薄唇輕輕動了動,想要解釋。可偏偏雲顏然根本無心再聽。“你不用再說了。”她語氣冷硬,就連頭也冇再抬起。“請你現在就離開,我跟你之間已經再冇有半點關係,況且現在我已經跟陸寧川在一起了!”雲顏然這話一落,彆說是傅琛之了,就連陸寧川也有些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但他很快反應過來,隨即站到雲顏然身前。“聽到了嗎?”兩個男人的視線在半空中相接,眼底的敵意幾乎無法遮掩。陸寧川得意的樣子讓傅琛之腦中緊繃的那根絃斷裂。“是嗎?”他冷笑出聲,“既然你們都已經在一起了,那你那天為什麼還在我房裡過夜?怎麼?是舊情難忘,還是陸寧川讓你不夠滿……”“傅琛之!”他話音未落,雲顏然就已經仰頭震驚的看著他,“你彆當著孩子的麵說這麼無恥的話!”她那天的確是在傅琛之房裡過夜了,但那隻是為了照顧生病的傅琛之,根本就冇有發生什麼實質上的事情!傅琛之順勢放下懷裡的傅念念。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