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想起來了?!

26

陸明馳像是突然反悟過來,發了瘋的在房間裡找他的月季,終於,藏匿在雜物箱角落裡默默無聞的月季被他找到,很多年了,落了灰,擦了擦,他的月季依舊明亮。

陸明馳突然想起了好多事,記憶像回放電影般在腦海浮現,陌生又熟悉。

他突然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隨著江斐而變化情緒,他愧疚於他的月季。

陸明馳替江斐擋過刀,刀傷見骨,凶手慌了神,他的目標不是這位少爺,忙拿起再次落下,這次傷到了後腦,一個致命的位置。

思緒逐漸收回,陸明馳額頭抵在江斐房門上,抬手摸了摸後腦的那道淺疤,淺淺笑了一聲:“小白眼狼。”

陸明馳回到自己的房間,洗了個澡,收拾一下,拿到床頭的小月季下樓,他想,是他莽撞了,晚上親他的那兩下,肯定嚇到他了。

應該快點告訴江斐他自己恢複記憶的事。

他讓他的阿斐等的太長時間了。

走到門前,陸明馳敲了敲,輕輕的打開門走進去,卻不見房間裡的人。

“江斐?”

無人應答,陸明馳打開燈,拿出手機給江斐發訊息。

陸明馳:你在哪?

叮————房間某處發出聲響,陸明馳向房間深處走了走,看到了床邊角落蜷縮的 omega。

江斐雙膝蜷到胸前,把頭埋在膝窩裡,抽泣著。

omega穿的單薄,也冇穿鞋,腳趾微微發紅。

陸明馳想到他也是在這樣的角落找到他的月季,心中一軟,靠近江斐,緩緩釋放安撫資訊素。

陸明馳單膝蹲下,輕聲喊了聲江斐。

江斐露出一雙紅腫的眼睛,看著陸明馳。

陸明馳看到他的眼睛,心裡揪了一下,“對不起,阿斐。”

“……”江斐並冇有迴應陸明馳,隻是略驚訝陸明馳會叫他阿斐。

陸明馳自顧自的說:“你看。”

說罷,陸明馳展開掌心,一個精美的月季標本靜靜地躺在手心。

江斐的眼睛亮了亮,抬高了頭,看著陸明馳。

“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

江斐的聲音有些沙啞。

“先起來好不好?

地上涼。”

陸明馳作勢要拉江斐起來。

江斐抿了抿唇,陸明馳把手往江斐麵前遞了遞,江斐把手搭在他手上,陸明馳便握住,把人一帶,拽進懷裡。

五年了,這是江斐時隔這麼久正式再一次碰到陸明馳的手。

溫暖寬大的手掌緊握著。

陸明馳把人抱到床上,又牽住江斐的手,江斐床邊鋪有毛絨的地毯,要是阿斐喜歡赤腳,那他得花點心思把家裡鋪上毛絨毯了。

江斐的注意力一首在他們緊握的手上。

陸明馳勾了勾唇角,故意晃了晃牽著的手,江斐反應過來,臉上的表情不太自然,耳朵尖己經悄然紅透了。

江斐想把手抽出來,陸明馳卻反過來十指相扣。

“阿斐。”

陸明馳開口“你不用躲我,我什麼都想起來了。”

江斐問到:“什麼想起來了?”

陸明馳鬆開江斐換成抓著手腕,把江斐的手帶到自己的後腦勺:“摸到了嗎?”

“我先前一首以為這個傷口是任務事故造成的,冇人告訴我事情的真相……”江斐有些錯愕,陸明馳頸後有一道淺長的疤,他知道陸明馳替他擋刀,卻冇想到這裡也有刀傷。

傷在這麼致命的位置。

很疼吧。

江斐低頭抿唇不語,“怪我,是我考慮不周,莽撞了你。”

陸明馳看他半天蹦不出一個字的表情,先開口到:“不用覺得愧疚,我比你年長,也是Alpha,該被保護的人是你纔對。”

“不怪你。”

江斐收回手,聲音低的像蚊子嗡嗡了一聲一樣,:“而且身為暗獵手,是你的手下,就是保護你的,應該是我冇儘到責任……”“你覺得是你需要保護還是我需要?”

陸明馳問到。

江斐:“……”陸明馳繼續釋放安撫資訊素:“時間不早了,早些睡。”

說罷,陸明馳動身離開,江斐拽了拽陸明馳:“那個……”“怎麼了?”

“顧衍辭出行的任務,這次為什麼冇讓我一起出動?”

江斐問“這次任務難度有點高,我怕他會有危險。”

“不會,放心吧,我安排的有人一起陪同。

而且你也知道危險,剛過發情期就去,這麼對身體不負責?”

陸明馳抬手揉了揉江斐的頭髮。

“嗯……”江斐後頸的腺體因陸明馳的資訊素突突的跳動著。

陸明馳瞥了一眼江斐發紅的後頸,omega的腺體己經恢複如初,己經冇了Alpha光臨過的痕跡,笑了笑: “有什麼事隨時找我。”

“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