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越

26

-

葉重陽睜開眼,入目便是一片清涼的綠意。微風徐徐,一隻綠色蟲子伴著陣陣花香緩緩爬來,悠哉悠哉的啃食著綠葉,細碎的陽光透過樹葉間隙傾灑在蟲子肥胖的身軀上,好似給蟲子加了一層濾鏡,葉重陽越看越覺得眼前的蟲子眉清目秀。

咦?等等,自己為什麼會覺得一隻蟲子眉清目秀?不對!這是哪裡?自己不是在家裡睡覺嗎?!

葉重陽後知後覺,終於發現了情況不對,自己現在在一棵樹上!

正在茫然間,一道陰影落下,清脆稚嫩的童聲響起,“爺爺,快來!橘子樹長蟲啦!”

一隻白嫩的小手扒開了樹葉,胖嘟嘟的包子臉出現在葉重陽的正上方,又試探性的湊近葉重陽,最終在距葉重陽1厘米的位置停下,瞪大了那雙閃著好奇光芒的眼睛。

感受到小孩噴到臉上的呼吸,葉重陽終於回過神,一臉莫名其妙。

怎麼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孩?這個小孩湊這麼近乾嘛?自己又不認識他,就算自己長得帥,小孩被迷的神魂顛倒,那也得保持安全社交距離啊。

算了算了,自己也不是小氣的人,看在他年紀小不懂事,這種小事就原諒他好了,下不為例。

不過這個小孩的頭怎麼這麼大,手也很大,像個巨人。

葉重陽疑惑了一下,就決定自力更生。小孩子冇有跟人保持距離的自覺,那就隻能自己推開了。

他伸出了手,準備去推。

咦?手呢?手怎麼不見了?!

葉重陽大為震驚,立刻要找自己的手,扭頭就看到一抹軟軟的綠色蟲子軀體,軀體底下是纖細光滑的枝椏。

“什麼鬼?!”葉重陽張大了嘴巴,脫口而出,然後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是自己想的那樣吧。這怎麼可能呢?一點都不科學,一定是在做夢!

“好胖的蟲蟲。”小孩嘀咕著。

葉重陽:這個奇怪的夢什麼時候結束。

“蟲蟲怎麼不動了?”小孩疑惑。

葉重陽:這個奇怪的夢為什麼還不結束。

“蟲蟲是死掉了嗎?”小孩朝葉重陽伸出一隻魔抓。

葉重陽:你大爺的,趕緊結束!退!退!退!

看著巨手朝自己緩緩伸來,葉重陽倍感驚悚,不由自主的往後躲,整隻蟲也在不斷向後挪動。

咦,怎麼感覺視線不太對?高度也不太對,離地麵約來越近了……我擦!掉下去了?!

葉重陽驚恐:救救我!救救我!我還不想死!小神仙救我!

葉重陽無法說話,但在靈魂深處發出了他覺得震耳欲聾的呐喊。

好在小孩很靠譜,反應迅速的跳下樹,在葉重陽臉著地前接住了他。

太好了,小命總算是保住了!

葉重陽頓時鬆了一口氣,蟲身不自覺的扭來扭去,放鬆著剛剛下墜時因為緊張過度而僵硬的身體。

雖然現在自己似乎做夢變成了一隻青菜蟲,但葉重陽向來愛惜自己的身體和生命,不管以什麼樣的方式在什麼世界存在,葉重陽都想好好活著。哪怕是做夢,葉重陽也不允許自己隨便死掉!

“笨蟲蟲。”小孩吱吱笑了起來。

想到剛剛自己的慫樣,葉重陽的綠色大蟲臉僵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可是個身材高大,強壯有力的超級無敵大猛男啊!一拳一個嚶嚶怪根本不在話下,怎麼會怕一個小屁孩?難道做夢變成蟲子,膽子也變小了?

都說夢境是潛意識的投射,難道自己其實就是個膽小鬼,連小孩都害怕?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自己怕的是巨手罷了,纔不是怕小孩。

也不對,剛剛肯定是太突然了,冇做好心理準備,纔不是害怕,一定是這樣的。

葉重陽瞥了眼小孩再次伸來的手,這次小孩隻伸過來一根食指。小孩的小短手和葉重陽的身長差不多,葉重陽冇有覺得害怕,身體也冇有任何反應。

小孩輕輕按了按葉重陽的蟲身,又捏了捏,一臉驚奇,跟捏麪糰似的。

奇特的手感讓小孩忍不住反覆揉捏,葉重陽也被按的舒服舒服,當即決定原諒剛剛小孩害自己掉下樹險些丟掉小命的過錯。

畢竟小孩是無心之過,又及時接住了自己,現在還給自己按摩賠罪,自己可是個大度的人,那當然是選擇原諒他啦。

如此想著,葉重陽立刻躺好,還翻了個麵讓小孩能夠均勻的按到每一個穴位,如果蟲也有穴位的話。

“哢”木門打開了,走出一個鬚髮半白的老人。老人身材高大,步履穩健,衣袂翩翩,紅潤的臉上冇有半點皺紋,不見絲毫老態,頗有幾分仙風道骨之資。

“爺爺,看!大胖蟲!”小孩歡快的跑到老人麵前,舉起還在舒展筋骨的葉重陽,炫耀道。

小孩之前隻見過一些暗色的、堅固的、會攻擊人的毒蟲,第一次碰到這種軟綿綿的,毫無攻擊性的脆弱蟲子,很是新奇,柔軟的手感也讓他頗有些愛不釋手。

葉重陽也注意到了這個一看就不是善茬的老人,本能的心裡一緊,整隻蟲也不再搖頭晃腦,貼著小孩的手一動不動的裝死。

老人看了一眼孫子手裡的綠蟲,撚了撚山羊鬍,跟孫子介紹了起來:“此蟲通體碧綠,胸腹以藍黑條紋相連,身軀以綠白條紋相隔,身有藍色斑點,又在橘樹中發現,正是凡人界喜以橘葉也食的普通昆蟲:柑橘鳳蝶之幼蟲。”

小孩專注地聽講,葉重陽也豎起耳朵認真偷聽,老人繼續道:“柑橘鳳蝶遇驚時從第1腹節前側伸出黃色臭丫線,以氣味和擬態蛇的攻擊姿態拒敵。幼蟲期15-24日,蛹期9-15日便可破蛹而出,化繭成蝶。”

葉重陽暗暗咂舌,還以為自己變成了青菜蟲,冇想到是橘子蟲。但怎麼會夢到變成橘子蟲呢?難道自己其實對橘子蟲情有獨鐘?可是自己喜歡的動物一直是毛茸茸一類啊。而且這科普有模有樣,聽起來也不像是瞎編的,自己什麼時候對橘子蟲這麼瞭解了,之前有關注過橘子蟲嗎?

“咦”老人又認真的看了一眼綠蟲子,眼中劃過一絲興味,“此地界靈氣稀薄,山中無甚寶物,亦無精怪,這小小鳳蝶居然開了靈智,奇哉怪哉。”

“蟲蟲成精啦!”小孩驚呼“可是蟲蟲很笨呀,剛剛還從樹上掉下來了呢。”

“初開靈智之妖,正如初生之嬰兒,懵懂無知,還需他人多加教導。”

“哇!我來教我來教!”小孩十分興奮,他是家族中年齡最小的成員,日常隻有被彆人教導的份,早就想過一把老師的癮,擺擺長輩的譜了。小孩本就對這隻胖蟲有興趣,現在有機會耍威風,立刻決定要把這隻蟲收為靈寵。

老人一臉慈愛的看著興高采烈的小孫子,並冇有出聲反對。不過是一隻普通的凡人界蝶妖罷了,就是修真界素有蝶王之稱的羽鳳蝶,隻要孫子喜歡,老人也能給孫子捉來,供孫子玩樂。

尚不知道自己就要被其他人拿捏小命,從此以後靈魂將再無自由的葉重陽還在事不關己的看戲,好似這祖孫倆討論的對象不是他。

葉重陽正感歎自己這個夢境場景的逼真,人物刻畫栩栩如生,不僅外形塑造完美,還表情生動,看起來跟真人似的。也有完整的人物對話推動整個夢境情節有邏輯性的展開,大大提升了葉重陽的做夢體驗感,讓葉重陽很有繼續做夢的興趣。

緊接著,葉重陽便看到老人從寬大的衣袖裡掏出了一枚玉製的拇指大小的印章,並放到了小孩的手裡。小孩手指一劃,取出了一抹指間血滴入印章,原本通體晶瑩的印章刹那變成金紅色。又晃了兩下印章,印章便縮小了兩圈。

葉重陽看得津津有味,自覺比一些電視劇的5毛特效好看,就見小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印章拿到自己頭頂用力按了一下。葉重陽圓溜溜的綠色腦門上立刻被印上了一個紅色印記。

印記是一個由數條紅色條紋組成的漩渦圖案,漩渦中點點金光盤旋聚攏,細看竟如水流般在其中循環流淌。

不過一愣神的時間,印記便緩緩消失,葉重陽的腦門碧綠光潔,徹底恢複了原來的樣子。但葉重陽卻感到冥冥中和某個靈魂有了聯絡,自己的靈魂似乎被套上了一層枷鎖。

不是吧,這個夢逼真的太過分了吧……這肯定不是真的,一定是自己構建夢境耗費了太多精力產生錯覺了,一定是這樣!

葉重陽仍舊垂死掙紮,並不想接受自己一覺睡醒就換了個世界,還從一個有顏有料有長腿的高級智慧生物,變成了一隻冇手冇腳隻會放臭氣的低等動物的現實。

然而小孩並冇有給葉重陽自欺欺人的機會,他對葉重陽釋出了兩人結締主寵契約後的第一個指令:“蟲蟲,現在去把橘樹下黑色巨石上的落葉吃掉。”

小孩把葉重陽放到地上,葉重陽感到自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牽引著,讓他不由自主的遵從小孩的指令。然而巨石又大又高又光滑,葉重陽難以攀附,便順著橘子樹粗壯的樹乾爬上樹,又移動到了石頭上方低垂的枝椏上,藉著風一個用力彈射到巨石上,啃起了僅剩的尚未被風吹走的一片落葉。

呸呸呸,太難吃了,葉子真老!

葉重陽非常嫌棄,吃一口吐一口,再吃一口再吐一口。

小孩看到葉重陽渾身抗拒的樣子,趕緊將他捏走“好了好了,不用吃了。”

葉重陽頓時鬆了一口氣,圓溜溜的腦門無意識的蹭了蹭小孩白嫩的手。回過神後又是一僵,欲哭無淚。

小孩伸出手指點點葉重陽的頭,哈哈笑道:“蟲蟲真可愛,我也喜歡你!”他現在對這隻契約蟲越看越滿意,越看越覺得此蟲樣貌可愛,決定要好好培養一下。

老人背手站在一旁,撚著鬍子點了點頭,誇讚道:“舟兒的契約之術學的很不錯。”

“嘿嘿嘿,舟兒最棒啦!”小孩自豪的拍拍胸脯,大方接受了爺爺的誇獎,捧著葉重陽隨爺爺走進了屋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