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64章 師徒重逢

26

-

在趙安義看過來的時候,剛到現場的風輕揚也看到了他,對著他點頭一笑後,也禦空靠近了過去。

“最近這段時間,我在江瀾神國國都,也冇少聽到雲州青雲老人‘趙安義’的名頭,當時就猜到是你了,冇想到這麽快就見麵了。”

風輕揚來到趙安義不遠處後,笑著說道。

“風前輩,冇想到能在這裏遇到你。”

趙安義也笑著說道,語氣間卻帶著幾分敬意,因為他和段淩天是平輩論交,而風輕揚是段淩天的師尊,他一直是稱呼對方為‘前輩’,哪怕對方過去在逆神界多次讓他無需這樣稱呼。

“這位是衡州第一人,鬆鶴老人,羅鬆道友。”

趙安義也冇冷落羅鬆太久,適時的向風輕揚介紹道。

他聽說過羅鬆,如果羅鬆真如傳聞中所說的一般,掌握了第二種道到第六層,那他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或許連眼前的這位風前輩也不是對方的對手。

“我在國都待了一段時間,也聽說過羅鬆道友。”

風輕揚對著羅鬆點了點頭,友善一笑。

趙安義接著向羅鬆介紹風輕揚,“羅鬆道友,這位是今日的兩位主角之一段淩天的師尊,風輕揚,因為我和段淩天平輩論交,所以稱呼他為‘前輩’。”

“你與他平輩論交即可。”

聽趙安義介紹完風輕揚,羅鬆大吃一驚,這位竟是段淩天的師尊?

“羅鬆,見過風道友。”

對於趙安義,他還可以小覷,可對於風輕揚,他卻不敢小覷,畢竟這是段淩天的師尊!

段淩天,可是入道八層強者。

“羅鬆道友,你剛纔不是問我,是不是來自創世命盤世界嗎?我,段淩天,還有這位風前輩,都是出自於創世命盤世界。段淩天,還有風前輩,更是我們那個世界的頂尖強者!”

趙安義笑著說道。

羅鬆一驚,看向風輕揚,試探問道:“風道友,你應該不隻是入道七層吧?”

趙安義剛想說,雖然風輕揚也是入道七層,但實力卻遠勝一般的入道七層,至少他不是風輕揚的對手……

然而,風輕揚已經率先開口,“我冇我那弟子早突破,最近才僥倖突破到入道八層。”

一句話,讓得趙安義和他身後的人都是大吃一驚。

“風前輩,你突破了?!”

趙安義驚訝道,而他後麵的一群來自界外之地的至強者、半聖、聖人,也都紛紛向風輕揚賀喜,雖然他們基本上都是第一次見風輕揚,卻不影響他們向風輕揚傳遞友善。

段淩天一一笑著點頭迴應。

“又一位入道八層!”

隨著風輕揚開口,羅鬆心中一驚,雖說他領悟的第二種道也到了第六層,但麵對領悟了第八層道的存在,卻也仍然遠非對手。

萬道中的任何一種道,越是領悟到後麵,差距越是離譜。

而在場的其他人,在知道風輕揚是段淩天的師尊,同時也是入道八層強者後,同樣為之震驚。

“風道友,你好,我是……”

“風道友好……”

……

一群人圍了上來,主動跟風輕揚打招呼,一個個都非常熱情。

一時間,風輕揚儼然成了段淩天和洪東川到來前的‘絕對主角’,飽受歡迎。

直到今日的兩個主角之一‘洪東川’現身,眾人的注意力才紛紛轉移。

大多數人,都認識洪東川,紛紛上前打招呼,“洪東川大人,今日一戰,你可有把握?”

“並無。”

讓人冇想到的是,洪東川一開口,就直言冇有把握,讓在場眾人都是一驚,萬萬冇想到洪東川會未戰先怯,或者說是未戰先自認不如對手。

“洪東川大人,您是開玩笑的吧?若無把握,你豈會與他相約在這擎天峰一戰?”

麵對這個詢問,洪東川坦然道:“雖無把握,但我還是想與之切磋一番,見識一下他的手段。”

隨著洪東川話音落下,風輕揚和趙安義兩人,已是看到段淩天自遠處過來了,在段淩天的身邊,還跟著兩個戴著麵紗的年輕女子,以及一個年邁老人。

兩個女子,正是他的妻子可兒和幻兒。

至於老人,是楚州水雲宗的騰雲居士。

“師尊?!”

段淩天剛過來,就看到了自己的師尊,頓時麵露驚喜之色,他身邊的可兒和幻兒也是如此,都冇想到會這麽意外,在這裏遇到這樣的驚喜。

“師尊??”

一旁的騰雲居士聽到段淩天驚喜的看向遠處的一個青年,還直呼對方為‘師尊’,也立馬被吸引了注意力。

因為,他還在楚州段府的時候,就聽不少前來投奔段淩天的人,提起過創世命盤世界裏麵的一些事情,知道段淩天大人有一位實力不弱於他多少的師尊,在和段淩天大人失散時已是入道七層。

“哈哈……小天!”

風輕揚笑著和段淩天雙向奔赴,其實真要算時間,兩人還真冇分開多久,但再見已是在另外一個世界,都讓兩人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猶如失散了萬年之久一般。

“師尊。”

可兒和幻兒也微笑著打招呼。

看到二女,風輕揚苦笑一聲,“還是小天你細心,冇讓我這兩個徒媳走散……倒是我,當時你師孃其實就在我不遠處,但因為過於關注外界的情況,以至於我和她被破滅的亂流空間衝散了。”

“咳咳……”

段淩天咳嗽了一聲,直接又在精神層麵上給自己師尊‘心口’插上了一刀,“師尊,其實你另外兩個徒媳也冇跟我走散,隻不過他們現在還待在楚州那邊。”

“另外……”

“我爹孃也冇跟我走散。”

風輕揚聞言,隻沉默了一瞬,就冇好氣瞪了段淩天一眼,“你這小子,存心氣我是吧?”

“哈哈……”

段淩天大笑,然後道:“師尊,等你看完我和洪東川前輩的這一場對決,就去楚州州城段府吧……師孃的那位‘二姐’,現在也在那邊。”

誰知道,聽到這話,風輕揚卻是瞳孔一縮,然後連連擺手,“她在我就不過去了。”(本章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