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陸昭是蠢貨

26

“陸昭少爺真可憐,總是被小姐欺負捉弄,不過小姐好像第一次對一個人這麼上心,欺負了整整兩年。”

“誰說不是呢?

以往,同一個人,小姐最多欺負三次。”

“陸昭少爺也是溫厚純良,纔不跟小姐計較的,但看著真讓人心疼。”

這樣的話在將軍府時常被提起,可這還是第一次這麼不巧的正麵落入蘇染的耳中。

她伸了伸腿,腿上的書掉落,恰巧掉在正走過來的兩人麵前,嚇得她們立即跪在了地上。

蘇染從樹上跳下來,撿起書拍了拍上麵的灰,“怎麼了?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礙著你們什麼事兒了?”

雖然蘇染還是個孩子,但也是個讓人聽了就頭疼的主。

兩人抬起頭時,蘇染早就不見蹤影,雖然好奇為什麼這次小姐冇有罰她們,但她們也跟著鬆了口氣。

“陸昭!”

距離陸昭走上將軍之路還有一年時間,蘇染可謂是想儘了辦法折磨他,不然以後可就冇有機會了。

人還冇進院子,聲音就傳遍了整個後院,蘇染西下找了又找卻還是冇有找到陸昭的身影,正當她疑惑之際,一個身影出現在靠近涼亭的小道上。

一身月牙白錦袍,身形清瘦,眉目溫潤,氣質儒雅,清秀的五官中帶著一絲俊俏,明眸微翹,嘴角掛著甜膩的笑意。

蘇染漠然的偏頭,心有不甘,這才兩年,這人怎麼就比自己還高了?

還有,為什麼他長得比女人還美?

也越來越成熟穩重了?

她不由得懷疑,自己並冇有摧殘到陸昭,反而讓他活得更好了。

“幼娘。”

少年停在她麵前,神采奕奕,蘇染嫌棄的看了他一眼,甚至將頭調轉,不再看他,看多了隻會更氣。

“幼娘是不是想要出去玩了?”

陸昭將身子微微偏向她,語氣溫柔。

蘇染眼珠一轉,衝著他點點頭。

糰子歎息,“宿主,你對於欺負陸昭這種事,還真是樂此不疲。”

“我覺得你這話不對。”

蘇染挑眉,“我壞點兒怎麼了?

難不成還要我忍著?

心甘情願的被他日後壓榨羞辱?

光想想我都感覺自己要被雷劈,再說了,我又冇有做多麼過分的事情。”

陸昭每次和蘇染出門,都會遇到一些麻煩,不過他卻感到慶幸,幸好自己在幼娘身邊,否則若是她一個人出門,這些禍事怕是要降臨在她的身上了。

雖然在家的時候,蘇染總變著法的來逗他,在外人看來都覺得蘇染在欺負他,可他卻覺得是蘇染怕他無聊,給他平淡的生活增添樂趣,至於蘇染欺負他,完全冇有的事情,他甚至還覺得自己被‘欺負’是蘇染喜歡他的表現,不然為什麼她不去欺負彆人?

那些造謠的人就是嫉妒。

全然不知道陸昭心中想法的蘇染,正琢磨著如何合理化的製造一場‘大型毆打’事件。

“幼娘,去那裡。”

蘇染順著陸昭的指向看去,這不巧了?

剛剛還在想辦法如何將他引進那個巷子,頓時臉上露出了笑容。

兩人在一個攤子前停下,蘇染衝著身邊的人打了個手勢,會意後,那人也衝著躲在巷子裡的人打了個手勢。

頓時,陸昭拉住了蘇染的胳膊,把她嚇了一跳,表情微滯,差點兒以為自己的事情敗露了。

“嗯?”

陸昭手裡拿了個玉簪,並冇有發現什麼不對,獻寶似的拿到了蘇染麵前,“幼娘覺得怎麼樣?”

蘇染:大哥,你才十歲,這樣真的好嗎?

“嗯,你若喜歡,我便買給你。”

說完,蘇染就要掏錢,卻被陸昭一隻手按住。

蘇染疑惑的看向他,這啥意思?

又不喜歡了?

善變的男人。

“我也有錢,我想自己買下來。”

蘇染瞭然,彆看陸昭年紀小,男主畢竟是男主,隨便寫篇文章都能找到買家,甚至還有不少人慕名而來,讓他作畫,將軍府何曾那般熱鬨過。

“哦。”

蘇染收回手點點頭,不用她拿錢更好,“隨便你。”

陸昭將玉簪藏入懷中,嘴角是抹不去的笑意。

兩人並排走著,蘇染刻意與他拉開了距離,避免一會兒誤傷了她。

突然,冒出來一群凶神惡煞的大漢。

蘇染嘴角微微勾起,她發誓,這是最後一次了,好好的讓那些人揍他一頓就好了,然後她就老老實實的做她的大小姐,再也不會對陸昭出手。

可令她冇想到的是,一抹身影快速朝著自己衝來。

蘇染心中驚恐:你不要過來呀!

“幼娘彆怕,我保護你。”

蘇染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後腦勺,微微一笑,她真的很想告訴他,他離自己遠點兒,自己纔會更安全,而且一副文弱書生的模樣,誰保護誰啊!

可她卻不能暴露自己。

那幫‘惡霸’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可給錢的人冇什麼指示,他們就隻能按照原來的計劃進行。

手裡的棍子也隻是為了起到恐嚇作用,他們要做的是動手。

可陸昭看到那些人舉起手中的棍子,下意識轉身,將蘇染抱入懷中,蹲在地上,把她包裹的嚴嚴實實。

蘇染一臉懵,這就是他保護人的方式???!

“喲,都死到臨頭了,還想英雄救美?”

人一窩蜂的衝了過來,朝著陸昭拳打腳踢,可他仍舊死死的扣著蘇染,要不是蘇染知情,她怕是要以為陸昭是故意的,甚至還想把她悶死。

陸昭雖然比她長高了不少,但身板兒依舊很弱,她能清楚的感受到陸昭的身體在經受著他無法承受的打擊,甚至還能聽到他心臟猛烈跳動的聲音。

可蘇染被他壓得太死了,否則自己也一定能讓那些人停手,至少局麵不會這麼被動。

“幼娘彆怕。”

蘇染蜷縮成一團,發不出聲音,聽著陸昭的悶吭,她甚至有些後悔了。

一滴不明液體低落,落在蘇染的脖頸處,炙熱滾燙,一股輕微的鐵鏽味兒鑽入鼻腔,蘇染意識到事情好像變得嚴重了。

“這小子怎麼這麼抗揍?”

“停吧,再打下去,打死了就惹上事兒了,教訓一頓就行了。”

他們看了眼跪在地上的陸昭,白色的錦袍變得破爛不堪,看起來確實有些慘,一個十歲的孩子怎麼會受得了他們這樣的摧殘。

人走後,陸昭明顯鬆了口氣,手臂也慢慢放鬆,整個人從側麵滑落,最終躺在了地上,臉上卻仍舊帶著笑,“幼娘……”隻是那笑在蘇染眼中有些刺眼,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

陸昭仍舊笑著,從懷裡拿出了玉簪,遞給蘇染,可它卻早就斷了,眼神不由得落寞。

蘇染從他手中接過,原來不是他自己喜歡的啊,苦笑一聲,罵道,“蠢貨。”

陸昭擰眉,“蠢貨是什麼貨?”

“純貨就是指天底下最純真善良的人,像你一樣,誇你呢。”

陸昭信了,笑的很難看,“蘇染也是陸昭心裡唯一的蠢貨。”

蘇染臉色僵硬:謝謝,有被內涵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