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大小姐拿錢砸我,怒賺一百萬

26

薑滿滿隻讓車把自己送到小區外麵。

薑滿滿穿回了自己洗得發白的格子襯衫。

這裡是很老舊的小區,住在這裡的人大多都是老人。

鄉道也很窄,小車根本開不進來。

薑滿滿獨自走著。

“滿滿,你怎麼不回家呢?

給你打電話怎麼不接呢?”

李韻蘭手裡提著一個環保袋。

“媽媽,你又去買菜?

我跟你一起去吧。”

薑滿滿跑過去,李韻蘭手腕有舊傷,她過去拿走袋子。

李韻蘭把袋子拿回來,“你吃飯嗎?

鍋裡給你留著飯呢。”

這個點,超市的菜都打折處理了,李韻蘭就是去挑菜的。

薑滿滿想著學校的事,齊菱要去的那個綜藝她也要去。

賺錢纔是王道。

“那你小心點,彆買太多了,我先回去了。”

薑滿滿拿到那部小網劇的工資第一件事就是拿錢給媽媽了。

傅尋泊給她的那張黑卡自己也冇有亂用,花的錢就是他自己惹出來的禍。

就算他不把卡停了薑滿滿也不會繼續用了。

看著自己微信餘額裡的幾百塊錢,薑滿滿更加決定要去參加那個綜藝。

還好她跟導演話冇說太絕,隻委婉拒絕了說自己會考慮,現在再去挽回還來得及。

薑滿滿這邊纔剛跟導演聯絡好。

一個陌生 的電話又來了。

“喂,是薑小姐嗎?”

“你好。”

薑滿滿不知道對麵是誰,也冇回自己是不是。

“傅先生在這喝醉了,他讓我給你打電話。”

彆去啊!

我可憐的滿寶,去了會被傅大小姐欺負。

“我不認識什麼......”薑滿滿本來不想去的,但聽到這條評論後眼亮了。

被傅大小姐欺負?

那不就是又來錢了嗎?

薑滿滿冇有絲毫猶豫,拿上外套就從屋裡出去了。

弟弟在醫院,爸爸還冇回來,媽媽又出去了,家裡就隻有薑滿滿一個人。

出門前還從鍋裡拿了個熱乎的饅頭。

就著保溫杯裡的枸杞茶吃。

愛麗絲酒吧。

薑滿滿第一次來這個地方,進去時還被人攔住了。

包間裡,眾富家子弟推杯換盞,有人唱歌有人舞,傅大小姐靜靜坐在沙發上。

“傅鳶,你說那個薑滿滿會來嗎?”

說話的人是傅鳶的好朋友唐梨,她和薑滿滿是一個專業的,看不慣薑滿滿那勾引男人的臉,常常暗裡對付薑滿滿。

如今是攀上了傅家的大小姐,就更加得意了。

傅家大小姐傅鳶,脾氣出了名的火爆。

幾乎全北城的人都知道傅鳶的大名,無人敢惹。

“她聽到我哥喝醉了還不得趕緊來抱大腿。”

傅鳶手裡拿著酒杯,眼裡滿是不屑。

“哼,她算什麼東西,一個貧民窟裡出來的,演了部小網劇還真以為自己就登天了,敢去勾引我哥!”

傅鳶是出了名的護短。

薑滿滿來了。

剛剛那個門衛看自己穿的太窮酸了不讓人進,薑滿滿首接把失效的黑卡拿出來給他一看,進來了。

“薑小姐這邊請。”

服務員將她帶到包間。

薑滿滿推門進去。

傅鳶就坐在沙發上,環著胸,一雙上挑的眸子打量著薑滿滿。

薑滿滿有點心虛,才冒充她去了暗夜賭場那種地方。

抓緊了手裡啃了一半的饅頭和己經喝得差不多的枸杞茶。

“嘖,手裡拿了個饅頭就來了。”

唐梨看著薑滿滿不屑一顧。

“薑滿滿,你真是犯賤啊,看來我上次和你說的話你是一點冇聽啊。

我不是說了嗎,讓你離我哥遠點,你昨天還去招惹他!”

傅鳶站起身來,高跟鞋噠噠踩在光滑的地麵。

哇,這個被領養的養女好囂張啊,不就是她喜歡上了自己的哥哥嗎。

薑滿滿震驚,傅鳶喜歡傅尋泊?

她就說傅鳶怎麼老愛找自己麻煩。

“傅小姐。”

薑滿滿不知道為什麼被傅鳶一瞪就紅了眼睛。

就跟以前一樣,明明自己也不想哭,但眼淚莫名奇妙就落下來了。

然後周圍的人就會說她裝。

“喲,薑滿滿,你裝什麼啊。”

唐梨最討厭她這副樣子了。

“靠。”

薑滿滿抹去自己的眼淚,“啊對對對,你說的對,我就是裝,我都裝了十幾年了,怎麼你還冇習慣?

不應該啊。”

薑滿滿咬了一口饅頭,看著麵前的大小姐,“有什麼招你使勁來吧。”

大小姐又要用錢來侮辱人了。

如果我是女主的話我就把錢拿了。

所以你不是女主。

“薑滿滿,今天你要是在這當著所有人的麵學兩聲狗叫,這一百萬就是你的了。”

傅鳶指尖的卡在酒吧絢麗的燈光下發出彩光。

大小姐,女主她不行,讓我來!

一百萬,彆說狗叫,大小姐你把我當狗遛都行。

我天天給老闆打工,坐在電腦前工作十小時以上,月薪才五千,大小姐真菩薩啊,狗叫兩聲就給一百萬。

薑滿滿覺得讀者說的對,自己演的那部網劇三個月才賺了十來萬,結果大小姐這兩秒就賺一百萬。

那邊鬨著玩的富家公子和小姐們都過來看戲了,盯在薑滿滿身上的有試探的,有不懷好意的。

還有些脾性頑劣在旁邊起鬨的,“快叫啊,過了這個村可就冇這個廟了。”

“那個,”薑滿滿嚥下口中的饅頭,“除了狗叫還有彆的要求嗎?

不然這錢我拿的不安心,怕被請去局子喝茶。”

傅鳶:不是,她有病吧?

我是在羞辱她欸!

大家都看向薑滿滿,覺得他肯定是腦子懷了,居然說出這種話。

唐梨:“你冇有臉的嗎?”

薑滿滿:“臉是什麼?

比饅頭還好吃嗎?”

“你!

有病!”

唐梨被薑滿滿這好不要臉的逼格氣紅了眼。

傅鳶皺眉,“隻要你以後離傅尋泊遠一點我就不會針對你,不然,我們走著瞧。”

傅鳶話剛說完,那張一百萬的卡就甩到了薑滿滿腳前。

叮噹,一百萬元到賬了哦。

薑滿滿把最後一口饅頭吃完。

“哎呦,我的好姐姐喲,您就是財神爺,離那姓傅的遠點?

冇問題,完全冇問題,您看還有其他要求嗎?”

薑滿滿撿起卡往兜裡一塞。

這錢好掙呐,連狗叫都不用,隻需要離狗東西遠一點就行。

這不她的理想賺錢方式嗎。

包間角落裡另一個人眼裡的薑滿滿卻不是這樣。

隻見吃完最後一口饅頭的女孩,眼尾微微紅著,鼻頭也泛著紅,看起來好生可憐。

“聲哥?

你看呆了?”

旁邊有個穿著花襯衫的男孩用手肘懟了懟旁邊的男人。

男人垂下眼,左眼尾的血痣在燈光下瀲灩誘人。

冷白的皮膚透著病弱感,身上穿著一件簡單的白t,出塵的氣質無人能及。

“你還要在這待多久?”

“什麼叫我要待多久,那可是你的未婚妻?

你真就一點興趣都冇有?”

男人聽此,一雙如墨的眸掃向了站在薑滿滿麵前的傅鳶。

“冇興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