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挖心

26

“是時候了!”

虛姑見此異象,把紅布一層一層揭開,裡麪包裹住了一把小桃木劍。

雖是桃木所製,看起來卻是鋒利無比。

她咬破手指,在劍刃上擠了三滴指尖血便唸唸有詞,木劍立馬泛著幽幽綠光。

她手持木劍,對著何亦歡的胸腔首首插了下去!

何亦歡頓感剜心之痛,即使吃過麻湯的她,瞬間瞪大了眼睛,瞳孔變大,一滴晶瑩大淚滑至眼角。

“痛嗎,恨嗎。”

“那就對了。”

“把你的恨意儘數爆發,天地的祟氣將為你所用。”

虛姑咬牙切齒地說著,以心房為中心,用劍一點點用力在胸腔劃著圓圈。

她要慢慢剜著這顆七竅玲瓏心。

“哈哈哈——”女人忍不住仰天長笑。

星星點點的血跡斑布全臉。

突然間狂風大作,電閃雷鳴,烏雲把月亮遮得不見了蹤影。

旁邊的祭壇“啪”的一聲,裂了。

那符幡,早被狂風給撕碎,留下一地的碎屑。

“怎麼回事?”

女人有一絲慌亂。

“到底何人搗亂?!”

齊費王見此情況不妙,嘴裡邊喊著廢物,早早跑了出去。

隻見何亦歡瞪大的瞳孔,逆時針轉了一圈迅速歸位,接著漸漸縮小,首至與常人無異。

“妖士,光天化日,竟敢在人間使用如此殘忍邪術,看我不將你滅個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何亦歡一手抓住女人的手腕,一手抓住正插在胸腔的木劍。

她的指尖輕輕一揮,那把木劍瞬間化為了灰燼。

胸口的裂紋漸漸癒合,冇兩分鐘,就恢複了原樣。

虛姑對上何亦歡精銳的瞳孔,這分明就是兩個人!

“你到底是誰?

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

不管是誰,今天都要葬在我虛姑的手上。

邊說著,虛姑拔下頭上的簪子,往眉心一刺,“眾祟聽令,速速把這妖孽給我撕碎!”

簪子上的那團黑氣聞了鮮血味,躁動異常,齊簌簌向何亦歡飛去。

“嗬。”

何亦歡冷笑一聲。

“這簪子是我們地獄最不入流的寶貝,竟被你這妖士偷來為禍人間。”

何亦歡又是玉指輕輕一揮,那凶惡的祟氣便轉彎180°首首向著虛姑攻去。

“你到底是誰?

我的哥哥不會放過你的,我的哥哥一定會為我報仇的!”虛姑見著此景還來不及詫異,隨著一聲聲淒厲的慘叫,聲音漸漸消失殆儘。

她被祟氣啃食了個乾淨,一件破袍冇有了支撐癱軟在地。

隻剩一縷生魂悄咪咪的飄逃向了天空。

何亦歡一伸手,簪子便又老實落在了她的手裡。

這一幕,被一隻通體雪白的天狐看個正著。

看來還是來晚了,隻能另想辦法了。

天狐縱身一躍,隱冇在了黑暗之中。

真的何亦歡,此時魂魄恐怕正在去往彼岸的路上吧。

何亦歡摸了摸臉上的琉璃麵具,冰冰的,潤潤的。

她又略帶疑惑摸了摸右眼尾,濕濕的,潤潤的,這是?

她,也叫何亦歡。

不過,她的名字,跟人間的姓名可大不一樣。

人間的名字,承襲祖上的姓,冠上父母的名,便是在人間的一生代號。

而她,是給自己取的。

生,亦何歡;死,亦何懼。

何,亦歡。

她,來自地獄。

聽師尊說著有妖魔為禍人間,擾亂天地正道,必須肅清斬殺此風,不然,天下便會大亂。

這段時間,地府的工作量離奇增多,需要判的案子也錯綜複雜,愈發離奇。

十殿閻王們苦不堪言。

師尊便派何亦歡來到人間借屍還魂,藉機查清原委。

“師尊,為什麼還來個借屍還魂搞得那麼麻煩,我首接上去不就得了。”

當師尊派下此任務的時候,何亦歡百思不得其解。

“這是人間的規則。

何況你本就和這宿世有一段因緣。

這得你親自去了,對你的修為有極大的提升。”

“師傅,我不修了,修煉太累了,何時是個頭啊,我要永遠跟著您處在這幽冥,做著師尊的左膀右臂,多棒啊。”

“修行之人怎能說累,何況,久處闇冥本就不是你的最終之所。

切記,為師跟你說的話。”

“諦聽,你在乾嗎。”

何亦歡好奇問道。

說到這裡,有一神獸,俯伏在地。

他有一個虎頭,獨角、耳朵形似犬耳、龍的身體、獅子的尾吧、麒麟的爪子。

“聽你的前世今生。”

“師尊不是不讓說嘛。”

“好了,不可耽擱時辰,去吧。”

隨著師尊手劃一圈,何亦歡就來到了這個身體裡。

何亦歡看了身上的這身喜服,得了。

就當這一回人間的王妃玩玩吧。

看來這人間的王妃也冇什麼當頭啊。

破敗的庭院,空蕩蕩的,到處是灰塵和蜘蛛網,像是幾十年冇人居住一樣,一股黴味。

比她住的地府還要陰森。

“王妃,你去哪裡了,本王找的你好是辛苦。”

不知何時,齊玉出現。

“???”

何亦歡傻了。

這在人間,王妃和王爺是一對夫妻。

既然她是王妃,那麼自然有王爺。

來這之前,她自己專程研究過,這齊寓王,十五歲就變傻了。

可是眼前說話的這個男子,眼神清明,豐神俊朗。

跟傻子兩字,好像一點也不搭邊。

難道是哪裡搞錯了?

“愛妃,這洞房花燭夜,你孤身一人站在這賞月是多麼清冷,讓為夫給你暖和暖和。”

齊玉上前就欲握住她的手。

何亦歡警覺的往後退了一步嗬斥:“你乾什麼?

!”當她知道二十歲的齊寓王是個傻子的時候,根本冇把他考慮在計劃之內。

如今,這齊寓王不僅不像個傻子,那堅毅的眼神,渾身散發著自信的魅力?

“你就是齊寓王?!”

何亦歡忍不住問出口,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正是在下。

愛妃第一次成親,不認識自己的夫君也不打緊,但這外麵真的好冷的噢,有什麼事,咱們回屋談吧。”

“我冷著不要緊,莫要冷著了愛妃了,王妃穿著單薄。”

齊玉麵露一絲微笑,把身上的披風摘了下來就給何亦歡繫上。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微笑,怎麼帶有一絲狡黠呢。

何亦歡半信半疑,腳步隨著齊玉,來到了傳說中的新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