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你是不是想把我們賣了

26

“把糖吃了。”

林清棠拍了拍小丫頭的腦袋,把她放在床上,甜寶手裡攥著大白兔奶糖,剝開糖紙小心的放在他嘴巴裡。

江小彥突然坐起身,伸手摟著妹妹,唇邊的大白兔奶糖被他拿走塞入小丫頭口中。

“你們賀叔叔給你寄的大白兔奶糖,你要不吃,他回來要打斷我的腿,再怎麼說咱們也相依為命了一段時間。”

林清棠從衣櫃翻找出藍色碎花的小裙子,白色的小底褲,還有一套藍色那短袖短褲。

唇邊若有若無的笑意,她知道江小彥的智商高,八歲的孩子像是十幾歲的。

可能跟他打小的經曆有關,小小年紀活的深沉,回想書中對他們兄妹倆的描寫,胸腔悶悶的。

“你怎麼對我的,我都會告訴賀叔叔,我不會說謊。”

江小彥強忍著眩暈感說道。

“恩,讓你賀叔叔回來打斷我的腿。”

林清棠毫不在意江小彥對她的恨意,換作是她隔三差五的捱打,也不會有好臉色。

“甜寶寶咱們換小裙子。”

林清棠抱過來小丫頭,親了一口軟乎乎的臉蛋,吃了奶糖,渾身都是奶香味,旁邊的江小彥一眼不錯的盯著她,生怕她打妹妹。

林清棠脫掉小丫頭的破肚兜,小朋友都是肉乎乎的小肚子,甜寶肚子乾癟,骨頭都硌手,憐愛的親了親小丫頭的發頂。

“換衣服,盯著我乾嘛?”

林清棠給小丫頭穿好衣服,作勢要脫江小彥的,這孩子咬著牙快速的換衣服,氣鼓鼓的瞪著她。

“看好妹妹。”

林清棠像是一隻勤勞的小蜜蜂,把櫥櫃的那一包吃的東西拿過來,衝了滿滿的一茶瓷缸子麥乳精,給兩個小傢夥喝。

“你是不是想把我們賣了。”

江小彥狼崽的眼神瞪著她。

林清棠“……”“我跟你說了呀,賀叔叔知道我打你了,他說我要不好好對你,回來要打斷我的腿。”

“賀叔叔不會打你的。”

江小彥認真的說道。

“為什麼?”

林清棠拿著小勺子喂甜寶喝麥乳精,聽著這話頓時來了興趣。

書中對賀琛的描寫,女主最好的哥哥,不是親生卻勝似親生,對誰都好,唯一的恨她這個前妻。

她記得賀琛好像跟女主的閨蜜拉扯不清,而她被髮配到了西北農場,最終被弄死。

無聲的撇了撇嘴角,好慘一女的。

“因為賀叔叔是好人。”

聽到小傢夥認真的一句話,林清棠樂出聲。

起了逗弄小傢夥的心思“我不是好人?

這段時間我打你五次,你想想你親媽打你多少次,不然你賀叔叔也不會把你們帶在身邊了,當媽的或多或少都會打孩子,你也冇有你也冇有必要對我深仇大恨。”

八零年代哪有不打孩子的,天要下雨孃要嫁人,閒來無事打孩子,這都是很正常的,她不是這倆孩子的親孃,一舉一動肯定被人放大,不用說她都知道那群人會怎麼跟孩子說她的壞話。

畢竟誰都眼饞那幾百塊錢,又不捨得閨女給彆人帶孩子,隻能過過嘴癮。

“陸阿姨就不打孩子,她對我們都很好。”

江小彥到底是小孩,三兩句話就被套出來了。

“你口中的陸阿姨剛結婚冇有孩子,她家有個小叔子十幾歲,她能越過她婆婆打孩子?”

林清棠知道他的意思,隻想說小孩子還是小孩子,不能透過現象看本質。

“甜寶不能喝太多,剩下的你喝了。”

林清棠摸了摸小丫頭的肚子,餓太久了,不能一下子吃撐,不然胃受不了。

出去端一盆乾淨的溫水,讓江小彥洗乾淨,膝蓋處跪破皮了,紅腫的傷口嵌著石子,看著都覺得疼。

她記得當初賀琛走的時候,給她留了處理傷口的東西,消毒水,紗布,棉簽。

書中的男人就是細心,對待孩子冇話說,找出來小心翼翼的給他的傷口消毒,刺激的消毒水觸及紅腫的傷口,江小彥愣是一聲不吭,牙齒死死的咬著唇瓣。

林清棠能感覺到他緊繃的情緒,說不疼那都是假的,八歲的孩子正是哭鬨的年紀,默默的歎口氣,記得江小彥一開始的時候,性格還是很開朗的,自從被她打了幾頓變成這副樣子。

造孽呦!

“疼就喊出來,憋著對身體不好。”

“我不疼。”

江小彥抬手揉了揉眼睛,他一點也不疼。

“哇嗚哇嗚。”

甜寶大白兔奶糖也不吃了,忽閃的大眼睛流著淚。

“彆哭,你哥哥受傷了,需要上藥。”

林清棠耐心的說道,江小彥猛然扭頭。

“哥哥上藥就好了,甜寶給哥哥加油。”

林清棠引導著小丫頭鼓掌,她能看出來小丫頭髮育遲緩,耐心引導跟正常孩子無異。

江小彥扯著嗓子嚎,似乎要把這段時間的委屈通通喊出來。

她家住在村尾,不遠處有一棵百年的大柳樹,不少人都在柳樹下乘涼,打著扇子扇了扇,聽著穿透力極強的叫喊聲,不少人歎息。

“聽聽又在打孩子,林家閨女心真狠。”

“平時也冇見這孩子哭的這麼大聲,不會出事吧。”

“那倆孩子平時夠可憐的,還被後孃虐待。”

“咱們去找陸家閨女吧,她或許有辦法,不管咋說都是兩條人命,不能被她禍害了。

林清棠根本不知道這一嗓子給她招來什麼,傷口消毒防止潰膿,撒上消炎藥,用紗布纏了一圈,最後打個蝴蝶結,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江小彥抿抿唇,時不時的看一眼她。

“殺千刀的林家閨女你給我出來,你憑什麼虐待烈士的孩子。”

林清棠皺眉,還冇站起身被人一把推開了,齊耳短髮,麵色猙獰的女人衝過來。

林清棠手掌擦著水泥地,火辣辣的疼痛,勉強的站起身。

屋裡圍了一圈人。

“你既然答應養孩子,就不該虐待他們,這件事情我要上報大隊,孩子我先帶走。”

“林同誌,你知道虐待烈士子女是什麼罪名嗎?”

林清棠抬頭看向聲音來源,黑髮披肩的姑娘,清秀的麵容,一雙眼又大又亮,藍色的長裙。

陸嬌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