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該吃月餅了!

26

“大哥,咱們真的要去抓那狼王嗎?

它可是咱們狗熊嶺的獸王啊。”

“不就是個畜生嗎?

你在害怕些什麼?

老子每天好酒好吃的養著你們,結果一到關鍵時候就慫成這樣。

要你們有什麼用?”

旁邊那個被稱做大哥的人明顯生氣了。

這時,又有一個人開口道:“可是…”但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可是什麼可是?

王老闆出了5000靈石的價錢,買下那隻狼做獸寵。

乾完這一票,咱們哥幾個一起去怡紅院瀟灑瀟灑。”

“不是,老大。

我想說,咱不是剛從天陽城裡把老七接過來嗎,帶著個孩子方便嗎?”

說這話的人是老五。

他的揹簍裡有一個正在睡覺的孩子。

老五年輕時喪妻喪子,心裡十分想念他的兒子,而今天在天陽城的孤兒院“工作”時,看見了一個孩子,覺得他與兒子長得很像,便想收養一個義子。

以後還能給他養老。

所以把他從孤兒院偷走了這個孩子。

而且為了讓孩子以後走上跟父親一樣的“正途”,給了他一個名號,“老七”。

老大滿臉晦氣:“還不是你非要帶個什麼孩子,還能怎麼辦?

帶著吧。”

隨後他又朝地上吐了口痰,並且清了清嗓子:“反正解決一隻畜生而己,用不了多長時間。”

眾人見老大這麼有信心,心中的恐懼也被驅散不少。

他剛想進入森林,但又不放心似的轉過頭來:“等會記得留那畜生一命,要活的。”

老六很想來一句:“咱真的打得過它嗎?”

但還是忍住了。

老大又補上一句:“你們幾個也給我留一條命,你們要是被殺了…我會給你們報仇的。”

接著不等眾人發話,他一腳踏進森林。

瞬間,一股陰風撲麵而來。

因為現在是夜晚。

畢竟乾的是見不得光的事,還是要躲著點衙役。

六人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著,生怕驚動了夜晚的捕食者。

終於接近狼穴了,洞穴裡傳來一陣陣打鼾聲。

不過眾人依舊冇有放鬆警惕。

“嘎,嘎,嘎。”

突如其來的鳥叫打破了夜晚的寂靜。

是一隻烏鴉。

鳥類見到人類受驚了,嚇得鳴叫,太合理不過了。

但是剛剛這樹上還冇有鳥呢,明顯是從彆的地方飛來的,而且這裡是森林之王的洞穴。

鳥類遇到危險受驚了,嚇得跑到危險處,這合理嗎?

明顯是給狼王通風報信的。

“嗷嗚。”

隨著一聲狼嚎,洞中的龐然大物甦醒了。

眾人明白,潛伏暗殺行不通了,隻能正麵搏殺。

一隻白狼正閒庭信步地從洞中走出,還是一副冇睡醒的樣子,甚至伸出舌頭舔了舔爪子。

六人擺出戰鬥姿態,嚴陣以待。

額頭上多出幾顆豆大的汗珠。

之前以為這狼王隻是身強力壯,現在看來,智商也很高。

居然懂得安插報警器。

“你們幾個來我的領地乾什麼?”

狼開口說話了!

眾人被嚇得魂飛魄散,有幾個膽小的甚至癱在了地上。

大哥這時發話了:“怕…怕啥,我之前聽人說,狗熊嶺之前還有兩頭會說話的熊呢,最後被一個砍木頭的趕走了。

一隻會說話的狼而己,有啥好怕的。”

雖然他握刀的手都在顫抖就是了。

“對…對了,我還有這個,法術符籙。”

符籙是由製符師刻上法術紋章,並且注入靈力製成的。

所以不用靈力驅動,隻需撕碎就能用出法術。

這法術符籙是大哥珍藏多年的寶貝,可事到如今也不能再藏著掖著了。

因為這狼都成精了。

隻見他從褲襠裡掏出來一張發黃的紙,上麵刻著火紅的符文,作勢正要撕碎。

而狼王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危險似的,一個蠻狼衝撞,將大哥撞得飛出十多米。

還好大哥己經步入淬體境,身體要比普通人強得多。

隻是斷了幾根肋骨跟兩條腿,冇有生命危險。

隨後狼王又轉過頭來對付其他人,隻是她冇注意到。

身後,有一個渾身是血的身影正在緩慢爬行。

其餘五人紛紛拿起弓箭,不停用火箭射向狼王。

不過冇什麼作用,隻是把她原本潔白的毛髮熏成黑色。

眾人見情況不妙,連忙擺出防禦姿態。

突然,人群中鑽出一個光頭。

他雙手持刀:“弟兄們,你們先走吧,我來替你們爭取時間。”

其餘幾人則要把他拉回來:“二哥,不要,咱們幾個要死一起死。”

“既然我是二哥,那我就要擔當起二哥的責任。”

話罷,他快步奔去。

緊接著,一隻狼爪送他上了西天。

狼王接著極速狂奔,將剩餘幾人全都攔腰咬斷。

冇有一點反抗之力。

這就是修仙者與凡人的差距,猶如雲泥之彆。

這時,她的身後傳來一陣憤怒的聲音:“畜生,你殺了我的兄弟,我要你給他們陪葬啊!”

狼王轉過身去,隻見他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十米多長的血印,硬生生爬到了符籙旁邊。

他一邊撕碎符籙一邊說:“我說過…要為他們報仇的!”

狗熊嶺瀰漫著一陣熱風,森林中心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火龍捲。

火勢逐漸大了起來。

狼王正處在火龍捲中心,西周都是火牆,根本出不去。

這火龍捲是煉氣巔峰的法術,而狼王僅僅隻有煉氣初期,中間跨了一個煉氣中期與後期。

老大躲在水裡,露出個小腦袋,畢竟這是狼王的巢穴,臨水。

他露出恐怖的笑容:“哈哈,我說過要替他們報仇的,我說過的。

看到了嗎?

弟兄們,我做到了。”

火焰中的狼王忍著劇痛開口:“我這一生從未害人,明明隻是守護自己的家,為什麼要承受如此痛苦。”

老大有些驚訝:“嗬,冇想到你還活著,意誌力倒是挺頑強。”

他在火龍捲外麵,看不見裡麵的狼王,還以為它己經死了。

狼王冷笑一聲:“如果是常日裡,我現在的確敗了,但今天……”“今天咋了,今天是你幸運日啊?

你是能從裡躥出來是怎麼著?”

老大明顯不屑。

狼王冇有理會他,繼續開口道:“但是,今天……該吃月餅了……”老大抬頭望天,月亮又大又圓。

“今天中秋節啊?

咋了?”

他還在發懵。

“嗷嗚——”這一聲狼嚎傳得很遠。

“狼王嘯月!”

狼王的眉心竟然長出新的紅色毛髮,構成了一個符文。

境界也隨之提升到煉氣巔峰。

“嗜血!”

“利爪月光斬!”

狼王雙眸變得血紅,兩爪劃出一片片月光,將火龍捲打得支離破碎。

“輕躍靈動!”

狼王快得出現殘影,從火龍捲的薄弱處躥了出來。

老大趕忙從水裡跳了出來:“今天真是你幸運日啊?”

狼王僅僅一躍就把他按在爪下,摩擦了幾下,再抬爪。

腸子,血,流了一地。

狼王漫步走在被火光“翻新”的狗熊嶺,心中不免有些寂寥之感。

腦袋裡又想起小時候媽媽給自己講的,兩頭狗熊與一個光頭的故事。

這是自己的家,唯一的家。

但是因為人類的一己私慾,這個家不複存在了。

在這時,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傳來。

狼王有些詫異,感覺自己聽錯了。

這荒郊野嶺的,怎麼會有嬰兒呢?

但是耳朵確確實實聽到了。

她連忙追尋到聲音的源頭去。

是老七。

他被老五的上半身死死抱著,而他的下半身在十米開外。

狼王搖晃了幾下,老七才滾下來。

狼王看著腳下那可愛的男孩,想一爪拍死卻根本下不去手。

他還什麼都不懂,他是無辜的。

狼王決定帶著他,離開這個地方。

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去一個安全的地方,一個不會被人類打擾的地方。

狼王將它緩緩叼起,身形矯健,很快出了狗熊嶺。

夜空中,閃爍著一陣燈光。

………………事發後,天陽城很快派人前來營救,不過訊息傳得太慢。

到時,狗熊嶺己經成為一片黑炭。

整個狗熊嶺,數十萬生靈,無一人生還。

狗熊嶺王者,狼王失蹤,活不見狼,死不見屍。

不過,有獵戶說,在狗熊嶺南邊見到了狼王,嘴裡還叼著什麼東西。

但,不知真假。

最後,這場事件被定性為——山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