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37章 母女談話

26

-

移到車門旁瞪了一眼不消停的二女,算是警告,轉頭對外孫女笑道:

“姥姥隻是頭受傷,不是腿受傷,我能走。”這孩子又是抓壞人,又是把她背來背去的,穀思芳看著心疼。

炎婉嬌媚地朝姥姥笑道:

“就因為頭受傷,我才背的,姥姥,冇事,以我的力氣,把你和姥爺背在一起我都能健步如飛。”

說完轉身在車門前蹲了下來,秦千華從另一邊下來,看這場景,笑道:

“孫女的孝心,老婆子你就收了吧。來來來,我來扶你上去。”

說話間就把老婆子扶到了外孫女背上,一行人進了家門。

一進門穀思芳看著久違的家,眼睛終於濕潤,她打量著房子的擺設佈局,跟從前是一模一樣,彷彿房子的主人從來冇有走過。

顏玉泊跟姥爺道:

“怎麼樣,不錯吧,這裡麵的裝飾,我和小妹準備好久,一些傢俱壞了,我們就修,傢俱不能修複,我們就去買,總之要找差不多樣式的,讓姥爺姥姥住著要舒服。”

秦千華滿意的點了點頭,“辛苦你們了。”

看著熟悉的家,秦千華也紅了眼睛,原本以為他和老婆子會永遠留在異鄉,冇想到,他們還有回來的一天,而且還能繼續從事自己為之奮鬥一生的事業。

秦千華走到穀思芳身邊,拍了拍妻子的背,二人的心終於定了下來。

炎婉把姥姥放在臥房裡休息,然後和媽進了廚房做飯。

好在炎婉他們準備了不少食材,飯菜也做得很豐富。

一家人團聚,直到天黑才散,炎婉正要清理廚房,被秦秋蘭拉到一邊,

“這些事媽來,你到一邊休息去吧。”

炎婉抱著秦秋蘭的腰,把頭放在她的肩上,

“有媽的孩子是個寶,看我媽多心疼閨女啊,碗不讓洗了,今天我就給爸打電話,讓他把媽直接讓給閨女,這樣的話,女兒就天天有人疼了。”

秦秋蘭笑著點了點女兒的額角,“我看你是想偷懶吧。”

“這都被媽看出來了,哎喲,看來我以後不能偷懶了。”

母女倆的笑聲讓端碗到廚房門口的秦秋梅心沉了下來,她走到窗戶地邊朝裡看,隻見炎婉正抱著大姐說話,二人是那麼親熱。

秦秋梅眼睛一暗,腦中不自覺出現一個美麗的身影,心是糾著痛,這是顏玉泊也過來了,看著他媽這表情,心裡有些莫名情緒湧了上來,他不明白媽每次看小妹時,怎麼帶著一股懷念。

她透過小妹,在懷念誰?

這種想法讓顏玉泊一時有些煩,他不能想下去了,更不敢想下去,但又不能看著他媽這麼作死下去。

上前接過秦秋梅手上的碗,對方一驚,看著是兒子,神情隨之跟著的就是慌張,手連忙收回來,然後往後院走去。

她必須冷靜冷靜!

炎婉最後被媽和顏玉泊趕出了廚房,無意識的在姥爺家的院子逛了起來,不知不覺走到後院,這裡有一架鞦韆,還是她做的。

坐了上去,這時身後傳來說話聲,

“婉兒,我們能談談嗎?”

不用轉身,炎婉也知道是誰,頭都冇轉回道:

“我覺得我們冇什麼好談的。”對這個生母,炎婉真的放下了。

秦秋梅走到女兒前麵,咬了咬唇,似做了重大決定,堅定的看著炎婉,認真說道:

“我覺得我們需要談一次。”

炎婉有些覺得這女人有些煩,皺了下眉,“那你就說吧。”

真不覺得有什麼好說的,可這女人就是要談,那就說吧,說完了一了百了,免得這女人老往自己麵前湊。

秦秋梅鬆了口氣,但真等到談話的時候,她又不知如何說,想了想道:

“我知道這麼多年我冇管過你,你一直恨我這個生母,但我也有我的苦衷,婉兒,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炎婉點了點頭,被人強姦,她的苦衷自己確實能多少能體會,但那又如何,誰規定你受傷害和委屈,彆人就得原諒。

“我明白,然後呢?”

秦秋梅一愣,女兒的迴應,在她意料之外,她原以為女兒也是女人,能夠明白她的苦惱,誰知對方這麼不在意,心頭不由有些惱怒,於是道:

“這是一個女兒對生母受侮辱後,該有的態度嗎?”

“你受侮辱?不是道歉了嗎!”

彆以為她不知道,當年她親爸找過這女人,並道了歉,最後還用死亡取得了她的原諒。

如今還提侮辱,怎麼,想揪著不放?

“再說了,我的態度全看對方給我的態度,彆人付出善意,我回以善意,對方付出惡意,那就對不起了,我不奉陪。”

“可我終歸生了你。”秦秋梅氣結。

炎婉真的覺得說這些廢話太多餘,“還要我提醒你,當年是因為你體弱,打不得孩子,迫不得以才生下我的嗎。再說我冇求你生我,如果可以,我甚至不想從你肚裡出來。

彆廢話,秦秋梅,你究竟想在我身上得到什麼?”

秦秋梅一愣,是啊,自己找女兒談的目的是什麼?難道不是想像大姐一樣,能跟女兒好好相處嗎,為什麼她們還冇談兩句,就吵了起來。

有些委屈,“可我隻想與你好好相處。”

炎婉嘲諷的笑了。

“你想甩掉我,就棄如敝履,你想好好相處,你就像逗阿貓阿狗似的,散發一點善意,我就應該跟在你後麵,乞求那一點點,實則是不存在的母愛,是不是?

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我就問你一句,你送人的東西,你能隨時隨地要回來嗎?

如今你生出這想法,隻不過是看不得我與我媽好,心理不平衡,所以纔想著要回來。

秦秋梅,已經四十幾歲了吧,再天真也應該明白,送人了就是送人了,要不回來了。就算要回來,我炎婉把話放在這裡,你也絕不會珍惜。”

春秋梅有些急,“我冇這麼想,婉兒,你相信我!”

炎婉一擺手,“我相不相信重要嗎,生恩我都還了,秦秋梅,彆再煩我了行嗎,當陌生人,行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