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哪來的蠢貨,有膽量刺殺她?

26

-

水雲間

厚重古樸的大門靜靜地屹立在石階之上,纏繞在門柱上的青藤更顯寧靜與古老。

雲棲樂從正門進去,客棧內香爐輕煙嫋嫋、裝飾古樸典雅,隻一個掌櫃在櫃檯忙碌,有種安閒自在的氣息。

掌櫃的也不著急攬客,等雲棲樂慢慢走過去,才溫和地開口:“客官,請問您是住宿還是用餐?”

雲棲樂看了看周遭的環境,感覺甚是滿意,微笑著看向掌櫃。

“掌櫃的,給我來個最好的房間,再做一桌最好的飯菜送到房間裡。”說罷,從袖中拿出一錠金子放到桌麵上。

“好嘞,您到房間稍等,飯菜馬上就好。”掌櫃的帶著笑禮貌地回答。

“小五,帶客人去天字二號。”掌櫃的喊了一聲,聲音不大,卻挺有力量。

聽到掌櫃的聲音,小五趕忙從後麵跑了出來,對著雲棲樂憨憨笑了笑,諂媚地說:“客官,這邊走。”

雲棲樂跟著小五走,踏上樓梯,腳下的感覺十分厚重。檀木的溫潤與歲月的痕跡交織在一起,給人一種沉穩而尊貴的感覺。樓梯的扶手則是由上好的玉石雕琢而成,透出一股清涼之意,玉石上的花紋更是巧奪天工,宛如流動的山水畫。

真真是財大氣粗,品味高雅!

小五將雲棲樂帶到二樓最東側的一處客房,轉身對雲棲樂說:“客官,就是這裡了,我先下去了,您好好歇息,有事吩咐我。”

雲棲樂遞給小五一袋碎銀子,小五歡天喜地地接過,嘴裡不停地道謝。

這位公子可真是出手闊綽,玉樹淩風!今天真是遇到貴人了!

打發完小廝,雲棲樂推開房間的門,走了進去。

房間非常寬敞,中央是一個小型的廳堂,擺放著低調而奢華的紅木桌椅。在廳堂的一側,一道精美的珠簾將廳堂與側室分割開來。

雲棲樂挑開簾子,走了進去,裡麵是一間簡易的書房。中間放置著一張寬大的書桌,四周擺放著書架、座椅,牆上掛著幾幅字畫,光線充足,簡單而不失雅緻。

雲棲樂點了點頭,退了出來,轉身向另一邊走去。那邊是臥房,也用了簾子將其與廳堂隔開。

雲棲樂撩開簾子走了進去,臥房簡約而寧靜,裡麵擺放著精美的床榻和傢俱,窗戶上掛著窗紗,光線柔和,透著一股溫馨的氛圍。雲棲樂往裡麵走,發現臥房後麵竟還有一個小型的浴室,不由得欣喜,感歎設計者的彆具匠心!

巡視了一週,雲棲樂心裡甚是滿意,嘖,這錢冇白花,值!

坐在床上輕鬆地舒了口氣,雲棲樂準備沐浴一下,等待香香的飯菜。

而另一邊,客棧又進來了兩位客人。

為首的那位氣質尊貴,麵如冠玉,身上穿的雖然低調,卻是不俗,一看就是世家子弟。後麵跟著一位年齡相仿的男子,濃眉大眼、身姿挺拔,氣質亦是不俗。

掌櫃的默默想,今天來的貴客還挺多,小店挺熱鬨的!

若風看了一眼主子,詢問他的意見。

沈遇之嫌棄地打量了一下這個客棧,嗯,隻能算是湊合,比之前趕路上的客棧好了一點。

對若風點了點頭。

若風走到櫃檯跟前,淡淡地跟掌櫃說:“來兩間你們這裡最好的房間。”

掌櫃的笑著回答,語氣中滿含歉意:“客官,實在是抱歉,天字一號和二號都有人住,要不給您來兩間地字號房間?環境也都是不差的。”

若風又看了一眼主子。

沈遇之不耐煩地擺擺手,“帶路。”

“哎,好嘞,小五。”掌櫃的立馬吆喝。

若風見狀,放了兩錠金子在桌上,吩咐著:“各送一桌飯菜,一壺好酒。”

“好嘞,好嘞。”掌櫃的微笑著答。

若風一瞥,哪還見主子的身影啊!心裡抱怨,哼,公子就不知道等等我!

水雲間的門外,兩個鬼鬼祟祟的人躲在牆角商量。

一人焦急地說:“大哥,主子那邊又來信了,催我們快點動手。”

“這一路上都冇找到什麼機會,再等主子該發怒了,這樣吧,我們今晚行事!”另一個人下定決心,語氣堅決。

“好。”

兩人走進客棧,一人裝模做樣地看向掌櫃,氣勢洶洶地說:“掌櫃的,你家最好的房間是哪間”

掌櫃的倒不害怕麵前之人,隻是有些無奈,今天怎麼了,怎麼一個個的都想要住最好的?都這麼有錢?

掌櫃的微笑而不失禮貌地回答:“天字一號和二號,天字一號早就有人定了,天字二號今天剛被人定走。”

“要不兩位再考慮一下彆的房間?”

“哦,這樣啊!”兩人對視了一眼,都明白對方的意思。

另一人上前,語氣倒是好一些,“無妨,給我們來間上房。”

小五又開始忙了。

回到房間,兩人開始密謀,嘀嘀咕咕地一直在計劃。

地字一號。

“若風,去查查吳炎彬,還有這座城裡的其他官員、商人,都給我摸個底朝天。”沈遇之站在窗前,淡淡地說。

“是。”若風回答,心裡默默的歎了口氣,他想休息!

“下去吧!”沈遇之淡淡發令。

“是。”

若風將門輕輕掩上,回自己房間歇息。

沈遇之給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椅子上思量,這趟外出是他自己極力爭取的,絕對不能辜負他們的期望!

天字二號。

雲棲樂癱在床上,吃的太撐了,整個人昏昏欲睡。

無意中被什麼東西硌到,雲棲樂翻了個身,把東西拿了出來。

哦,是玉佩啊!看到這個,雲棲樂突然就冇了睡意,坐了起來。

心裡亂亂的,那個夢是預示嗎?一年後...青山城...

唉!身為雲山派弟子,這次下山,使命是必須要完成的。雲棲樂輕輕摩擦手中的玉佩,思緒萬千。

夜漸漸深了,月光如水,將萬物輕輕地籠罩在一片神秘的寧靜之中。

天字二號窗邊,兩個黑影在屋外蠢蠢欲動。

“是這個房間嗎?”

“大哥,我問過了,這個就是天字二號,是這家客棧最好的房間,他一定在這裡。”

“好,開始吧!”

雲棲樂並未睡著,隻躺在床上淺眠,聽到窗外的聲音就醒了,心裡一陣無語。

哪來的蠢貨,有膽量刺殺她?

突然有點興奮,她最喜歡打架了,快來快來!

雲棲樂閉上眼睛,仔細聽周圍的動靜。

門外傳來細微的響動,兩個黑影似乎在用某種工具撬動窗戶。緊接著,一股淡淡的煙霧從門縫中飄進。

雲棲樂知道那是什麼,屏住呼吸,輕輕地從袖子中拿出一粒藥片,放入口中。

這是她自己製作的藥片,專門防止迷藥一類的東西侵襲口鼻,十分有效。

同時,從枕下拿出一把小巧的匕首,握在手中,輕輕地從床上下來,躲在暗處。

嘿,來吧,小賊,我準備好了!

兩名男子等了一會,對視了一眼,輕輕地撬了鎖推開門,鬼鬼祟祟地進入。

兩人小心翼翼地向床鋪靠近,一人舉起匕首,猛的刺了進去。

隻刺到了被子,冇人。

“是空的,人呢?”刺的人生氣地說。

“我...我也不知道啊....”另一名男子惶恐。

就在這時,房間的另一端突然響起了一陣輕微的動靜,兩名男子猛地轉頭,匕首緊握。

“嗬嗬,兩個蠢貨,接招吧!”雲棲樂目光鋒利,語氣輕蔑。

女子突然出手,不待兩人反應,三下兩招就把兩名男子製服住。

“大俠饒命啊!”

“我們錯了、錯了。”

雲棲樂打量了一下被綁在椅子上的兩個人,一高一矮,高個子男子長得白白淨淨,臉上有一雙銳利的眼睛,矮個子男子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刀疤,眼裡的神色有些不善。

此刻兩人都收起了自己的鋒利,兩手抱頭,連連說饒命。

雲棲樂雙手抱胸,彆有興味地看著兩人,目光鋒利,語氣冷淡:“說,是誰派你們來的?”

兩名男子對視了一眼,心覺冤枉,真的是找錯地方了啊!支支吾吾不吭聲。

雲棲樂笑了,語氣變得溫柔起來:“不說是吧,那就讓你們嚐嚐我新煉製的毒藥吧!”

“據說吃下去不會立即死亡,你們倆會先四肢痙攣,七竅流血,然後肝腸寸斷,慢慢變得癲狂,最後一點一點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腐爛。”

“嘖,好像還挺有意思的。”雲棲樂輕笑著說,眼中是止不住的戲謔,似非常想看兩人中毒的表現。

聽到這些話,兩個人的臉瞬間變得煞白,雙眼滿是恐慌,嘴巴微微張開,好像冇反應過來,定在那裡不敢動。

雲棲樂看到兩人這模樣,心中嗤笑,就這兩個蠢貨,他們主子還敢派來殺人!看來主子也是個蠢貨!

兩人瑟瑟發抖,但嘴巴緊閉,似在堅守自己的底線。

雲棲樂不屑地笑笑,從脖子上取下一條項鍊,項鍊的吊墜處掛著一隻小巧玲瓏的玉瓶。

她慢悠悠地打開玉瓶的蓋子,一步一步地向兩人走去。

一個人似是受不住了,驚恐地大叫:“我說!我說!”

雲棲樂停下手中的動作,悠哉悠哉地坐到床邊聽他講。

“大俠饒命,我們不是來殺您的,我們進錯房間了。”高個子男子急切地說,語氣中滿是氣憤,用力地撞了一下旁邊的人。

“都怪他訊息失誤,我們才誤闖大俠房間。”

“打擾大俠您休息,實在是抱歉、抱歉!”高個子男子諂媚地笑笑,十分討好。

“對對對,是我訊息失誤,我們要殺的不是大俠您,是我們搞錯了!”矮個子男子緊跟著說。

“大俠,放過我們吧!我們不是有意的。”兩人可憐兮兮地求饒,聲音還夾雜著些許委屈。

聽到兩人的回答,雲棲樂噎了一下,內心真的是非常無語。

看兩人的模樣,也不像是在說謊。雲棲樂扶了扶額,被氣的不想說話。

這兩個人簡直愚蠢到家了!連刺殺的人都能搞錯!你倆還能乾嘛?

回去洗洗睡得了,來搞什麼刺殺!

無語得不能再無語了,這兩人......

不過還是要詐詐,哼!她最喜歡多管閒事了。

雲棲樂收起心中的吐槽,麵上裝作冷淡,語氣淡漠:“嗬,你們以為我會相信你倆的鬼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